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羽主中计(上)
    风中忆和胡八道见楚狼笑的耐人寻味,就都困惑地看着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狼明白了血盟之主用意。

    风中忆和胡八道与自己情谊深厚,让二人来索要,自己也难拒绝。也避免了不愉快事件发生。

    楚狼很佩服血盟之主心思缜密。

    胡八道见楚狼笑而不语,他急道:“小狼,你到底给不给?”

    楚狼端起酒饮下,然后他正色道:“二位哥哥,箜篌刀谱的确是端木家的。我当年有幸修炼,也的确是你们错把我当成血盟少主让我逮了个便宜。其实我早有决定了,如果你们主人不是明主,我绝不给。如果真是明主,我理应归还。毕竟,刀谱真是端木家的。既然二位哥哥都说主人好,我更不能不给了。”

    胡八道高兴笑道:“我就说小狼是深明大义的人。公子也说你一定会给。就羽主说你卑鄙,多半儿不给。”

    风中忆也道:“当年错误因我而起,我常怀自责。此事我手上妥善解决,也能对得起石老和伍爷了。”

    楚狼将手中酒杯放在桌上,他道:“但是恕小狼无礼,我不能把刀谱交给二位哥哥。”

    风中忆和胡八道听了这话顿时都愣了。

    楚狼解释道:“当初我放出话,箜篌刀谱要亲自交给血盟之主。而且我也非常想见你们主人。当面和他商议大计。二位哥哥不妨带我去见你们主人。小狼绝不食言,一定会将箜篌刀谱当面归还你们主人。”

    原来如此。

    风中忆和胡八道也释然了。

    风中忆道:“不瞒你,这次我们随盟主和羽主一起出的冥崖。羽主带着盟主去办事。盟主命我和胡八道去楚门见你。既然你准备把刀谱亲自交给盟主,这样也好,血盟之主和楚门之主的确应该见一面。这样我们两家日后才能更好合作。”

    楚狼笑道:“白羽人把你们盟主带在身边,看来你们盟主很听他这个舅舅的话啊。白羽人奸诈,恕我直言,不得不提防他挟盟主以令你们。”

    风中忆道:“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羽主让盟主跟着他,名义上是传授盟主武功和江湖经验,其实就是想潜移默化控制盟主。盟主也不是傻子。但是现在他刚接任盟主之位,有些事还得依仗白羽人。你放心吧,我和琼王还有风老怪也不可能坐视羽主控制盟主。主母也不会容忍的。有些事,得慢慢来。”

    楚狼立刻明白了风中忆意思,他道:“的确,也不宜操之过急。那么现在你们盟主在哪里?”

    风中忆道:“羽主带盟主去项城办事。我们约定四日后在项城见面。正好,你随我们一起去。既能见到我们盟主,也可当面将端木家的刀谱物归原主。”

    楚狼道:“好。”

    然后三人继续喝酒聊天。

    ……

    萧寒雪的确是随白羽人去了项城。

    萧寒雪在血帝和幽王面前立下军令状,一月内献上白羽人头颅。

    现在距期限也越来越近了。

    萧寒雪曾设想过几种杀白羽人的方案。

    但是最好的方案是能将白羽人引出冥崖杀死。

    就在萧寒雪准备想办法将白羽人引出冥崖时候,白羽人正好准备离开冥崖外出办事。

    因为六幽魔手每天催白羽人寻找杀害并莲的凶手。白羽人再难推脱过去。为了应付六幽魔手,白羽人谎称凶手隐藏在项城生活。而且家境还很殷实。

    白羽人和六幽魔手准备去项城。

    这正中萧寒雪下怀。

    项州、玉兰州、河州,这三个州呈三角形状挨着。

    萧寒雪趁机说他要去河州向楚狼讨要箜篌九问,以便苦修箜篌九问振兴血盟。索回端木家的箜篌九问,也是白羽人和黄莺期望的。

    尤其白羽人,虽然拥有了残月录,但是他依然觊觎箜篌九问。

    箜篌九问可是大虞三大奇功之首。

    是所有习武者梦寐以求的。

    当初楚狼亲口承诺黄莺,只要找到血盟少主,他就归还箜篌刀谱。所以黄莺也希望儿子早些将箜篌刀谱索回修炼。

    于是萧寒雪和羽主一起出冥崖。

    随行的人有风中忆、胡八道、六幽魔手、魔山老祖、孟天缺、黑白无常,逆风渊第三副门主腥风煞星。还有十多名冥崖高手。

    宇文乐、琼王、风老怪则留下来助主母守家。

    白羽人和六幽是去项城,萧寒雪本来是准备去河州楚门。

    但是途经玉兰州时候,萧寒雪改变主意,他对白羽人说,如果自己去索要,楚狼未必归还,如果发生冲突会节外生枝,不如让风中忆和胡八道先去索要。风中忆和胡八道和楚狼交情深厚,楚狼对风中忆很是尊重。而且当年又是风中忆误把楚狼当成血盟少主酿成大错。让风中忆去要,楚狼很难拒绝。如果楚狼真拒绝,风中忆和胡八道也会对楚狼失望,甚至反目成仇,这样也有利于他们。

    白羽人觉得外甥所言极是,而且他也乐于将外甥带在身边。

    这样也会给血盟的人传递一种信息,血盟之主还是得他教导。

    但是白羽人做梦也未想到,外甥是血月魔首。

    这所有一切,都是外甥精心布的局。

    于是风中忆和胡八道去河州,萧寒雪和白羽人一行来到项城。

    白羽人让萧寒雪在城外一片树林等着,他带着六幽魔手和黑白无常入城。

    为了欺骗六幽魔手,白羽人早就命人事先将一切安排好了。

    白羽人自然不会轻易让六幽魔手找到杀害并莲的“凶手”。如果六幽魔手报了仇,就会离他而去投楚狼了。

    白羽人准备将六幽魔手利用到死。

    白羽人认为以他的智慧完全能将六幽魔手玩弄股掌中。

    几人来到城中“凶手”家中,“凶手”正好出门了。白羽人一怒之下命黑白无常将“凶手”一家老幼九口人都杀了。

    白羽人对六幽魔手道:“六幽兄,凶手太狡猾了。但是你放心,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会命人继续追踪他下落。”

    这样一来,六幽魔手如果想找到凶手,还得倚靠白羽人。

    白羽人本以为六幽魔手仍会相信自己,结果这次不同了。

    因为楚狼开始怀疑白羽人利用此事掌控六幽魔手。楚狼让宇文乐将可疑之处悄悄告诉六幽。

    宇文乐将楚狼的话捎给六幽魔手。

    六幽魔手遂起了疑心。

    离开冥崖时候,宇文乐私下对六幽魔手道:“六幽,如果这次真找到真凶,以前我说的那些话就当是放屁了。如果这次又扑空了,那说明羽主百分百骗你!你可再不能相信他了。立刻离开羽主去投奔楚狼吧。”

    果然,这次又扑空了。

    此刻,六幽用他那对石珠般的眼睛盯着白羽人。

    眼神也有了怨念。

    六幽魔手对白羽人道:“你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