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毫不妥协(下)
    楚狼看着风中忆的的笑容,他感慨油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狼道:“风大哥,你笑起来真好看呐。比你们盟主好看多了。那小子虽然笑的温暖,但是却让我感觉脊背发冷。”

    风中忆拍拍楚狼肩道:“我是你兄弟,你自然看着我好了。我得回去了。我们血盟人都发过毒誓,誓死效忠主人,所以我不能让他出意外。”

    说罢,风中忆转身。

    楚狼对着他背影道:“大哥你多留个心意。我定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风中忆不回头道:“你也保重。现在不知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呢。司马无疆可是列出你一堆罪状。”

    楚狼看着风中忆渐行渐远身影喃喃自语:风大哥他们确定这小子是血盟少主,而我怀疑他是血月的人,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就如我的身世,没那么简单。看来我得让环珠见见这个血盟之主了。

    楚狼虽然怀疑萧寒雪是血月的人,但是有一点他根本未想到,萧寒雪可不是血月一般人物,而是四魔之首。

    风中忆身形在楚狼的视线中也越来越小。

    风中忆一边飞掠一边自语:这次羽主死因蹊跷,小狼又怀疑盟主,但是盟主的确是端木之后,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

    楚狼拒绝归还刀谱,还针锋相对,最后潇洒而去,这一切让萧寒雪心中很愤懑。

    萧寒雪第一次感觉自己被戏耍了。

    萧寒雪无论做什么事,每一步都事先算好。别人在他眼中就如棋枰上的棋子,都按照他设计的线路在走。现在包括血帝幽王这些非凡人物,也都是按着他设计好线路在走。

    结果这次在楚狼这里,他失算了,碰壁了。

    事前萧寒雪还想,自己是货真价实血盟之主,而且风中忆几人和楚狼交情还很深,楚狼又亲口答应归还箜篌刀谱,那事情就板上钉钉了。结果,楚狼断然拒绝归还箜篌刀谱。并且开始怀疑他。

    萧寒雪现在完全明白了,楚狼根本不按常理行事。说变就变率性而为。让人很难预判楚狼什么时候会变,什么时候会遵循事物发展规律。

    楚狼怀疑萧寒雪,萧寒雪并不担心。

    既然他入主血盟,就将一切可能性都仔细斟酌权衡过了。并且制订出了相应对策。况且,他也没打算久居血盟。他有自己打算。最后大不了拍屁股走人。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是血月魔首。他的真实身份将永远成谜。

    想害人,就得先保护自己。

    所以萧寒雪为自己设计出的退路就有好几条。

    只是第一次和楚狼会面就碰了壁,这让一直算无遗策的萧寒雪有一种挫败感。这是他难以容忍的。

    因为在他眼中,所有人都是他棋枰上的棋子,只有他这个棋手可以任由摆弄棋子,哪有棋子戏耍棋手的道理。

    萧寒雪拿出他的棋枰,他看着棋枰上那些晶亮的黑白棋子。手指又开始移动上面棋子。

    胡八道和腥风煞立在旁边。

    他们见过萧寒雪摆弄这棋盘,他们以为盟主好棋,所以棋盘不离身。根本不知萧寒雪是在卜卦布局。

    萧寒雪神情严肃,胡八道和腥风煞也不敢说话。

    腥风煞手腕被楚狼震断,还被震出内伤,现在他也是强忍伤痛。

    过了一会儿,风中忆回来。

    萧寒雪也抬起头来,他看着风中忆,清澈目光中充满委屈,也带着几分不忿。

    当然,这是他装出来给风中忆三人看的。

    得符合他这个柔弱盟主现在的心情。

    自古,主受辱手下蒙羞,风中忆现在也很尴尬。

    今日如果换了别人敢这样羞辱血盟之主,风中忆就是拼上性命也得尽自己责任维护血盟尊严。

    但是他总不能和楚狼拼命。

    风中忆朝萧寒雪躬身道:“这次都怪我,属下无能,累及盟主了。”

    胡八道对风中忆道:“公子,这也不能全怪你。当时我也在的,他答应的好好的。唉,小狼这是犯哪门浑呐。”

    胡八道说罢无奈摇着头。

    萧寒雪看着风中忆道:“你和他理论了吗?他真不打算还刀谱了?难道他真不顾大局要和血盟撕破脸吗?”

    风中忆道:“虽然我们交情不浅,但是他做什么,我真管不了。我会尽力帮助盟主夺回刀谱的。盟主你放心,私交是私交,但是血盟后人只认自己主人。况且这次他做的真是过分。我宁可不要他这个朋友,也不会辜负盟主,更不会辜负先盟主的。”

    胡八道也说:“公子说得对。盟主你也别太生气了。我们定会再想办法的。”

    萧寒雪对风中忆道:“你也不要自责。我不怪你。谁能想到堂堂楚门之主出尔反尔呢。这也好,让我看清了他。回去后我会当众宣布,血盟和楚门盟约作废。是楚狼背信弃义。从此,楚门将是我血盟之敌。将我舅父下葬后,血盟加入声讨楚门阵营。血盟必雪今日之耻。”

    萧寒雪本来就准备寻找机会除掉楚狼。

    今日虽然受辱,但是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让血盟和楚门反目。用血盟力量对付楚狼。也是借刀杀人之计。这也是他最擅长用的诡计。

    风中忆和胡八道听了这话心中五味杂阵。

    这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结果,但是现在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楚狼毫不妥协,事情也无回旋余地。

    风中忆和胡八道齐声道:“是!”

    萧寒雪长长吁了口气,似平覆自己心情。然后他又端起桌上半碗茶喝了,他对胡八道说:“刚才我都气糊涂了。你打探的怎么样了?羽主尸体弄回来没有?”

    胡八道说:“盟主,我收买了一个衙门的人,将羽主尸体弄回来了。现在已经装入棺中。马车就停在院外。至于孟天缺,没有他的尸体。衙门的人说,他们赶到后已不见活人,也未发现孟天缺。所以我猜测,腥风和盟主进入林中后,他就爬起来遁走了。如果他回血盟,那内奸另有其人。如果不回,那就是他了。任务完成,就得远走高飞了。”

    风中忆道:“血月真是无孔不入,经历这件事,以后我们更得小心。这次回去,我和琼王会暗查,看还有没有血月的卧底。盟主,事不宜迟,我们也该走了。羽主死可是大事,还有一堆事等着我们处理呢。”

    萧寒雪一脸悲伤,他点点头,然后收起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