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二章:虞囚凰的赠物(上)
    听了闻人这话,几人希望破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巧儿忍不住掩面而泣,李思眼睛一挤,也掉出泪来。

    楚狼和小主心情也异常沉重。

    楚狼对闻人道:“还有多久时间?”

    闻人道:“我看,最多挺两天吧。半个时辰后他会醒来,你们有什么话就尽快和他说吧。”

    楚狼道:“老哥哥,如果我把最后那粒神药给河王吃了,会不会有转机?”

    闻人想了一下道:“我劝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药医不死人,不是能医必死的人。再者,抢救过程中,从他的身体反应看,我觉得河王没什么救生欲望了。”

    楚狼见闻人疲惫之极,也就不再多问,他让闻人赶紧去歇息。

    闻人就先去歇息。

    闻人去后,楚狼、小主、李思、巧儿四人鱼贯进入医房。

    闻人徒弟正在收拾器具,地上还放着一个盆,盆中竟是污血还有切下来的碎裂器官。

    河王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棉被,他面色苍白如同一张白纸。

    楚狼示意闻人徒弟出去,闻人徒弟端着那个盒退出。

    楚狼四人走到河王床前,他们看着陷入昏迷的河王,心里都很难过。

    小主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巧儿用手帕蘸了些水,沾沾了河王干裂的唇。

    过了一会儿,宇文乐、厉风和雪贵人也来到医馆。雪贵人和河王并无交集,所以她未进来。

    厉风和宇文乐进入房中。

    宇文乐很聪明,他看到楚狼几人面色沉重,就知道河王情况不妙。

    楚狼将闻人的话告诉二人,厉风和宇文乐听了心如刀绞一般痛。

    宇文乐和河王感情最深,他似难以接受这个结果,他失魂般自语道:“师傅就不应该和秦九打……不应该,我在冥崖毫不知情,你们为什么就不劝劝他……”

    楚狼道:“我劝了,但是师傅决意要和秦九打。当年师傅全身废了,这么多年他能挺下来,最后还能恢复,就是靠着一种信念。这信念就是和秦九一战。所以谁劝也不管用的。”

    宇文乐再不做声。

    就这样,几个弟子怀着沉痛心情默默守在河王床前。

    不知过了多久,楚狼道:“总不能都这样眼巴巴守着。你们先去吃饭歇息,我守着师傅。他醒了,我叫你们。”

    于是其余弟子先离开医房。

    他们走后,楚狼提了一把椅子放在床前,他在椅子上坐下来。

    楚狼伸手将河王的被子往紧掖了掖,他对着昏迷中的河王道:“师傅,当年我答应过你,提刀战王城,这些年来,我一直坚定不移践行这个承诺。其实我是个血月人,但是我却将血月推入了万丈深渊……”

    就在这时候,河王突然发出一声呻吟。

    楚狼就将手抵在河王身上,将涅槃真气缓缓入输河王体内。

    过了片刻,河王缓缓睁开眼睛。

    楚狼朝河王露出温暖地笑。

    楚狼给河王喂了些水,河王吁了口气,他弱声道:“现在是什么情形?”

    楚狼道:“原来魔域血帝亲自来大虞了。他已经被虞首杀了。秦九天死了。那些异类,也大部分被我们杀了。血月在大虞彻底崩溃。再不可能翻起浪来了。”

    河王最关心的就是秦九天生死,现在听到秦九天死了,他眼中也有了光彩。

    楚狼道:“他们都在外面,老五还怨我,说不应该让你和秦九打。我说,师傅能坚持下来,就是为和秦九一战。”

    河王道:“你说得对……只有一战,我才能死而无憾。不战,死不瞑目。你也不用瞒我,我知道二爷死了……虞首告诉我的。对了,虞首呢?”

    楚狼道:“重伤身亡。”

    河王听后,脸上露出一缕慰藉地笑,他自语般地道:“她……可以瞑目了……”

    河王所说的“她”,是指杨茸。

    杨茸在河王最艰难的岁月中陪伴着他。河王和杨茸的爱情,也只有虞囚凰心里清楚。也正因如此,杨茸死在了虞囚凰之手。

    因为虞囚凰绝不允许身边的人背叛他。

    这些,楚狼都毫不知情。

    所以他有些难以理解,河王为何听到虞囚凰死讯会露出笑容,会说她可以瞑目了。

    河王现在这样情形,楚狼也不便问。

    楚狼道:“听闻人说,从你身体反应看,没有求生欲望。师傅,我还是希望你能活下来。”

    河王道:“小狼,河王府那么多人死了,二爷也死了,你师娘也死了……咳咳,连她也死了,我觉得我活着,是一种罪。这种感觉,你不明白的。所以,我是抱着死的心和秦九一战的。现在秦九死了,大局也定了,再无遗憾了。我真的知足了。我得去见他们了……”

    楚狼听了这话明白了河王为什么没有求生欲望了。

    楚狼道:“师傅,老五他们都在外面。忘生也来了。我知道你不想见忘生,我把老五他们叫进来。”

    没想到河王道:“忘生……你,你让她进来……”

    楚狼就起身出去叫主。

    厉风几人诧异,河王先不见他们,反而先见忘生。

    楚狼带着小主进屋,河王让楚狼先出去。

    小主立在河王床前,面对河王含怨目光,她感觉很惭愧。

    小主轻声道:“许忘生见过河王。”

    河王道轻声道:“你……为何不喊师傅了?”

    小主道:“因为忘生再不想骗河王了。我其实是幽王弟子。我当年是受师命卧底河王府。”

    河王轻叹一声道:“忘生,当年你真是骗的我好苦啊。虽然你现在不骗我了,但是我也不能原谅你。我可以不恨你,因为各为其主。但是我不会原谅你。原谅你了,我无颜面对死去的所有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你别怪我。”

    小主也从未奢望河王能原谅自己,换作是她,她也绝不原谅。小主忙点头道:“忘生明白,我不怪河王。”

    河王又道:“忘生,虞首告诉我,说你是楚狼多年寻找的‘媳妇’,也是墨兰公主,可是真的?”

    小主道:“是真的。”

    河王感慨道:“其实当年,楚狼和我讲过那个小女孩,呵呵,真是我做梦也未想到,竟然是你。”

    小主道:“我也一直在找他,没想到,就是狼哥。后来知道了,大错也难挽回了。我只能尽量补救了。还有件事,河王,虽然我是卧底,但是忘生也念河王的好。当初,忘生真的不想让你死。”

    河王点点头,然后他朝小主摆摆手道:“忘生,好自为之。”

    小主用力点点头,然后她转身。

    转过身后,眼泪流出。

    ----------

    或许还有人等,先上传,再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