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游戏王者 > 《游戏王者》正文 第三十七章 三个女神一台戏(上)
    燃烧的篝火除了给旅人带来温暖,更重要的则是在黑夜之中给人安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齐贞守在篝火旁,不断往火中添着柴,让它燃烧的更旺了些。

    他的目光一直注视在远处那座雄城之上,看着永远被乌云所遮蔽的城墙,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知道明日小队众人即将和伊俄卡斯忒分别,再见也就遥遥无期,又或许是觉得这一路走来比较投脾气,诺澜鬼使神差的来到她的帐篷前,和伊俄卡斯忒聊起了天。

    小队众人没有人上前阻拦,至于注意力是不是在二人聊天的内容上,就不得而知了。

    “伊俄卡斯忒小姐,前两天的问题,我想再问问你。”诺澜说道。

    “你进来吧。”伊俄卡斯忒没有出帐篷,声音却传了出来。

    “打扰了。”诺澜说道,拉开帐篷的门帘走了进去。

    伊俄卡斯忒已经坐起身,面带笑意的看着诺澜,开口说道:“有什么问题你说吧。”

    “你爱你的丈夫吗?”诺澜好奇道。

    伊俄卡斯忒摇了摇头。

    “那你之前跟我们说要找到真爱才能共度余生,你自己……”诺澜欲言又止。

    伊俄卡斯忒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我一直认为结婚生子这种事情是最无用的,大概是因为我父亲的影响吧,我也从没有这份心思,我发誓这辈子都不嫁人,孑然一身,干脆利落。”

    “可如果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的想法,人类还怎么繁衍生息呀?”诺澜问。

    “别人自然是别人的事情,我总也不能让别人都和我同样的想法,相比于寻找伴侣,我倒是觉得寄情于山水之间,远比婚嫁这种事情有趣的多。”伊俄卡斯忒直言不讳道。

    “我还是觉得恋爱这种事情,多有意思啊……”诺澜吐了吐舌头。

    “你如果经历过我身边这些事情,恐怕就不这么看了。”伊俄卡斯忒说道。

    “你刚才说是受到你父亲的影响,能跟我说说吗?”诺澜到现在还以为对方是因为儿子被斯芬克斯吃掉而导致她对婚姻和生育有什么误解,于是有些好奇。

    伊俄卡斯忒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罕见的厌恶:“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个正式妻子七个,情人数都数不清的老色鬼罢了。”

    诺兰有些惊愕,开口问道:“你家一定很有钱吧……”

    伊俄卡斯忒表情戏谑:“钱倒是没有多少,不过权力不小,我父亲的妻子基本上都和他自己有些血缘关系,有姐姐有妹妹还有姑姑,我的母亲就是他的堂姐。”

    “这这这……”诺兰本想说这不是乱 伦吗,想了想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所以啊,我就发誓此生不嫁,免得沾染上那些肮脏不堪的事情。”似乎知道诺澜想要说什么,伊俄卡斯忒说道。

    “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不是和天后赫拉的关系不太好?”诺澜忽然问道。

    “嗯?”伊俄卡斯忒一愣,“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觉得,你一个凡人,居然能不惧天后的威严

    一箭射杀了她派出的使者,还能一直追寻它这么久,想来应该对她也很有怨念吧。”诺澜说道。

    “岂止是有怨念。”伊俄卡斯忒冷哼一声,言语之中抽满愤怒:“如果不是……”她话说了一半便住口,接着咬牙说道:“我恨不能亲手杀了她!”

    诺澜知道这个话题再说下去只怕自己得被她轰出去,于是换了个话题:“那你当初嫁人,是因为没想清楚吗?”

    “你最好再换个话题,不然我还是会给你轰出去的哦。”伊俄卡斯忒似乎知道诺澜在想什么,戏谑道。

    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接下去,诺澜一时间有些语塞,于是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此时的伊俄卡斯忒骤然眼中精光一闪。

    诺澜心里一紧,心说完了,自己要被轰出去了。

    她哭丧着脸,开口说道:“你别轰我,我自己出去。”

    “你待在这里不要出来,有人来了。”声音还在诺澜的耳边回响,面前却哪里还有伊俄卡斯忒的身影?

    齐贞在篝火边上已然站起了身,望向西方,写轮眼晦暗难明。

    见伊俄卡斯忒出了帐篷,他也并不觉得奇怪,而是开口问道:“冲你来的?”

