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四章:两大巅峰对决(下)
    血帝俯视着靠树蹲着的虞囚凰,此刻,他感觉一股杀气混合着烟气朝他弥漫过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血帝也非常好奇这个武高奇高的老者究竟是谁。

    血帝便用命令口吻道:“把你的斗笠摘下来!”

    血帝是魔域之帝,自恃高傲,平常对人也习惯了颐指气使。

    但是他却不知道,眼前的人,曾经是大虞皇帝,是当今太上皇。弹丸魔城,比起大虞简直不值一提。

    所以他再傲,也傲不过虞囚凰。

    虞囚凰生下就是帝王子,帝王家的高贵和骄傲已经融入他的血液和灵魂。

    论狂论傲,谁能和帝王相比。

    虞囚凰又吸一口烟,他不屑道:“命令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想让我摘下斗笠,先把你蒙面罩给我摘了!”

    血帝显得有些气恼,他道:“从来没人敢和我谈条件!”

    虞囚凰冷声道:“那是你没见到我!”

    血帝正要发作,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戴着面具,就是把面罩摘下,这老者也看不到他真容。别说真容,连他眼睛也看不到。

    血帝就摘下面罩,露出他那张血红色的魔怪面具。又将遮止纱取下,那对遮目的晶石,此刻发着诡异光芒。

    血帝先摘面罩,论傲气,已经输给虞囚凰了。

    虞囚凰也把斗笠摘下,并且抬起头来。

    虞囚凰现在戴的是老傻子面具。

    这也是他最喜欢扮的角色了。

    血帝本以为看到的是虞囚凰的真容,其实只是一副人皮面具而已。

    血帝盯着虞囚凰,罩眼晶石开始收缩,并且发出杀气。

    因为血帝突然想起一个人——老傻子!

    也就是杀他妻子的人!

    血帝也蹲下身体,与虞囚凰目光平视,他一字一顿道:“老——傻——子!”

    虞囚凰也一字一顿道:“血——帝!”

    此刻,这里只有二人,血帝也不隐瞒,他道:“是!”

    虞囚凰也道:“是!”

    血帝道:“你是皇族的人。而且身份不低,至少是个王。”

    虞囚凰又抽了口烟道:“你还算不蠢。”

    血帝晶石上释放出来的杀意更浓了,他身上衣衫也开始无风飘动。他又将自己手上戴的黑皮手套摘下。露出他双手。

    他双手皮肤下,有诡异的红色东西流动。

    血帝道:“再我把你碎尸万段前,我想问你些话!”

    虞囚凰眼神中杀气也不断流溢出来,罩向血帝。他手上经脉也一条条鼓起,衣袍也开始“猎猎”作响。

    虞囚凰道:“我也正有此意,杀你前,也想问些话。”

    血帝道:“你千方百计捉了魔君,换回玉瑶公主,但是你又亲手杀了她!为什么,难道你疯了?!”

    虞囚凰盯着血帝道:“是你害了她!”

    血帝道:“我害了她?”

    虞囚凰道:“因为她是你的女人。这是大虞耻辱,更是我皇族耻辱!所以,她才死了。”

    血帝恨声道:“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为了维护所谓的皇家尊严丧尽天良!杀我妻,我让你魂飞魄散!”

    虞囚凰道:“现在论我问了。大虞才貌双全的女子千千万万,当年你们为何冒那么大风险掳走玉瑶?就因为她是公主吗?”

    血帝道:“我是血月之帝,至高无上,你以为一般女人能配得上我吗?我要的女人,得是金枝玉叶。”

    虞囚凰眯起了眼睛,但是他眼中杀意更强了,他道:“恐怕还有一个原因你没说吧。那就百年前你们败给大虞,所以你们痛恨大虞。你也想借此羞辱大虞!而我,偏偏不让你称心!”

    血帝道:“你比我想象中聪明。”

    此刻,虞囚凰一袋烟吸完,他将烟锅在地上磕,他道:“但是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蠢!”

    血帝道:“你可以死了!”

    声音还未落罢,血帝一掌击向虞囚凰。

    这一掌并不是太快,但是手掌却很飘忽,似要随时变招。而血帝手上流动的诡异红色,更快了。

    他的手也比先前大了。

    此刻,血帝是蹲势,虞囚凰也是蹲势。

    虞囚凰手中烟锅骤然而起,戳向血帝掌心。

    血帝不撤掌,也不变招,皮肤下那诡异的红色瞬间聚集掌心。虞囚凰的烟锅戳在了血帝掌心。“喀嚓”一声,烟杆断折,铜烟锅也戳的变形,成了一块铜疙瘩。

    换作别人,就被虞囚凰这一烟锅戳穿手掌了。

    除了铁骨楚狼,就是天尊也得被戳穿手掌。

    但是血帝手心只是破了皮。

    血帝也真是恐怖。

    随着烟杆断裂,血帝那一掌突然加速,变得非常快。快的让人再难看到他掌影。但是手掌仍拍向虞囚凰。

    此刻,二人仍是蹲着姿势。

    虞囚凰烟杆断裂瞬间,他也出掌。

    虞囚凰这一掌同样奇快无比。

    于是二人的掌对在一处。

    双掌相交,并未发出惊人对掌声,这瞬间,血帝感觉自己的掌如击在一团棉絮上。他掌上力量也没入这团“棉絮”中。

    血帝立刻明白了虞囚凰这一掌用的是什么功夫了。

    也就在这时候,虞囚凰掌上力道突然反弹。力道骇人之极。因为反弹之力,不止是虞囚凰的力量,还有血帝那一掌的力量。

    在这刹那间,血帝身形如疾风旋转而起。

    他旋转起来的身形,仍是蹲着的姿势。

    虞囚凰反弹之力也击空,打在对面一棵树上。

    那棵树,足有两个成年人并排而立那么粗,此刻反弹之力击在树干上,树干如筷子般折断。

    树也朝后倒去。

    此刻血帝在虞囚凰上方,他右手充满那种诡异红色,并且升起气氲。血帝身形如鹰扑兔朝虞囚凰而来,右手掌大力击向虞囚凰头颅。

    虞囚凰此时背靠树蹲着,面对血帝惊人一掌,虞囚凰蹲着的身形瞬间而起,身体贴着树干而起。

    血帝那一掌也击空,打在那棵树上。

    于是虞囚凰靠着的那棵树也“喀嚓”断裂开来,并且朝一边倒下。

    随即,血帝朝地上急坠。

    虞囚凰也朝地上急坠。

    血帝落在被他掌力打断的树旁。

    虞囚凰也落在被他掌力反弹打断的树旁。

    两棵树也带着“轰”响倒下。

    顷刻,断枝和无数树叶乱飞。

    落叶如雨纷纷,虞囚凰和血帝此刻面对面,立在落叶之雨中。

    血帝盯着虞囚凰道:“你所用的都是纯正武学。”

    虞囚凰道:“我不会那些歪门邪道。”

    血帝道:“就算你是正常人巅峰,而我,是异类中的巅峰!想赢我,可能呢?!”

    虞囚凰道:“天下,没有我做不到的事!”

    说罢,虞囚凰身形而起,血帝也身形而起。

    血帝只知道虞囚凰是皇族的人,但是他却不知虞囚凰就是大虞第一人无影杀神。

    他也不知道,虞囚凰是玉瑶的爹爹,也是他的岳父。

    这一战,是翁婿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