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多号人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人支持李明昌,愿意跟随高飞去下一个城池,还有一部分人持否定态度,不愿意追随高飞,愿意单干。

    双方争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

    李明昌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脱离了那个家伙以后,你们真的可以齐心协力的去猎杀猛兽吗?我认为你们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你们私心太重了,还有就是你们打算推选谁当领头人?能推选出来吗?我认为你们是推选不出来的,因为你们心高气傲互相不服气,你不服我,我也不服你,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推选出领头人呢?没有领头人,你们就无法齐心协力的合作,到时候你们只会是一盘散沙,整日里勾心斗角,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去猎杀猛兽,如此一来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闹矛盾,最后分崩离析,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说到这里李明昌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那个家伙虽然有些霸道,但总体来讲还是可以的,最起码他能压住我们、指挥我们,让我们可以放弃私念齐心协力的去猎杀猛兽。”

    武立人冷哼一声:“李明昌,我看你真的是被那个家伙洗脑了,连最基本的尊严都不要了,心甘情愿的给那个家伙当奴隶,你想当奴隶就当吧,不要拉上我们,我们可不想当奴隶,好不容易才换回来自由,我可不想就这样放弃,你就算是说破天,我也不会同意的,我就准备单干了,你能把我怎么样?”说到这里武立人看向其他人:“愿意当奴隶的就跟着李明昌去当奴隶,不愿意当奴隶的就跟我走,你们选择吧!”

    “武立人说的没错,我们好不容易才换回自由,可不能就这样放弃。”

    “我也决定单干。”

    “我可不想给人家当一辈子奴隶。”

    “单干才是王道,你们仔细想想,这段时间我们一共杀了多少只猛兽?好几万只吧!但是我们才分到多少只?也就十分之一吧,百分之九十都被那个家伙拿走了,难道你们一点也不生气吗?”

    “说来说去,又绕回去了,刚才李明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没有那个家伙在旁边指挥,我们是不可能猎杀到这么多猛兽的。”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要不要跟那个家伙一起闯荡下一个城池,无关的话题就不要再说了,既然大家都有异议,那就举手表决吧,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愿意跟着那家伙走的,站在左边,不愿意跟着走的,站在右边,大家开始选吧。”李明昌语气冰冷的说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动。

    别看刚才大家争吵的很激烈,但是真到了选择的时候就开始犹豫了,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选择对了,什么都好说,选择错了,那就麻烦了。

    “怎么都不选择呀?你们刚才说的不是挺热闹吗?都不愿意当这个带头人吗?那我带这个头。”李明昌主动向左边走去,他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了立场:“还有谁想跟那家伙一起走的?赶紧站过来吧!不要不好意思,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这时候武立人突然站了起来,快速走到了右边,目光阴冷的扫视着其他人:“你们还犹豫什么,还不赶紧过来,难道你们真的想当一辈子奴隶吗?我们这么多人,只要联合起来,齐心协力的去猎杀猛兽,想猎杀多少只就能够猎杀到多少只,而且还不用分给别人,全部都由我们自己使用,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我支持李明昌。”

    “我也支持李明昌。”

    “我支持武立人。”

    “我也支持武立人。”

    “这些日子我受够了,我再也不想被人压制着,我要痛痛快快。的为自己活着。”

    “其实李明昌和武立人说的都有道理,但是经过考虑之后,我还是愿意选择支持李明昌,因为我觉得李明昌说的话更有道理,有的时候想获得某些东西,就要放弃某些东西,想的太多,只会让自己烦恼。”

    有些人选择支持李明昌,有些人选择支持武立人,更多的人还在犹豫,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武立人看了以后很生气,冲着那帮人就吼了起来:“你们还犹豫什么?有什么好犹豫的?你们不想获得自由吗?你们不想获得更多的猛兽尸体吗?”武立人吼了半天,看到那帮人还再犹豫,就很生气,开口骂了起来:“你们的脑袋都被驴踢了吗?我真是服了,不要忘了你们的身份,你们可是个大家族的子弟呀,要是让你们家族长辈知道你们在这里给别人当奴隶,肯定会气疯的,说不定一气之下把你们赶出家族呢,以前是没办法,那个家伙不讲理,霸道死死的压着我们,我们只能任由他差遣,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那个家伙马上就要离开了,再也不会压制着我们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怕的?难道因为被他压制了两个月?你们骨子里就有奴性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鄙视你们,瞧不起你们。”

    武立人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帮人还是没有做出选择,气的武立人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李明昌看不过去了:“武立人,你怎么选择?是你自己的权利,请你不要妨碍别人选择的权利。”

    “李明昌你……”武立人刚想说话就被李明昌打断了。

    李明昌一脸厌恶的看着武立人:“不要跟我说话,我现在看见你就烦。”说完以后,李明昌就不再搭理武立人,直接抬头看向那些还再犹豫的人,语气缓和的说道:“我不会妨碍你们的选择,但是我有一句话要跟你们说,我之所以愿意选择跟随那家伙一起走,并不是代表我有奴性,我是经过慎重考虑才做出的决定,首先那个家伙拥有很强的领导能力,跟在他身边可以不用费脑子去思考事情,只需要干活,就能获得猛兽的尸体,其次,那个家伙很聪明,实力很强,野心很大,他的目标是激活上百块神碑,然后获得进入中心五城的资格,试问这一点在座的诸位,谁能够做到?不是我小瞧你们,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但是那个家伙有很大的几率做到,我就是在赌赌,他一定可以成功,他一旦成功了,就会取得至高的成就,到那时候我也能跟着沾不少的光,说不定我也有进入中心五城的机会。”说到这里,李明昌又加了一句:“眼光不要太粗浅,不要只盯着眼前的一点利益,要学会往前看,长久的利益才是真正的利益,好了,我说完了,你们可以选择了。”

    相对而言,还是李明昌说的话具有更强的说服力,所以那些还再犹豫的人更多的都选择了李明昌,只有一少部分人选择了武立人,把武立人气的够呛。

    事情终于有了结果,200多人选择了李明昌,100多人选择了武立人。

    武立人恶狠狠的瞪着李明昌:“你一定会后悔的!咱们走着瞧!”说完以后,武立人就领着一帮人气冲冲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