    伊俄卡斯忒没有隐瞒,点了点头:“我自己去解决,你们好好休息。”

    “需不需要帮忙?”齐贞问。

    “如果对方不是患了失心疯,那就打不起来,真要打起来,倒也用不上你们。”伊俄卡斯忒说了一句让人难懂的话。

    可齐贞却听明白了。

    “你到底是谁?”齐贞问。

    “你猜不到?”伊俄卡斯忒反问。

    齐贞沉默不语。

    伊俄卡斯忒缓步前行,向着西方走去。

    林疋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齐贞身旁,开口说道:“把孙婕叫起来,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即便不参与其中,在一边看看都是好的。”

    齐贞看了他一眼,干脆用心灵沟通把所有人都喊了起来。

    众人围在篝火旁边,一同看向西方。

    远处,田野之中似乎冒出了点点星光,仔细看上去,还有一道白色身影踩着星光而来。

    小队出帐篷的时候,那身影已经距离众人不足百米,是一位女子。

    女子身裹薄纱,面容凄婉之中带着一丝坚毅,她修长的美腿裸露在外,赤足走在田野之间,步步生花。

    仔细看去,那足下的点点星光正是一朵朵明艳的白色小花,和女子交相辉映,分外美丽。

    伊俄卡斯忒走上前,和她对面而立。

    “你还是鼓起勇气来找我了。”伊俄卡斯忒似乎毫不意外对方的到来。

    “我已经没有挂念,自然就来找你。”女子的声音极为空灵,仿佛远在天边。

    “如果你出手,你知道等待你的会是什么。”伊俄卡斯忒冷冷说道,那个不苟言笑的本性,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从我全家都被你们姐弟二人屠戮干净,我从佛罗拉改名为克洛莉丝开始,就注定早晚就会

    有这一天,呵,众神之主的戒律,还不就是为了保护你这个他最疼爱的女儿?!”女子的声音有些凄厉。

    “克洛莉丝?!那不是春神吗?”不远处的孙婕忽然说道。

    齐贞和林疋二人脸上都没有展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相反其他人却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短短几句话,已经足以说明那个和小队众人一路同行的伊俄卡斯忒,身份到底是何人了。

    “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梁思丞看看齐贞,又看了看林疋,有些埋怨道。

    “没证据不能瞎说,再说人家隐瞒身份或许也有人家自己的道理。”齐贞反而劝梁思丞道。

    “少来,你们俩人,一个赛着一个能忍,好家伙,跟十二主神走了一路,我们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梁思丞拧着眉毛。

    没错,那个化名叫伊俄卡斯忒的持弓女子,正是被称为“野兽的女主人与荒野的领主”,古希腊十二主神之一,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

    怪不得她说道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时候语焉不详,怪不得她对爱情和婚姻如此嗤之以鼻。

    作为奥林匹斯山上最反对男女婚姻的处女神,说出这种话根本就是本性表露!

    诺澜心中刚才还纳闷,啥样的人能有那样一个不靠谱的爹,好嘛,原来是宙斯!

    “你母亲尼俄伯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是她先对我的母亲不敬,我和弟弟也只是行使我们作为神的权利而已。”阿尔忒弥斯耸了耸肩,似乎毫不在意。

    “我兄弟姐妹十三人,加上母亲十四个人,就因为对你的母亲不恭敬,便要被你们杀死,果然众神都是冷血无情的。”克洛莉丝的脸上充满仇恨,“可为什么独独留下我一个人!”

    “神往宽宥,封你做春天和花卉的女神,即便是我,也要将一部分自然信仰力量分享给你,当了神祇,自然与凡人有本质上的区别,这一点你还不明白吗?”阿尔忒弥斯冷声说道。

    “不明白!为什么众神就要高人一等,凡人就要受到你们的驱使,还要供奉你们,即便成了神,我也要为我的母亲和兄弟姐妹们报仇!”克洛莉丝怒吼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坚持要动手,那我就只好反击。”阿尔忒弥斯明显不想和她对此事再发生争执,拉弓如满月,一根泛着黑色光芒的箭矢,早已经搭在弦上。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即便是死,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一股极为庞大的神力从她身体之中散发出来,以她为中心向外扩散,仅仅扎眼时间过去,那脚下的点点星光,便瞬间点亮了整片田野。

    那些全部都是散发着白色微光的美丽花朵,它们在田野上无风摇曳,将周围的环境映照的亮如白昼。

    “好美!”诺兰感叹道。

    “可惜只是昙花一现。”齐贞摇头感慨。

    众神之间的事情,很难说谁对谁错,恩怨纠葛总是这样剪不断理还乱,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小队众人只能当一个旁观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