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本是血月人(下)
    楚狼偷了白羽人的鹰,迅速离开冥崖区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路经一座镇子时候,楚狼命熊兆买了一条大麻袋。楚狼将白鹰翅膀绑缚,嘴也缠住,然后塞在袋中。

    楚狼还命熊兆路上照看好这只白鹰,不能让死了。

    几人行到第三日,进入洛州境域。

    楚狼命厉风几人带着陆二爷遗体和那只白鹰回楚门。他独自朝鬼山峡谷方向而去。楚狼怀疑陆二爷的死另有隐情,所以准备亲自去九鬼门调查。

    楚狼行了一日,距鬼山峡谷也越来越近。翌日午时许,楚狼在路边一片草地停上。楚狼让马去吃草,他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拿出食物吃。

    就在楚狼快要吃完时候,一个道士骑马经过。

    这个道士看上去五十多岁,衣袂飘飘,留着一缕长须,给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感觉。

    就在道士经过楚狼时候,楚狼突然道:“站住!”

    道士便勒马停下,他一脸善意微笑看着楚狼。

    楚狼将最后一块肉骨塞入口中,咀嚼的“嘎嘎”作响,他眼中也开始泛起让人不寒而栗的红光。

    楚狼看着道士说:“阁下跟了我三十多里。”

    道士道:“我们走的同一条道,不是你前就是我后,不是我前就是你后,怎么说我跟踪你呢?”

    楚狼道:“别和我说这些费话,你当我三岁孩子吗!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不然,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拧下来!”

    道士道用感慨口气道:“楚门主果然机敏。只是可惜,可惜呐!”

    楚狼道:“别和我打哑谜,有什么话就直说。”

    道士道:“我能下马近前说吗?”

    楚狼道:“你就是爬在地上说也由你。不过你最好说实话。如果有半点假话,我就把你脑袋拧下来插在木杆上。”

    道士翻身下马,他走到楚狼跟前驻足。

    道士从腰畔解下个酒葫芦,他先喝了两口酒。道士是借酒壮胆。别看他外表镇定,但是内心却充满不安。

    道士完全相信楚狼真会将自己脑袋拧下来插在木杆上。

    道士道:“我是可惜楚门主你盖世英雄,却不知自己从何而来,又是什么人。”

    楚狼掏出一块手帕,他缓缓擦着手上油渍道:“那我是什么人!”

    道士盯着楚狼,他神情似有些激动了,他道:“本是血月人,却成血月敌!父母双健在,你却任飘零!”

    道士此话一出,楚狼擦手动作戛然停住。

    楚狼盯着道士,眼中红光收缩道:“你是什么人?!”

    面对楚狼可怕目光,道士虽然面不改色,心却已吊在嗓子眼了。他知道稍有不慎,他的脑袋就会被楚狼拧下来。

    道士一副坦然模样道:“我来自血月王城。”

    原来这道士是血月的人。

    这一刻,楚狼脑子飞快转动,他在想这道士到底有何用意。

    楚狼不动声色道:“我最爱杀血月的人,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道士道:“如果楚门主不想听我讲完,那楚门主就杀了我吧。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杀的是自己人。更是你父母的忠仆。”

    听了这话,楚狼突然似明白了什么。

    楚狼心里一动,他故作嘲讽状道:“呵呵,为保狗命,你想编造什么?”

    道士道:“如果我想保命,我就不跟着你了。那样我的命岂不是更安全。我跟着你,就是想找机会和你聊聊。难道楚门主你从来没想过自己身世吗?难道你真认为自己是狼所生?世人无论贵贱,都有父母啊!”

    楚狼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那我让你死个明白,既然父母当年弃我,我何必追寻身世。”

    道士道:“如果当年并不是你父母弃了你,而是另有隐情呢?”

    楚狼盯着道士,目光越发让人感到不安,他道:“你说我是血月人?你还是我父母忠仆?”

    道士道:“对!”

    楚狼顿时杀气升腾,他愠声道:“放屁!”

    道士道:“我知道楚门主你一直视血月为大敌,你也不惜一切代价对抗血月。但是实事不能因为你的喜好改变。你其实就是血月人!你杀的血月人,都是自己人!”

    楚狼道:“找死!”

    楚狼右手骤然朝道士一抓,道士被楚狼吸了过来。

    楚狼的手也扣在道士咽喉上。

    楚狼面目狰狞道:“你们这些血月狗,拿我没办法,现在又开始变花样了吗!说我是血月人,你怎么不说我就是血月魔首呢!”

    道士道:“你说对了,你就是血月魔首……准确地说,你本来应该是血月魔首。血月从娘胎里就开始培养你,就是想让你成为最厉害的异类,成为魔首!”

    楚狼冷笑道:“我懒得听你编了!现在你的脑袋是我的了!”

    楚狼手上开始加力。

    道士此刻感觉快要窒息了,他忙道:“你……左边屁股……有有一小块胎迹,腰眼处……还一个烫伤的疤痕……”

    楚狼听后故作惊诧之色,他的手也缓缓松开道士脖子。

    楚狼道:“除了我,别人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道士“咳嗽”几声,又长出两口气,他道:“因……因为我所说都是事实。你父母真是血月人。我真是你爹的仆人。”

    道士说出楚狼身上隐蔽记号,按常理,任何人也得弄清真相了。

    楚狼佯装疑惑了,他面孔抽动道:“继续说!”

    道士道:“你爹其实是血月铁骨王,你娘是血月凌雀儿。你爹娘都天生一副铁骨。尤其是你娘,骨骼更是奇异。都是同类人,你爹娘便相爱了,他们成为王城令人羡慕神仙眷侣。后来,你娘怀上了你。那时候,血月已开始从各国物色身体奇异的幼儿从小培养。以后好让这些幼儿担当重任。当时已经找到修罗刀和魔君,你爹娘为了日后让你能成为血月栋梁,甚至成为血月魔首,他们准备从娘胎里培养你。为了能生出一个骨骼比他们都奇异坚硬的孩子,你爹娘来到大虞神铁原。因为那里的水土能强化人的骨骼。为了培养你,血月神手也去了神铁原,配奇药让你娘服用……”

    道士讲着,楚狼默默听着。

    随着道士讲诉,楚狼表情也根据内心起伏变化着。

    有关楚狼身世,道士所讲和楚狼姨娘凌花所诉,是两个不一样的版本。

    楚狼当然相信姨娘所说的那个版本。

    因为那才是他亲自追寻身世揭开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