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五章:想不到的人(下)
    雪贵人现在撕开伤疤用自己亲身经历揭露真相,控诉血月罪行,这对她来说也是需要极大勇气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这也是她屈辱历程。

    雪贵人继续神色激愤道:“那画师其实是血月王城的一个神秘画师,他来大虞为血月王城物色才貌双全女子。被看中的,就会掳走运回魔。他们会用特殊手段抹去这些少女的记忆,最后这些女子都成了魔域高层玩物。还得为他们生儿育女。”

    这时有不少人提出疑问,难道魔域没有女人,神秘画师非得不远千里来大虞物色。

    提出质疑的人大多都是秦九天事先安排好的人。

    雪贵人大声道:“魔域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因为魔域基本是异类和畸形者组成。魔域的女人大多粗俗,而且很少有好看的,哪能满足魔域高层的兽欲!所以这神秘画师便专门在各国为魔域高层物色才貌双全的女人。而我,成了玉面幽王的玩物,有的成为血帝玩物,有的成了魔首的玩物,还有的成为恐怖异类的玩物。如果不遂他们的意,她们就会遭受非人折磨。有的被活活折磨死。或许到死的时候,她们才醒悟过来,她们是大虞的女儿。我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我活了下来,我清醒了过来,所以我才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说到这里雪贵人已是满面泪水。

    身体也因激烈的情绪颤动。

    西边区域人群中有一个戴着斗笠的老者。雪贵人的话每一个清晰响在他的耳畔。这倒不是因为雪贵人内力深厚吐出的字人们都听得真真切切,是因为这老者修为太高了。所以雪贵人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老者,就是经过改换面的虞囚凰。

    此刻,虞囚凰内心如被刀绞般刺痛。

    女儿玉瑶的容颜也浮现在他脑海。

    女儿的遭遇,既是他的耻辱,也是他一生都难抹平的创痛。于是虞囚凰发出声音。

    “这是我大虞耻辱!任何大虞人见到这个神秘画师,都应该将他千刀万剐!”

    虞囚凰的声音在万众聚集的会场回响不绝。声音也清晰响在会台上,就如虞囚凰站在台上大声讲话。

    虞囚凰的声音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他们震惊的不是这声音对神秘画师充满蚀骨仇恨。他是震惊的是,竟然听不出这个声音来自哪里?

    他们只能听出这个声音响在耳畔,难以判断声音来自何处。

    会场聚集高手万千,也只有少数几人听出了声音来自东边区域。

    这几人是血帝、萧寒雪、楚狼、天尊。

    他们虽然听出声音来自东边区域,但是也难锁定到底出自哪个人口中。因为人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一片。

    血帝和萧寒雪目光收缩,目光有意无意朝那个区域扫了一眼。

    楚狼则明白,这声音一定出自虞囚凰。

    会场中有虞囚凰两千手下,他们立刻响应虞囚凰,两千多人不断发出怒吼,要将神秘画师碎尸万段。

    正如虞囚凰所说,这的确大虞的耻辱。

    于是呼应的人越来越多,两千多人的愤怒呼喊最后变成了近三万人怒喊。就连十二宫不少人也愤怒了。他们跟着群雄一起呼喊。万众狂喊不断,发誓要将神秘画师碎尸万段。

    万众声音响遏行云,震的大地都在颤动,震的诛神山都似在晃动。

    在场所有魔域的人面对大虞群情激愤场面,各自心里更是惊惧。有的腿都不由在抖了。

    有一个人心里更是因恐惧感到窒息。

    这个人立在魔域异类群中,距血帝只隔着几个人。

    他就是那个神秘画师。

    也是帝神八使中的幽游画使。

    这么多年,正是他负责在各国物色才貌俱佳的女子。

    玉瑶公子、香儿、雪贵人、都是他当年亲自从大虞掳走的。

    幽游画使装扮成一个相貌平平武林人。

    万众怒吼声此刻如千柄锤子不断捣在他心上。他甚至觉愤怒的万众随时会如浪潮一般涌向他,将他撕成碎片。

    面对万众愤怒,秦九天也心惊不已。

    但是他还得保持镇定,还得想办法应付。

    秦九天一边示意众人噤声,口中道:“诸位冷静。不能听信雪贵人一面之词。她说完了。轮到我说了。”

    但是万众激愤哪能平息,最后虎王为秦九天捧上大虞武林盟主令,秦九天高举盟主令,万众英雄这才陆续噤声。

    见此情形楚狼和司马无疆互视一眼。武林盟主令可是江湖万众赋予盟主的最高权力。盟主令出,万众臣服。

    所以今日就算揭穿不了秦九天,也得把秦九天从盟主宝座上拉下来。当众收回盟主令。

    众人噤声,秦九天一脸激愤,他手指雪贵人道:“事到现在,我也不隐瞒他伙。当初雪贵人既是我心腹,也是我的女人。但是她却背着我与人偷情。被我发现后畏罪潜逃。背叛我的事,我早已公告江湖了。现在她出来帮着楚狼指证我,楚狼又是我头号大敌,你们觉得她的话有几分可信?!”

