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云岗喋血(上)
    五日后,玉兰西南攀县云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酉时一刻。

    一条身影掠上山岗。

    这人正是楚狼。

    他身形落在山岗上,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山岗上长着一些灌木,岗东南边还有一片密林。西面半里外则是一座山峰。

    楚狼望了眼那座山峰,脸上掠过一丝诡异地笑。

    一股朔风带着怪兽般的呼啸掠过山岗,将楚狼身上衣袍掀的猎猎作响。

    楚狼摸着光头自嘲道:“我要见爹娘了。”

    也就在这时候,有四骑飞快朝山岗而来。

    马上四人,一个铁骨王,一个是中年妇人。妇人看模样三十七八岁模样,生得端庄美貌。另外两个,一个是和楚狼接头的道士,另一个则戴着面具,看不出对方真容。

    道士回去将楚狼决定禀报幽王和铁骨王,楚狼中计,秦九和铁骨王欣喜若狂。

    秦九天赶紧着手布置,就等楚狼来云岗。

    见面地点,是秦九天定的。

    秦九天几年前曾途经云岗,觉得这里非常适合布置陷阱。而且攀县距河州不是太远,这样也能让楚狼打消疑虑。

    秦九天还派足智多谋的凌宵使前来协助。

    初四那晚凌宵使虽然受了重伤,但是鬼医的医术不亚于闻人。在鬼医全力医治下,凌宵使现在也基本无大障了。

    戴面具的人,就是凌宵使。

    凌宵使装扮成铁骨王另一名心腹见机行事。

    秦九天本想让魔君也来,这样更是十拿九稳,结果魔君正好接到萧寒雪的急件,魔君就带了几人兴冲冲走了。

    秦九天的确老谋深算,铁骨王也经验老道,但是他们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楚狼在年前就揭开自己身世之谜了。

    如果楚狼不是提前知道真相,真会落入秦九天和铁骨王精心布置的陷阱中。

    因为楚狼也想揭开自己身世之谜。

    此刻,铁骨王四人打马从山岗东南山坡上来,朝楚狼这边而来。

    楚狼看着越来越近的四人,眼中掠过一丝红光,稍纵即逝。

    很快,四骑到了近前,铁骨王和那妇人首先翻身下马。

    道士和面具人也随后下马。

    铁骨王和那妇人朝楚狼走过来,铁骨王冰冷威严的铁面也有激动之色了。妇人更是激动不已。她美丽双眼充盈着泪水,身体都因激荡心情微微颤动。

    楚狼看着铁骨王,此刻他心里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滋味。

    因为铁骨王让楚狼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铁骨王眉骨和鼻子,和楚狼很相似。而且面孔也有几分神似。

    这时候那个道士先快步走到楚狼面前,他朝楚狼激动道:“楚门主,这就是铁王夫妇。戴面具的是我兄弟,也是铁王忠仆,楚门主尽管放心。”

    楚狼点了下头,他眼睛仍看着走过来的铁王夫妇。

    当然,这个美貌妇人根本不是铁骨王妻子。

    她是铁骨王带来的一个异类。

    她擅长用毒。

    应该说,她本身就是一个毒人。

    她的鲜血、她的唾液、她的毛发、肌肤、甚至她运功后散发出的体香,都是巨毒。她能杀人于无形。

    她装扮成铁骨王妻子,楚狼的“母亲”。

    铁骨王和妇人走到楚狼面前驻足。

    妇人此刻更是难以控制自己激动情绪,泪水也夺眶而出流了一脸。

    妇人盯着楚狼,她咽声道:“你……你是我儿子!我能感觉出来……孩子,娘终于见到你了,我……呜呜……”

    妇人已是泣不成声了。

    同时她又显得有几分忐忑,似担心楚狼不认她这个娘。

    铁骨王心情也非常激动,但是他毕竟是男子,他尽力控制着自己情绪。铁骨王对楚狼道:“闻禅把一切都告诉你了吧?”

    闻禅就是那个道士。

    楚狼道:“都说了。”

    铁骨王道:“我们真是你爹娘,不然也难知道你身上印记。你现在还想验证吗?如果你还有疑问,你尽管问。”

    楚狼此刻神情复杂。

    楚狼摇摇头道:“不用验证了。我身上那两处印迹,除了我再无人知道。你们知道,就说明是真的。而且,你没看出来,我和你有几分神似吗。”

    铁骨王当然看出来了。

    所以此刻他心里充满感触。

    铁骨王道:“虽然你是血月人,但是阴错阳差,让你成了为血月敌人。你的难处我知道。今日见面,无关血月事,我和你娘只想见你。”

    楚狼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来了。见你们一面,也了了我心中愿望。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谁。我从小受了那么苦,我被我狼拖走,吃着狼奶长大。我又被毒风老怪掳走。老怪为了研究我的铁骨,八年,整整八年,他用各种残酷方法折磨我……我告诉自己一定得活下来,我得追寻自己身世,我得找到自己爹娘,我得当面问问他们,当年为什么遗弃我,让我饱受折磨……”

    楚狼说着,神色也显得激动起来。

    脸上也带着几分怨念。

    声音也越来越大。

    似在发泄心中不满。

    此刻妇人再控制不住了,她突然跨前两步就将楚狼抱住。她哭道:“我苦命的孩子……都怪娘……当年在楚门山中,是娘没保护好你,才让你遭受这么多苦难折磨。这么多年,娘和你爹一直想方设法打听你的消息。娘对不起你,呜呜……”

    妇人抱着楚狼一边伤心哭泣,一边暗自运功。

    随着她运功,身上的毒越发强了。

    楚狼被她抱着,二人身体紧贴,她身上各处的毒在悄然侵入楚狼体内。用不了一刻钟,这毒就会在楚狼体内兴风作浪了。

    计划就是先让妇人的毒悄无声息侵入楚狼身体,让楚狼丧失战斗力。

    第一步成功了。

    这让妇人内心狂喜。

    尽管被妇人抱着,但是楚狼眼睛仍盯着铁骨王。

    因为楚狼知道,这妇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铁骨王却不一样了,他们之间真有血缘之亲。

    这时妇人扬起头,她脸上布满泪水,她哭道:“孩子,你……我盼了你二十年,你能不能喊我一声娘啊……”

    楚狼道:“能。”

    突然,妇人身体猛得颤动,口也溢出血丝,她那布满泪水的面孔也充满难以置信的神情。她美丽的眼中更是充满怨怒。

    因为有一柄短刀刺入了她胸膛。

    短刀还在她胸腔中缓缓转动,让妇人痛苦不堪。

    是楚狼用短刀刺入妇人胸膛。

    楚狼眼中也泛起让人不寒而栗的红光,他的面孔也有几分狰狞,楚狼用嘲弄的声音道:“我的‘娘’,滋味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