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魔血(上)
    楚狼想到的人是百年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百年魔头上就生着一只奇异的角。当初在落星山虞囚凰和九臂天尊联手杀了百年魔,最后虞囚凰将百年魔尸体带走了。

    楚狼现在明白了,虞囚凰带走百年魔尸体,就是为他头上奇异的角。

    闻人继续道:“虞囚凰告诉我,那只角中的粘液很神奇,能加快人伤势愈合,而且无论受多重的伤,只要头颅不掉心脏不碎,人就可活。”

    楚狼听了这话又想起了陈作虎。

    陈作虎一直对外吹诩他身上有神血。胡铮告诉过楚狼,陈作虎体内的其实不是神血,而是一种可以让人丧心病狂的魔血。

    这魔血也害了陈作虎。

    让他变得残忍暴戾。

    楚狼现在也明白了,百年魔就是陈作虎师傅,是胡铮师祖。

    楚狼道:“这么说,虞囚凰想让你将那东西注入他体内?”

    闻人道:“对。虞囚凰说,拥有这个角的人有独特法子将神血注入人的奇经八脉中。现在那人死了,别人不知其法。除非修炼神血归藏并大成的人能完全契合这种液体,怎么注入都可。别人,只要出现半点差错,必废。所以他也不敢轻易尝试。他让我想办法将血神注入奇经八脉中,将排斥反应降到最低。”

    楚狼感触道:“其实那是魔血。他已经是大虞第一人了,无人能超越他,他还打魔血的主意。这样一来,想打败他可就更难了。因为他比对手更能承受重创。”

    闻人道:“人性是贪婪的。谁不想让自己更强呢。换我,这么好的东西,我也注。当然,我现在这年岁,也没必要注了。”

    楚狼道:“老哥哥一定想出办法给他注入身体了。”

    闻人道:“经过我冥思苦想,最后我想出一个法子,风险也很低。我就将一部分粘液注入虞囚凰奇经八脉中了。还专门配了一副药辅助。他现在排斥反应也有,但是并不大,只是略感觉胸闷,有时候经脉有灼伤感。注入后,他才告诉我这是魔血。任何事物都有利有弊,他说魔血的弊端是能改变一个人心性,甚至让人丧心病狂。”

    楚狼想起去年武林大会虞囚凰造成江湖人士和无辜百姓数千人死亡的惨剧。

    楚狼便嘲弄笑道:“他不怕的。他早就丧心病狂了。”

    闻人也笑了,笑的有几分诡异,他道:“闭上眼睛。”

    楚狼道:“老哥哥你想干什么?”

    闻人道:“别废话,赶紧的。”

    楚狼就闭上眼睛。

    闻人从自己医药箱暗格中取出一个银瓶。这银瓶原本是闻人放一种特殊药物的,有半个拳头大小。

    闻人将银瓶举在楚狼面前道:“你现在可以睁眼了。”

    楚狼就睁开眼睛。

    楚狼道:“老哥哥,这瓶子里装的什么?”

    闻人神情变得激动,他将瓶盖拧开,顿时一股绿色荧光从瓶口而出。

    楚狼立刻明白瓶子里什么了,是魔血!

    闻人兴奋道:“小狼,你就是一个邪物。而且藏龙经那么邪,最后你大成了也没彻底沦为魔。所以虞囚凰不怕,你也不怕。老哥哥事事想到你,对你多好。我真是把你当儿子看的,唉,或许你上辈子真是我儿子吧。”

    楚狼立刻明白,闻人是想将魔血注入他的体内。

    的确如闻人所说,楚狼也不怕。

    楚狼身怀至邪之功,体内又有至邪地狱之龙,不惧任何邪恶功力和药物。

    不过楚狼至今还未彻底沦为魔,也是多亏了代表正义之功箜篌九问。尽管箜篌九问还未大成,但是也能缓解楚狼心中魔念。

    这一刻,楚狼两眼放光。

    红色贪婪的光。

    楚狼道:“老哥哥,你怎么偷来的?”

    闻人道:“嘿嘿,你听我说啊。我给虞兄弟注入时候,他是处于昏迷状态,我就偷偷留下些。反正那角里不少呢。但是也不能留太多了,因为虞兄弟也比猴精。后来呢,我又正大光明向他讨要些。我说想做研究。注入魔血成功,他也高兴,就送我一些。这样,我就有了足够的量,可以给你注入了。你说老哥哥是不是天下最聪明的人?”

    楚狼看着闻人,闻人也看着楚狼。

    突然,二人相视发出兴奋的笑。

    那情形,如同合伙盗窃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楚狼竖着拇指道:“岂止聪明,岂止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哈哈……”

    闻人又将瓶盖拧上,他道:“瞅个时间我给你注入体内。到时候你伤口愈合至少比现在快一倍,而且脏腑器官承受重创能力也会非常强。和你一身铁骨,真是相得益彰。”

    楚狼此刻高兴之极,他道:“好好,我全听老哥哥你的。以后我有儿子,我让他喊你爷爷。和你姓也行。”

    闻人瞪着眼道:“喊我爷爷?那不是乱了辈儿了吗?”

    楚狼道:“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只要我高兴,老哥哥你高兴就行了。”

    闻人听了这话发出近乎刺耳的兴奋笑声,他边笑边道:“我就喜欢你这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不在乎的德性。”

    楚狼又道:“老哥哥,河王可有什么话捎给我?”

    闻人道:“河王说,你也不要为他担心。虞囚凰如果想让他死,他早就死了。所以虞囚凰不会杀他的。河王还说你也不必劝他。他一定要和秦九一战,就算战死,他也有脸去见河王府所有死去的人了。如果不战秦九,他生不如死。最后河王又说,只要你提刀战王城,就算对得起他了。别的,他不过问也不管。说你和其他弟子不一样,你是狼,你的目标就是能在残酷的世上活下去,而且充满野心。谁阻挡你活,你就会杀了谁。所以就算有一天你用刀刺向他,他也毫无怨言。只要你能把血月王城毁灭就行。”

    楚狼听了这话摸着光头,过了片刻他道:“知我者河王也!”

    闻人道:“是啊,他说得很对……”

    闻人还想说什么,但是他欲言又止了。

    河王对闻人说的话,其实闻人也未完全告诉楚狼。

    河王还对闻人说,如果当年不是他将对抗血月王城的神圣使命交给楚狼,并且时常给楚狼灌输这是人间正义之举,又让楚狼立下誓言,那么,楚狼日后必是江湖之祸,人间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