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它贴着一张便利贴 > 《它贴着一张便利贴》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物运会(上)
    11月2日,星期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陆仁像往常一样,骑自行车载着伊依依去上课。

    不过今天在路过学校操场时,他差点被吓一跳。

    只见一张巨大的便利贴将操场的跑道、足球场和更外面的篮球场覆盖,0赞/0踩,那些看不见便利贴的学生正踩着它去教学楼上课。

    见状,他干脆在附近停好自行车,然后牵着伊依依特意绕个远路,从操场上走过去,进入剧情。

    视线一阵恍惚,他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巨大的综合体育馆里,无数稀奇古怪的观众正坐在观众席上欢呼,一条巨大的横幅挂在体育场上方,横幅上写着:

    【第一届让人热血沸腾的物品运动会】

    “欢迎来到比赛现场,我是你们的主持物品话筒。”

    “我也是话筒。现在看到,准备参加50米短跑的选手们已经入场,咦?怎么我们的特邀裁判员看起来有点没搞清楚状况?”

    陆仁一脸懵逼地看着场边转播屏幕里的两个话筒,然后无语地看着正在用镜头怼自己的摄影机,以及转播屏幕里的自己。

    就在这时,一把发令枪和一个哨子来到他面前,提醒道:“裁判员,短跑准备开始了,你还站在这干什么?”

    这时他明白自己扮演的身份,然后半蹲在地上,看着发令枪好奇问道:“等会是你自己开枪,还是我来帮你开枪?”

    “当然是你来开,不过麻烦你下手时轻点。”发令枪羞涩道,“我扳机很敏感的。”

    陆仁不知该说点什么好,只好换个视线方向,看向一旁的哨子。

    这时,哨子也羞涩地开口说道:“我已经洗了很多遍哨嘴了,你不用担心。”

    听着这一口男音,他反而更担心了。

    随后,他来到赛道的起跑线附近,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然后捡起那把发令枪,面无表情地看着赛道上那群在撕开自己表层的卷纸。

    “我们看到,卷纸选手们已经撕开表层,准备起跑,就等枪声一响。”

    听到屏幕里的话筒在提醒自己后,陆仁直接将枪口朝天,开出一枪。

    只听见“砰”的一声,赛道上的卷纸们纷纷开始滚动,在红色的赛道上留下洁白的纸巾长条。

    这场景看得他有种想要制止它们继续滚动的冲动。

    “我们看到,一号选手正在加速!它还在加速!它暂时位列第一!还剩30米!现在就看它在35米处的时候能不能顺利让纸卷筒滚出来了。”

    “哎呀,一号选手严重失误,它的纸卷筒卡在最后一点纸巾上了,没能立即冲出来。”

    “二号!二号冲线!二号赢得了比赛!”

    见二号赛道上的纸卷筒冲线后,全场激动沸腾起来。

    不过陆仁却没能被这气氛感染,他现在只想从起跑线开始,把那些纸巾重新卷起来,放厕所擦东西也好。

    “好了,各位观众,投掷比赛即将开始,请不要错过。”

    “我们的裁判员怎么还在跑道旁傻站着?”

    陆仁:?

    他左右张望一下,发现一群重量级的螺母已经在投掷圈前排好队,还有一把皮尺在旁边候着,就等他过去当裁判。

    见他过来,皮尺跟他握了下手,然后悄悄提醒道:“裁判,可以让它们试投了。”

    陆仁点了点头,跟那群螺母说道:“你们按照比赛顺序开始试投吧。”

    只见为首的螺母拿起一枚螺丝钉,站在投掷圈里用力把它投掷出去。

    那枚螺丝钉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然后...大概...肯定是落在地上的。

    问题是,那螺丝钉掉哪去了?

    陆仁示意它们停止投掷,然后走进落地区翻找一遍。

    翻找无果后,他不得不开启感知力再找一遍,这时才找到那枚螺丝钉。

    结束投掷比赛后,人都麻了的陆仁跟着皮尺来到下一个比赛地点,准备主持三级跳远的比赛。

    “等等,沙呢?”他指着池子里那潭水,疑惑道。

    “是这样的,裁判。”一旁的皮尺解释道,“选手们说用沙池的话,它们蹦跶不起来,必须用水。”

    在看到那群来参加三级跳远的选手后,陆仁总算理解皮尺说的话。

    来参加的全是扁平的石块,看样子它们是打算在充满水的沙池里打水漂。

    比赛开始,第一块石头率先加速起跳。

    它的第一跳是单足跳,在水面上踩出一些水花,然后借助反冲力继续起跳。

    它的第二跳是跨步跳,继续在水面上溅起水花。

    它的第三跳...还是跨步跳。

    见这块石头一路跨步跳出水池,真就在打水漂,陆仁也只好适应它们的种族特点,直接喊皮尺把石头前三跳的距离测出来。

    果不其然,其他石头也一样把连续打水漂当成了三+N级跳远。

    看它们比完这个项目后,陆仁独自来到操场的最后一个赛区,准备主持撑杆跳高的比赛项目。

    参加这个项目的选手,全部是挂在杂草叶上的露水,针对它们的特点,主办方特意在横杆下挂了一张布帘。

    看着它们圆滚滚的透明身躯,他疑惑问道:“等等,我想问一下,你们从高处掉在垫子上,不会碎掉吗?”

    “会啊,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其中一个露水回答道,“我们的平均寿命本就不到半天,今天早上能赶在掉地上或被蒸发之前来参加这个运动会,就已经十分幸运了。”

    “我明白了。”听完它们的解释,陆仁果断退到一边,吩咐道,“开始吧,趁太阳还在云里。”

    比赛开始,杂草的草根开始疯狂爬动,不断加速。

    在接近跳高架后,挂在杂草叶上的露水抓准时机用力一拽草叶,让其连同草茎一起强行下弯。

    紧接着,它借助草茎复原的那股弹力向上飞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最后越过横杆,掉落在垫子的帆布上,打湿一片。

    之后的露水也像第一位选手一样,想借助草茎和草叶的弹力越过横杆。

    不过它们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有的还失误了。

    垫子上,布帘上,地上,全是水迹。

    “现在我们看到最后一位露水选手已经上场,它是否能打破21号露水选手的记录赢得冠军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我们刚刚也看到,所有挑战21号选手记录的露水,都被那块布帘无情地拦下。”

    “来,开始了!杂草加速,露水下拉草叶,反弹...松手!”

    见露水砸到垫子上粉身碎骨后,陆仁认真检查一遍横杆上是否有水迹,然后举手示意,宣布成绩有效。

    见到他的动作后,屏幕里的两个话筒激动道:“它越过去了!它成功了!它是冠军!”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这位露水获得冠军,它的成绩一定会被历史铭记,同时也衷心感谢其他露水选手用生命给我们带来精彩的比赛。”

    “田径的项目到此结束,接下来让我们把视线转到游泳馆,即将开始的是跳水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