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四章:当众对质(下)
    箜篌刀和最后两问是楚狼梦寐以求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得不到最后两问,他掌握的箜篌刀法永远是残缺的。威力也难发挥到极致。得到最后两问,可谓是遂了多年心愿。得到箜篌刀,楚狼本应该赶紧返回,但是他迫切修炼的渴望是那样强烈,强烈的难以抑制。

    楚狼算了下日子,他干脆就在雪山之巅修炼箜篌最后两问。

    万事开头难,如果楚狼从头修炼,那真不知得修炼几年呢。最难的开头楚狼已在九问山底经历过了。出山后,楚狼也在大小无数战中对箜篌刀谱有了新的感悟。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普天之下没有人比楚狼更了解箜篌刀法了。现在楚狼是站在箜篌七问的高度上参悟最后两问,所谓厚积薄发,所以楚狼只用了几日时间就将箜篌最后两问惨悟。这几日楚狼凭借超出常人的体魄和意志修炼,几日中,他只歇息了两个时辰。

    终于,楚狼在雪山巅,将最后的两问修炼完毕。

    至此,楚狼箜篌九问大成!

    大成之际,楚狼狂喜之下立在雪山之巅狂吼不断,结果充满强劲内力的吼声引起了雪崩。千堆雪如狂潮一般带着惊天动地的气势从高处涌向山谷,激起层层雪浪。楚狼立在最高峰,俯瞰这壮观的景象,那一刻楚狼觉得整个世界都被他踏在了脚下。

    楚狼振臂放声呼喊:狼霸天下!谁能阻挡!

    箜篌九问大成,不光让楚狼武功达到了新的高度,充满正气的箜篌九问也平衡了楚狼体内邪恶的藏龙经。

    藏龙经大成后,楚狼身上邪煞之气越发重了。心中也不时升起恶念。有时候他甚至想毁灭一切。为了不使自己失控,楚狼一直用毅力控制着体内邪恶力量,闻人也用药物辅助楚狼,尽管那样,楚狼身上的邪恶也占了七分。

    现在箜篌大成,正义之气平衡了楚狼体内的邪恶之气。

    所以楚狼身上邪煞之气大大减弱。除非大怒,他的眸子再不会频频泛起邪恶的红光。楚狼面上邪煞之气也褪了许多。这让他容颜看起来和善了许多。这让他也更显俊朗了。笑容也不那么邪魅,而是如当初一样,带着几分野气,也带着几分玩劣。

    箜篌九问大成后,楚狼就赶紧驾白鹰返回。

    由于耽搁了数日,楚狼返回途中再不能耽误时间了。所以这一路上,白鹰也经受了巨大考验。它每天歇息时间也被楚狼缩减一大半儿。

    不得不说这只白鹰真非一般鹰可比。尤其经过白羽人这么多年训练,可谓独一无二。白鹰驮着楚狼飞越崇山峻岭,飞越海洋湖泊,飞越沙漠荒野,飞越城市村落,数千里归程,它硬是挺了下来。

    进入玉兰域后,楚狼和白鹰都很疲惫,楚狼更是灰头土脸。楚狼知道武林大会定会有一场空前血战,他便睡了一个时辰恢复下体力。

    楚狼醒来后又洗了一澡,整个人看起来也精神了许多。

    楚狼随身带的长衫也只有一件了,就是闻人老婆为他缝制的七彩衣。当初和修罗刀大战,七彩衣被损坏,后来闻人老婆又给楚狼缝制了一件。闻人老婆认为,七彩衣能给楚狼带来好运。

    楚狼心想,箜篌刀能变化各种色彩,和这件七彩衣也挺搭,他干脆就穿上了七彩衣。

    尽管七彩衣对江湖第二大派首座来说显得并不庄重,但是楚狼率性不拘一格,也不管那么多。

    楚狼还系上母亲缝制的那条腰带。

    这条腰条也是母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了。

    楚狼心思缜密,他心想乘白鹰到会场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白鹰是偷来的,武林中很多人都认得这是冥崖羽主的白鹰。尤其冥崖的人,更是认得。

    所以楚狼先将白鹰羽毛涂抹成黑色。

    所以此刻江湖万众看到的是,楚狼驭一只硕大黑鹰而来。

    楚狼在这关键时候驭鹰而来,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司马无疆心里暗喜,楚狼来的正是时候。

    门主现身,这让楚门各部都振奋不已。各部人马不由发出阵阵欢呼声。一些欣赏拥护楚狼的武林人也都发出欢呼声。

    天尊对身边的胡铮道:“门主终于回来了!这下,戏就能接着唱下去了!”

    胡铮也兴奋道:“今日秦九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楚狼未让鹰降低高度,他从鹰背上飞掠而下,身体朝会台上飘飞而来。

    秦九天盯着楚狼越来越低的身形,他瞳孔不由收缩两下。

    他心里则越发震动。

    秦九天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今日武林大会是楚狼和司马无疆串通设下的局。就是为了对付他。

    这让秦九天越发不安。

    他明白,今日这局面,如果自己应付稍有不当,将万劫不复!

    秦九天从来未面临过如此严峻凶险的局面。尽管内心已是翻江倒海,但是他表面仍显得镇定自若。还是一副大家风范。

    此刻,虎王、十二个宫主,会台四周所有十二宫高手,也都盯着楚狼飘飞而下的身影。使兵器的,手已按在兵器上。不使兵器的,内力已灌注双臂。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司徒翊和拓拔安,还有司马家的数位高手也都蓄势待发。

    当然,他们的目标不是楚狼。

    杀气,杀气开始在会台上蔓延。

    有十二宫高手散发出的杀气,有司马家高手散发出的杀气。

    会台四周插的那些旗帜,在浓重杀气的作用下更是猎猎作响。

    楚狼身体也轻盈落在会台上,如一片云絮。

    楚狼朝秦九天笑了,笑容灿烂。

    秦九天和司马无疆看着楚狼,他们都明显感觉出楚狼不一样了。楚狼少了许多邪煞之气,多了一份从容自信。

    这让秦九天和司马无疆都很困惑。

    不过楚狼穿的七彩衣让他们看来真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楚狼先朝司马无疆施礼问候。也是对这个德隆望尊前辈的尊敬。司马无疆尽管和楚狼密谋,但是现在还不是露底的时候。司马无疆微微朝楚狼颔了下首。

    楚狼又面向秦九天,他道:“秦九天,我楚狼连你十二宫总宫都敢闯,难道还不敢登台吗。我只是贪杯误了时辰,来晚而已。”

    楚狼声音回响在会场中。

    场中还有很大一部人不知楚狼闯秦九总宫的事。现在知道后都震惊不已,人们发出一片惊叹之声。

    这件事对秦九天来说是耻辱。

    但是现在秦九天不便发作。

    当务之急,他得小心翼翼应付楚狼和司马无疆联手算计。

    秦九天道:“楚狼,你今日来大会上,难道就是为了宣扬你闯了我的总宫吗?今日,司马前辈可是列了你十几条罪状!而我身为武林盟主,也绝不能容忍你这个……”

    楚狼打断秦九天话道:“秦九天,你配做我大虞的武林盟主吗!今日我来,就是要和你当面对质!好让万众英雄们知道,谁才是隐藏在我大虞的血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