    先前万众怒吼,大部分也是一种从众心态,此刻听秦九天这么一讲,不少人认为的确有道理啊。雪贵人背叛了秦九天,自然会不遗余力诋毁秦九天。换了他们也一样,可以不惜任何手段对付抵毁对手。

    就在这时候,甘州八阵厉老爷子从人群中而出。

    厉老爷朝着台上的秦九天厉声道:“秦九,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可以作证,你就是玉面幽王!”

    随即五行旗主彭松磊也出,他也大声道:“秦九天,别人不知道你的嘴脸,我们可知道。吴庭已将实情都说出来了!”

    紧接着,西风族大当家陈锡风、神木教主、云宵城主、寒龙山主等一干掌门首座纷纷从人群中而出。

    他们是和楚狼密谋的十八派门掌门。

    当初他们亲耳听到吴庭说秦九天就是血月幽王。

    厉老爷子和陈锡风带头,当众将事情原委说出。

    于是江湖万众再次大哗。

    十八家名门大派掌门同时指认秦九天是玉面幽王,可信度可就大多了。

    台上的秦九天更是感觉脑门子“嗡嗡”作响。

    当初秦九天得知临剑城被血洗,他以为吴庭也遇难了。他真是未想到吴庭还活着。

    秦九天面色铁青看着台下列成两排的掌门们。这些他当初请到总宫的掌门们,竟然都和楚狼串通了。现在当众反戈一击了。

    这一刻秦九天感觉气血翻滚。

    一口鲜血涌到嗓了眼儿,被他咽下去。

    秦九天极力遏制自己愤懑怒火,他得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清醒。今日这阵式,也是对三王之首严峻考验。

    秦九天转念一想,吴庭是绝不会出卖自己的。

    因为吴庭是血月人,而且身份还不算低,还受过月神教化。对血月王城是忠心耿耿的。

    吴庭一定是中了计。

    秦九天便大声对诸位掌门道:“那你们让吴庭出来当面对质,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说!”

    厉老爷子道:“当时众掌门得知真相后都非常愤怒。群情激愤,就将吴庭当场打死了。但是他说的话我们都听到了。”

    陈锡风也道:“我陈锡风可以用全族人性命发誓,厉老爷子所言不假。”

    原来吴庭被打死了。

    秦九天顿时发出嘲弄大笑,他手指那些掌门。

    “这么说,死无对证了?这么说,事非黑白只凭诸位掌门一张嘴了?这么说,如果我现在也找十几家掌门指认楚狼是血月幽王,你们也深信不疑了?别说十几家,就是几十家我也能找得出来!连确凿证据也拿不出来,就凭你们沆瀣一气血口喷人,就想置我这武林盟主于死地吗!可笑!”

    拥护秦九天的人不少,他们也觉得死无对证的确说服力不足。

    现在这十八家掌门,就是以他们的声誉地位保证自己所言非虚。

    但是论声名地位,他们哪如秦九天如日中天。

    秦九天环视四周江湖万众,他一副痛心疾首模样道:“诸位,我秦九天自创十二宫来,所言所行,可是有目共睹的!我秦九天哪里对不起大伙,对不起江湖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替天行道,正因为有十二宫,邪恶才不敢猖獗。神血教为祸江湖引得天怒人怨,也是我率十二宫与邪恶战斗。上次武林大会,也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杀了陈作虎。为此,我差点丧命,这些事大家可是亲眼所见吧。亲眼所见总比他们一面之词更让人能相信吧!现在楚狼为恶,我与他势不两立,他就设局算计我。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今日这武林大会有蹊跷吗?!先是叛徒雪贵人跳出来,接着又是十几家掌门,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无非就是想将一盆盆脏水泼在我身上。而他们对我的指证,疑点重重,漏洞百出。尤其历老爷子,你们都应该知道,他的儿子历风可是楚狼的兄弟……”

    秦九天也真不愧是血月三王之首,这种情况下仍能保持清醒头脑进行有力反驳。

    “我替秦盟主作证!”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骤然响起,这声音劲力深厚,声音传遍全场。随着声音响起,一条身形从东边区域人群中升起。

    身形如云。

    这人穿着一件灰白长衫,脸上戴着一副面具。

    他朝会台飘来。

    秦九天以为是自己人或拥趸者要为自己说话,他立刻命令守卫不得阻拦。

    那人身形飘过人群,飘过一队队守卫,最后飘落在会台上。

    秦九天朝这人拱手道:“请问英雄高姓大名?”

    那人道:“大河王陆凤图!”

    ----------

    这章字数超出三千,校对得二十多分,为了不让大家等,我先传上来。我在后台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