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九章:月神见天尊(上)
    萧寒雪和魔君进入内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殿中不燃烛火,南北两边各有一根石柱托着一个圆盘,盘中各放一颗西瓜大的夜明珠。一颗发着淡紫色的光,一颗发着蓝色的光。

    内殿就浸浴在这两种玄妙梦幻的光茫中。

    殿中正北有一座玉石榻,长约一丈,宽四尺。

    玉榻上盘腿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袭一身宽松月白色衣袍,她一头如瀑布般长发披散开来,散在玉石榻上。她看上去三十来岁模样,面容姣好,一双眉毛细长,眼中散发着冷月般的光泽。

    这个女人,正是血月王城精神领袖月神。

    没人知道月神真实年龄,月神有更神奇的驻颜之术,让她看起来就如三十来岁。她脸上没有皱纹,皮肤白皙光滑。

    玉榻左边,伫立着一个人。

    这个人是生的如同怪物一般。他五官畸形,嘴唇外翻,露出一嘴焦黑尖利的牙齿。他畸形脸上还长着些粉红色肉瘤子,如肌肉透过皮肤凸在皮外。

    这怪物还没有毛发,眉毛头发都没有,光头在夜明珠的光氲中泛着光。

    他还没有眼睛,眼眶中,长的是皮肤。

    更为奇特的是,他胸前还生着一条胳膊。

    和他左右臂膀一模一样。

    这人也不知是人是怪,但是他却非常可怕。

    他的听觉嗅觉和感知力,不知超出常人多少。他三只手臂也极为恐怖。他是月神贴身守护者,寸步不离月神。

    月血王城的人都称这个怪物为月神之刀。

    因为他就如同月神手中的刀。

    月神想让谁死,这怪物就会杀掉谁。

    怪物用鼻子在空气中嗅,他嗅出了萧寒雪和魔君气味,他面朝二人狰狞而笑。

    魔君每一次见到月神之刀,心里总会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因为这怪物是这个世界完全无视魔眼功的人。

    也就是说,在月神之刃面前,魔君的魔眼功无任何用处。

    萧寒雪和魔君走到玉榻前,二人朝月神跪拜而下。

    月神一个时辰前出关,青月尊者已将王城在大虞一败涂地的事禀报她了。

    血帝,幽王,最信赖的幻梦使都遇难,闻此噩耗,月神的心如被无情猛击。

    最终,月神也不得不接受这个比寒雪原还要冰冷残酷的现实。

    先前月神先召幽游画师和双头魔圣,让二人详细讲诉血月在大虞惨败过程。

    她得弄明白,血月在大虞为何输的这么惨。

    幽游画师和双头魔圣将经过禀报月神。但是他俩对一些事情只知其表,不知其里,根本不知内情。

    他们都不知铁骨王怎么死的,也不知幽王当时计划,更也不知萧寒雪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幻梦使才是月神在大虞的眼睛,如果幻梦使还活着,那么月神就能根据幻梦使的讲诉完整还原事件经过。

    但是幻梦使也死了。

    月神从二人口中得到的信息不足矣揭开整个事件真相。

    但是月神也不是傻子,她心里也有自己的推测。

    此刻月神用她那双月色般的眸子俯视二人。随即,她目光又落在萧寒雪身上。月神眼中升起怨念之色。

    萧寒雪跪地垂首,所以看不到月神怨意的眼神。

    但是萧寒雪已感觉如茫在背。

    月神开口道:“都起来吧。”

    月神的声音显得飘渺,如一个回音。

    魔君和萧寒雪就站起来。

    二人站起瞬间,月神眼中的怨意也消失不见了。

    眼神一如往常,如月色般梦幻。

    月神看着萧寒雪,她脸上露出欣慰笑意,她道:“寒雪,你回来了,很好。”

    萧寒雪道:“寒雪生是血月人,死是血月鬼,就算我死了,魂也会回到王城。回到月神身边。”

    月神道:“幸好,回来的不是魂。你和魔君能活着回来,我很高兴。只是,血帝、幽王、幻梦使、铁骨王、魔山老祖、鬼婴、洪荒婆子,他们再回不来了。”

    魔君脑子不灵光,听不出月神话中含意。

    但是萧寒雪聪明绝顶,他自然能听得出月神弦外之音。

    这些重要人物都死了,他则毫发无损回来,月神心中生疑了。

    萧寒雪忙道:“寒雪有罪。”

    月神道:“哦,你有何罪?”

    萧寒雪道:“因为寒雪活着回来了,他们都死了。寒雪也应该战死才对。”

    萧寒雪的话充满委屈。

    魔君心里升起火气,他道:“照这样说,那我岂不是也有罪!那就请月神降罪吧。”

    魔君语气明显带着不满情绪。

    月神道:“我才说了,你们能活着回来,我很高兴。这是幸事,怎么会有罪呢。多心了。现在,把发生的一切都如实禀报。”

    魔君道:“那就让寒雪说吧。”

    月神看向萧寒雪。

    萧寒雪就开始讲,他将事件整个过程讲给月神。

    当然,该隐瞒的,萧寒雪只字不提。

    临末,萧寒雪对月神道:“血帝和幽王命我潜入血盟见机行事。血帝还特意嘱咐我,绝不能暴露,就当魔首从未来过大虞。所以我也不便干涉事务,一切都由血帝和幽王做主。我只是听命行事。后来血帝和幽王在那片树林遭受伏击,我鼓动血盟的人去攻击楚门。我也再顾不了那么多,将身边的人都杀了赶去血战地方。结果已经晚了。血帝已经遇难。我只能助魔君他们突围。突围中,幻梦使被九臂天尊杀了。”

    萧寒雪讲完,魔君道:“月神,寒雪所言句句属实,我可以为他作证。”

    月神自然听说过九臂天尊名号。

    毕竟当年天尊是大虞第一重天。

    月神看着萧寒雪道:“你把九臂天尊捉回来了?”

    萧寒雪道:“是的。离开大虞前,我用计将九臂天尊捉了带回王城。九臂天尊是大虞数一数二人物,又是楚门副门主,还是杀幻梦使的人,我捉他回来是让月神发落的。”

    月神赞许点了下头,她道:“那样处境,你还能将如此重要的人捉回王城,你也算立了功。”

    萧寒雪道:“萧寒不求有功。”

    月神道:“正好,祈福完毕,天明之前,得用人头祭神灵。那就用九臂天尊的人头。用这个大人物祭神庙神灵,神灵定会满意的。也能告慰所有战死者的亡魂。也能让幻梦使死的瞑目。我也想亲眼见见这个当年的第一重天。”

    萧寒雪道:“月神英明。”

    月神道:“命人把九臂天尊带来!”

    萧寒雪就朝石门外道:“月神有令。”

    殿门立刻打开,青月尊者进殿。

    萧寒雪对青月尊者道:“请尊者派人到我家中,告诉邱无牙,就说提九臂天尊。月神要用九臂天尊人头祭神灵。”

    青月尊者领命而出,他立刻派数名武士去萧寒雪住地提九臂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