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章:魔首暴露(中)
    几人掠出一里多地,经过厮杀地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血盟和虞囚凰的人仍在雨中奋力拼杀,双方有二百多人倒地。

    冥崖和逆风渊这两部在楚门和异类军团苦战时候准备乘人之危,也让楚狼气怒。楚狼当场就挥刀连劈血盟十几人,一片血肉横飞。血盟的人在楚狼面前根本不堪一击。这也让其余人惊恐不已。

    楚狼吼道:“住手,都别打了!再不住手,别怪我大开杀戒!”

    楚狼声音在所有人耳畔响起,震的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黄莺朝风中忆叫道:“风公子,你是我血盟副盟主,你就看着楚狼屠杀我血盟的人吗!”

    风中忆身形也掠到黄莺身边,他将攻击黄莺的两名高手击退。

    风中忆对黄莺急道:“快下令停战!出大事了!我们铸成大错了!”

    黄莺一听愣了,她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杨鹏下令让己方的人住手。岳重就和手下人就都停手。黄莺也下令停战,血盟的人也不再攻击。

    双方的人面面相觑,一脸懵懂。

    风中忆也不解释,现在也没时间解释。就算解释了,黄莺等人也未必信服。风中忆就不由分说揽了黄莺腾空而起,朝着前方而去。

    楚狼几人也掠起,跟随着二人。

    凤老怪、冥崖老鬼、哭笑不得等人见状也都赶紧跟随,

    血盟的人也开始后撤。

    黄莺不知所以,她朝风中忆急道:“出什么事了?现在我们去哪儿?你倒是说啊!”

    风中忆不回答,他面色冰冷,目光则充满痛,也充满怨。

    楚狼对黄莺道:“去看你好儿子!”

    黄莺听了这话脑袋顿时“嗡”地一声,她还以为儿子出事了,她激动道:“我儿子怎么了?他出事了吗?”

    楚狼没好气道:“他好着很,谁能让他出事!只有他让别人出事!很快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萧寒雪所留地方,也不算太远,在一座山麓下。

    众人到了山麓下,纷纷下落。

    到了萧寒雪落脚地方,所有人都愣了。

    地上躺着几十具尸体。

    这些人都是留下保护萧寒雪的高手,包括环珠尸体,无一活口。

    尸体被整齐排成三排。

    楚狼和风中忆立刻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黄莺和风老怪等人不知内情,还以为萧寒雪遭遇袭击了。

    未看到儿子尸体,黄莺朝四周瞭望,她发疯似的嘶声叫道:“襄儿!襄儿……”

    风雨中,这个还不知情的母亲苦苦呼喊着儿子。

    附近有一块巨石,萧寒雪正是在这块巨石下杀了环珠。楚狼视力好,他透过雨雾看到巨石上有字迹。

    楚狼就走到巨石前。

    大石上有几行字。

    是用手指刺入石壁写下的。

    字迹还非常好看。

    楚狼朝黄莺道:“不要喊你儿子了,答案在这石上!”

    听到楚狼这话,黄莺冲到石前,风中忆他们也都赶紧围聚过来。

    众人看巨石上的字:人若黑白子,我乃执棋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尔等想见我,有种来王城。落款:魔首萧寒雪。后面还有三个字:好玩吗。

    众人都怔怔地看着巨石上的字。

    此刻,这些字如一张张嘲弄面孔,嘲弄着众人。

    此刻,这些字如一根根尖锐的刺,刺在众人心上。

    所有人,都被萧寒雪耍了。

    不光他们,包括血帝,虞囚凰,幽王,白羽人,仿师颜。

    在魔首眼中,无论是谁,只不过是一粒棋子。

    楚狼眼中泛起红光。小主美丽面孔充满气怒。风中忆面色铁青。胡八道的表情如吃了一斤黄连。风老怪面孔抽搐。冥崖老鬼气得全身颤抖。而且哭笑不得,此刻真是哭笑不得了。

    只有八斤兀自道:“好玩吗,到底玩了什么……为什么不叫我一起玩……”

    黄莺失魂般自语道:“魔首萧寒雪……萧寒雪……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风中忆道:“他是血月王城的人。还是血月四魔之首。我们都被他骗了。被他玩弄股掌。呵……呵呵……”

    风中笑了。

    悲愤地笑。

    无奈地笑。

    一直支撑风中忆的信念在这一刻也似崩坍了。

    风中忆笑着,但是胸中却气血翻滚,一口血涌到嗓子眼,被他咽下。

    黄莺难以接受这残酷事实,她嘶声道:“这怎么可能,他……他真是我儿子,我可以肯定,他真的是襄儿……”

    “他是你儿子!”楚狼朝她大声道:“也是端木大侠的曾孙,这都没错。但是他也是血月王城的魔首萧寒雪。二十年前,抢走他的人根本不是我大虞的门派,他是被血月抢走了。血月将他培养成了四魔之首。魔首出了王城,将所有人都骗了。我能理解你现在心情,万箭穿心。但是我还是要说,他从骨子里根本就没认你,也没认祖归宗。看到他的留名了吧,魔首萧寒雪。他心里,只认自己是魔首萧寒雪,而不是端木襄。你现在明白了吧!”

    明白了。

    黄莺这下彻底明白了。

    这对黄莺来说,宛若晴天霹雳。

    这对一个母来说,残忍到了极点。

    黄莺突然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人也朝地上倒去。

    风中忆在她旁边,一把将黄莺扶住,黄莺也倒在风中忆怀中。黄莺难以承受这残酷实事,她也昏厥过去。

    大雨仍在下。

    众人立在风雨中,此刻所有人都感觉,皮闪这块巨石压在了他们心上。

    楚狼盯着巨石上的字,他突然觉得这所有一切真是太荒唐了。

    自己是血月从娘胎里就开始培养的异类,本应该是血月魔首,结果最后提刀战血月。端木襄是端木天涯曾孙,血盟少主,本应该率领血盟战血月,结果成了血月四魔之首。

    他们俩,错换了人生。

    想到这里,楚狼仰面,任暴雨拍打着他的面孔。

    楚狼放声大笑,他边笑边道:“荒唐!真他妈的荒唐啊……苍天弄人,把人往死里弄。好玩吗,太他妈好玩了。哈哈……”

    楚狼的笑声在雨中,在天地间回响。

    最了解楚狼的是小主。她知道就算魔首骗了所有人,楚狼也不会如此反常。楚狼现在模样,如同遭受了很大刺激。

    小主顿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楚狼身形突然而起,掠到大石上。

    因为被大雨拍打的大石上方闪过一缕金光。

    楚狼看到上面放着一枚信物。

    正是血盟之主的黄金信物。

    楚狼将信物拿起,下面的石上有四个字:不值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