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一章:风雪夜神秘人(中)
    萧寒雪用手捏住梁荧雪下巴,让她的脸对着自己的面孔,他朝着梁荧雪露出温暖笑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是现在萧寒雪的笑容,不如以前那样好看了,甚至带着几分狰狞和诡异。

    因为杀月神那晚,萧寒雪遭受“月魂咒”折磨,头上脸上裂开几道口子,脑袋都差点炸裂了。尽管现在伤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脸上却留下几道如蚯蚓般的丑陋疤痕。

    萧寒雪受损经脉也完全恢复,毕竟他一次就吞下了两粒奇药。

    不光经脉恢复了,功力还增长了。

    就算萧寒雪不毁容,现在他在梁荧雪眼中也是无比丑陋和恐怖的,如同魔鬼一般。

    萧寒雪盯着梁荧雪眼睛道:“贱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狼哥来了。而且是率万众而来。他想踏平血月王城呢。”

    梁荧雪听到这个消息,情绪并未有太大波动。

    或许她的心死了。

    梁荧雪喃喃道:“狼哥会把你们都像宰牲口那样宰了。他也会把我杀了。他能下得去手。但是我……我都不值得他杀了。我无颜面对他。你杀了我吧……”

    萧寒雪摇摇头,他道:“我答应过你爹不杀你,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守信的人。因为我觉得守信的人都很蠢。是这个世界最蠢的人了!但是这次,我情愿做一次蠢人。我会遵守对你爹的承诺。你知道为什么吗?”

    梁荧雪茫然摇摇头。

    萧寒雪道:“我从很小时候就发过誓,以后一定要摆脱月神。谁能帮我摆脱那个老巫婆,就是我的恩人。这次如果没有爹,根本杀不了老巫婆。所以,你现在可是我恩人的女儿。”

    萧寒雪最后这句话带着几分嘲弄。

    梁荧雪听了这话才知道,原来那晚萧寒雪、魔君、爹爹一起把月神给杀了。

    梁荧雪知道了真相,但是也不震惊了。

    她现在给人感觉,就如精神失常一般。

    萧寒雪压低声音道:“所以我决定,不杀你。你是我第一个利用完还活着的人。你可知,就连我最爱的女人,最后被我利用完也落得惨死下场。”

    梁荧雪被萧寒雪捏着下巴,她用含糊语气重复先前的话。

    “狼哥会把你们像宰牲口那样杀了。”

    萧寒雪发出大笑,如同听到一个大笑话。笑声在囚室中回响不绝,震的梁荧雪耳朵都“嗡嗡”直响。

    萧寒雪道:“笑死我了。楚狼杀别人我信,杀我,告诉你,天下杀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我也不瞒你,这次我要让他们都死。不止是楚狼的人……无论黑白子,满盘皆碎。满盘皆碎,愚蠢的人们是理解不了的。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宏图大志。到时候,所有人的鲜血将染红这冰雪世界。就如火焰燃烧,明白吗!火焰,在冰雪中燃烧绽放,那他妈可比烟花好看多了。这是我从小就梦想的画面,也是我的愿望。那时候,整个世界都清静了,只有血在烧。你听明白了吗!你这个蠢货,哈哈哈……”

    萧寒雪如魔鬼般狂笑。

    他用力摇晃着梁荧雪脑袋,又抓着她头发,将她头朝墙上撞。撞的梁荧雪头破血流,撞的她眼冒金星,撞的她鼻口鲜血。

    萧寒雪则越来越亢奋,他面目变得更加狰狞,他朝梁荧雪做着鬼脸,朝她吐着舌头,朝她唾着口水……

    此刻萧寒雪如同一个疯子。

    准确的说,他就是一个变态疯子。

    只是他一直巧妙将自己隐藏在完美的皮囊下。

    此刻的他,或许才是真正的他。

    萧寒雪胡乱叫嚷道:“贱人,是我害死你娘,害死你爹。我还害死我舅舅,我本想连黄莺他们都害了……对了,包括风中忆,我以为碰到知己,他却要揭穿我,他多么愚蠢。真是该死!结果情况变了,我得走了,他们才侥幸保住了狗命。不过,你的狗命现在捏在我手中,你求我啊……跪下趴下躺下都行,你求我……”

    梁荧雪任由萧寒雪折磨着,她神情麻木,也不求饶。

    萧寒雪又将她拖在地上,拽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来拖去,如同散步,梁荧雪依旧不啃一声。

    过了一刻钟,或许萧寒雪也觉得索然无味了,他停下来,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打开。纸包中有些红色粉末,萧寒雪捏着梁荧雪嘴巴,将那些粉末倒在她口中,又抓起半壶水给梁荧雪灌下。

    这一刻,梁荧雪脑中闪现过当年楚狼灌她水的情形。

    她脸上绽出一缕笑。

    将药灌下后,萧寒雪松开梁荧雪,他看着梁荧雪,脸上露出邪恶地笑。

    过了一会儿,药力发作,梁荧雪开始感觉头痛的厉害,她的思维也变得纷乱无序,一些稀奇古怪画现不断闪现脑海。

    她眼睛也变得散乱无神。

    梁荧雪双手抱着头,撕扯着自己头发,她不停道:“我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爹呢,我娘呢……爹,娘!你们在哪儿,我害怕……”

    梁荧雪发出悲哀呼喊。

    萧寒雪看着梁荧雪变化,他蹲下身体,用阴幽幽声调道:“雪儿,我是你娘……我是你爹……你害了我们,我们恨你,我们不会放过你……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梁荧雪惊恐万状,她抱着头双脚蹬地身体往后挪,最后她挪到墙角无路可退。

    此刻在她眼中,萧寒雪变成了鲜血淋漓的父亲。

    梁荧雪嘶声哭叫道:“别过来,别过来……爹,我错了,求你别过来……”

    萧寒雪还是逼了过来,他朝着梁荧雪发出魔鬼的狂笑,梁荧雪则发出绝望无助的尖叫。

    萧寒雪笑声越来越大,梁荧雪尖叫声也越来越响。

    蓦地,萧寒雪停止大笑。

    梁荧雪仍尖叫不已。

    萧寒雪一脸满意自语:可怜的雪儿,彻底疯了。是谁逼疯的呢?当然是四魔之首了。不然,谁还会有这本事呢。但是天下又有谁奈何得了四魔之首。

    随后萧寒雪恢复正常状态,他朝外喊了一声。

    邱无牙推开牢门进来。

    萧寒雪道:“押着这个疯女人离开王城,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押到冽风崖。大战后,将她放了。这期间,随你怎么蹂躏。只要不让她死了。我可答应过她爹,得让她活着。我是守信的人。”

    邱无牙道:“是!”

    萧寒雪出了牢房,回到自己处地。

    这晚,他睡得格外香甜。

    睡梦中都发出笑声。

    翌日清晨,萧寒雪门外响起暗夜猫的声音。

    “公子,急事禀报!”

    萧寒雪醒来,他翻了个身,打着哈欠道:“有什么急事,天塌下来了吗?”

    暗夜猫道:“楚狼来了!就在城外!”

    萧寒雪道:“带了多少人?是要攻城吗?”

    暗夜猫道:“就他一个。”

    萧寒雪听说楚狼一人而来,他霍地从床上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