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一章:风雪夜神秘人(上)
    当晚,魔君和黑魔王将月神尸体放下神月庙内的圣棺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并为月神换了一身圣衣。

    还为她梳洗打扮了一下。

    从面表看,月神就如熟睡了一样。

    魔君和黑魔王相视一眼,然后二人发出阴谋得逞后的兴奋笑声。

    翌日,萧寒雪和魔君发出公告,将月神不幸被刺身亡及血帝战死大虞的事告之魔域所有人。

    血帝月神在魔族人眼中就是太阳和月亮,现在日月俱毁,对魔域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塌天陷。整个魔域陷入悲痛和惶恐中。

    月神的忠实信仰者中还有数十人自杀,追随月神而去。

    对于月神被刺事件,神殿武士中有人提出疑问,也被黑魔王秘密处死。

    所以神殿武士再不敢怀疑,他们口径一致,证实当晚发生的刺杀事件属实。

    王城中一些智慧之人心生疑云,但是他们不敢乱言,除非不要脑袋了。

    所以月神被刺事件,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魔域不可一日无主,为稳定人心,在萧寒雪和黑魔王主张下,魔君如愿以偿登上了血帝之位。成为血月王城第六代血帝。

    继位哪日,魔君身穿华服,坐在血帝宝座上接受众人跪拜。

    魔君俯视下方跪拜千众,他脸上露出无比骄傲得意神色。如果不是怕失态,魔君真想放声大笑。因为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这也是魔君这一生中最辉煌时刻了。

    血月王城自建立起始,设一神一帝,月神是神权,血帝是王权。相辅相成。魔君继承了血帝之位,月神之位短时间却没有适合人选。而且月神必须是女子,不光得对祈福祭祀纯熟,还得在王城中有很高的威望才行。

    最后魔君和两个神殿长老决定,先由萧寒雪暂且代行月神之职。待日后有适合人选再推选新的月神。

    毕竟魔首名满王城,魔首代行月神之职,人们也无异议。他们心里反而更踏实了。因为魔首在,王城固。

    魔君和萧寒雪又任命黑魔王接替灵王,成为血月新王。为了笼络双头魔圣,得到这个大魔头支持,二人又任命双头魔接替幽王之位。

    双头魔圣也非常满意。

    但是双头魔并不是三王之首。

    三王之首由魂王担任。

    神殿判官之位,由判官儿子铁同继任。

    帝神八使,现在只剩下了幽游画师。萧寒雪就连升七人,任命他们为新帝神八使。灵王次子、血帝之子、幽王之子,都成了新的帝神八使。

    既填补了八使空缺,也达到了笼络人心目的。

    没用五天功夫,萧寒雪就重新建立了一套领导班子。并且命继任者各司其职不得有误。血月王城人心也彻底稳定了。

    萧寒雪算到楚狼定会率人进攻血月,他和魔君下达帝神令,传信给北胡的魂王,命魂王和风魔率精锐之力火速回防血月王城。

    北胡距血月王城可比大虞近多了,萧寒雪计算,只要魂王日夜兼程,还是能在大虞联盟人马到来时候赶回王城的。

    萧寒雪又命分散雪原的居住者们将房屋烧毁,回防王城。所以居住雪原的异类和月奴们就将房屋烧毁,带着粮食牲畜家什等物撤到王城中。

    虽然魔君是新血帝,但是魔君德不配位智不匹谋,处理这些事项,还得仰仗萧寒雪。

    所以一切都是萧寒雪布置,魔君相当于传令的,下下命令就行了。

    萧寒雪又命擅长火药的月奴在通往雪原那条秘道中布置机关炸药。他又派出探子,打探大虞人马动向。

    数日后,萧寒雪收到魂王回信。

    魂王在信中说,他已和风魔挑选精锐力量日夜兼程往回赶了,再有二十多日便能回王城了。

    结果二十日后,魂王人马还不见人影儿。

    探子反而禀报,大虞和墨兰联盟已到山的那一头了。

    大敌当前,王城震动。

    因为自王城建立起,从未有任何外敌力量距王城这么近。

    过了大雪山,便能进入血月雪原了。

    联盟万众到了山的那一头,魂王还未有消息,这也让魔君大怒。

    魔君气得大骂魂王耽误战机,还叫嚷要撤了魂王,还要严惩风魔。

    萧寒雪心里已明白其中原委了,那就是魂王和风魔,弃了血月王城。

    但是萧寒雪不声张,这样会引发恐慌,而且会严重打击血月人的士气。

    萧寒雪秘而不宣,他对魔君道:“血帝不必忧虑,魂王率万人回防,长途跋涉,迟几日到也是有情可原的。当务之急,我们得全力应付楚狼。”

    魔君道:“寒雪,狼崽子这次和墨兰联盟,带了这么多人来,据探子报,营帐望不到头。最少也得两万多人。你这一战,我们能不能赢?”

    萧寒雪给魔君打气,他胸有成竹道:“别看楚狼势大,他们远道而来,是疲惫之师。而且又不适应冰雪环境,而我们在这冰地雪地中则是如鱼得水。王城又如此坚固,这一战我们必胜。况且魂王人马也在回防途中,或许打到一半儿,魂王也到了。所以说,楚狼必败。”

    萧寒雪助魔君登上血帝之位,魔君现在对萧寒雪更是毫无保留相信。听了萧寒雪这番话,魔君如吃了定心丸。

    魔君恨声道:“妈的,这次新账旧账和狼崽子一起算!我要亲手宰了这只狼!”

    萧寒雪道:“楚狼定死于血帝之手!”

    萧寒雪和魔君议完事,便来到一间地牢中。

    梁荧雪就被关押在这间牢中。

    邱无牙亲自守着牢门。

    萧寒雪进入牢房,邱无牙从外把门关上。

    这间牢房,已算很不错了。牢中有床,床上有还有套厚被褥。床旁边的桌上,还点着一盏油灯。

    此刻梁荧雪裹着被子绻缩在床上,她面容憔悴,整个人也精神恍惚。

    她眼睛直勾勾盯着忽明忽暗的火苗,那模样如同傻子一般。

    梁荧雪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夜雪和天尊音容笑貌,她终于明白了生父母是真的爱她,可以为她付出一切,而她却害了父母。

    现在明白了,但是一切都晚了。

    她更忘不了天尊惨死模样。

    残酷画面,如一条毒蛇,无情噬咬着她的灵魂。

    萧寒雪走到床前,他朝梁荧雪吹了声口哨,见梁荧雪没反应,他又用手在梁荧雪眼前晃。梁荧雪还是没反应,对萧寒雪视而不见。

    萧寒雪便一个巴掌甩在梁荧雪脸上。

    “啪”地一声。

    梁荧雪头扬了一下,嘴里也流出血。

    她这才将目光看向萧寒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