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章:迟到的一战(上)
    这个戴着面具的人正是大河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虞囚凰答应了河王与秦九天一战请求,自然将河王也带来了。

    但是河王须听从虞囚凰安排。

    现在秦九天开始有力反驳,虞囚凰就让河王现身。

    虞囚凰和楚狼想法一样,今日至少得将秦九天从武林盟主宝座上拉下来。只要将秦九天从盟主宝座上拉下来,秦九天便只是一个门派首座了,再无权力用盟主金令号令江湖了。

    大河王自报家门,声音在场中回响。

    万众也皆为震惊,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大河王死了几年了,怎么可能出现在武林大会上。

    所以人们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冒充河王。

    大河王当初在江湖中盛名远播,所以江湖中大部分人对河王都很敬仰。现在有人冒充河王,惹得不少人愤怒。河王的朋友和拥趸者们包括几个弟子都朝台上戴着面具的河王出言不逊了。

    火爆脾气的厉风甚至要上台教训冒充师傅的人,最后被胡铮和殷三儿拉住。

    台上的人们也都震惊不已。

    只有楚狼明白,这个面具人真是河王。

    因为只有他知道河王还活着。

    秦九天看着河王,他一脸严肃道:“这位英雄,不管你是谁,但是这玩笑开不得。河王乃当世大侠,虽然他死了,但是威名永在。我也绝不允许你亵渎河王。”

    大河王抬手,缓缓摘下面具,露出他真容。

    这一刻,秦九天愣了。

    司马无疆和他的子孙们也愣了。

    司徒翊和拓拔安也愣了。

    虎王和十个宫主同样惊诧无比。

    感觉人的感觉,他们都如同见鬼一般。

    几个区域中的武林人士,凡是见过河王的人,此刻看清河王面孔也都惊怔万分。

    万众聚集的会场顿时显得很安静。

    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河王身上。

    所有人脑中都升起同样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河王几个弟子最先清醒过来,巧儿首先朝台上河王哭叫一声。

    “师傅……”

    随即郑一巧便喜极而泣。她朝会台奔来,但是在距会台两丈距离时候,她被守卫者拦下。

    “天啊,真是师傅,真是啊!”

    李思也激动叫了起来。

    他从人群中挤出,摇晃着肥胖的身体朝会台跑过来。

    李思身后还跟着两名六十多岁老者。这两名老者是孪生兄弟,生的一模一样。只是一个穿黑袍,一个穿红袍。这两个老者可非等闲人物。他们曾是邪道中两大巨擘。当年被江湖人称为天魔二仙。二仙本来十年前已经金盆洗手,但是年前被李思花天价请出,现在成了李思贴身保镖。

    紧接着,一个炸雷般的声音也响起。

    “我的师傅啊!”

    发出这声音的人是厉风。

    厉风此刻才相信了,这面具人真是师傅。

    厉风也从人群中而出,身形朝会台飞掠过来。

    几名守卫正准备拦截李思和厉风,但是他们还未碰到二人,便都跌在地上。是被厉风和天魔二仙打倒的。他们未伤这些守卫性命,现在还是对质阶段,如果贸然下杀手会坏江湖规矩的。

    守卫们未想到几人武功这么高,其余守卫皆震。

    厉风趁机从他们头顶飞过,落在会台上。

    巧儿也飞掠到会台上。

    李思则被天魔二仙一人抓一只胳膊带上会台。

    厉风、巧儿、李思三人走到河王面前,。三人“扑通”齐跪在河王脚下。

    三人激动叫道:“弟子拜见师傅!”

    此刻处在血盟阵营中的宇文乐朝旁边的父亲惊道:“爹,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我师傅诈尸了!”

    此刻琼王和风中忆等人同样震惊不已。

    尤其风中忆更是难以置信河王还活着。因为当初是他将河王和楚狼救走的。他也亲眼目睹河王身上经脉开始断裂。

    后来风中忆知道敌人也未找到河王尸体,尽管如此,但是他仍认为以河王当时伤情,根本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不见尸体,只是另有原因而已。

    但是现在河王完好如初出现在万众面前。

    这时琼王如梦方醒,他激动朝儿子叫道:“不是诈尸!不是……是你师傅未死。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快去拜访你师傅啊……”

    宇文乐狂喜之下身形也从人群中而起。他用最快速度飘飞到会台上落下,然后也跪在河王面前。

    宇文乐喜极而泣,他道:“弟子宇文乐拜见师傅!师傅,没想到你还活着。这不是梦吧……”

    现在河王几个弟子都有一种身在梦中的感觉了。

    河王看着跪在面前的几个弟子,他心中感慨万端。当年他收这些弟子,就是准备将他们培养成对抗血月王城的中坚力量。

    现在几个弟子也未辜负他期望,他非常欣慰。

    还有一个弟子更是未让他失望。

    岂止未让他失望,这名弟子所取得的成就可谓是全面超越了他这个师傅。

    让他也未料到。

    这个弟子就是——楚狼!

    河王又将目光看向楚狼。

    此刻,楚狼也看着河王。

    楚狼脸上和眼中都发着激动的光泽。楚狼是河王暗中收的徒弟,他的身份根本未对外宣扬过。

    所以楚狼未当面向河王下拜。

    楚狼朝河王施了一礼,然后朝河王笑了。

    这一笑,包含太多难以当众言明的情感。

    河王也朝楚狼会心一笑。

    笑意充满欣慰。

    这些年,河王时常想念弟子们。他也渴望有一天再能看到几个弟子。现在师徒终于又见面了。河王此刻感慨万千,他长长吁了口气,平复激越的心情。

    河王对四个跪拜在台上的弟子道:“你们起来吧。”

    于是四个弟子陆续站起。他们激动欢喜的心情真是难以用语言描述。巧儿脸上更是一脸欢喜的泪水。

    这时候江湖万众也似如梦方醒,他们现在相信台上的人真是大河王。河王没有死。于是人们朝着台上河王放出阵阵欢呼。

    还有的不少人嘶声呼喊,问候河王。

    还有人喊叫,问河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徒翊、拓拔安、司马远几人也很敬重大河王。

    几人也心情激动问候大河王。

    大河王一一回礼。

    司马无疆更是激动不已,他是做梦也未想到河王还活着,并且在这最关键时候现身。

    司马无疆朝河王道:“凤图,原来你没死?!”

    当年司马无疆是非常欣赏陆凤图的。陆凤图也对司马无疆非常尊敬。陆凤图还多次去拜访过司马无疆。

    河王朝司马无疆施礼道:“前辈,凤图未死。前辈你身子骨依旧这么硬朗,真是我武林之幸。有前辈主持公道,凤图也可沉冤昭雪了。”

    司马无疆道:“凤图,你有什么冤情?你说!不光是我,大伙都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大河王就看向秦九天。

    他面色也充满怨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