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493章 难道爱上我了?
    <script>app2();</script>

    回忆起从前,每次顾锦见到他就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活像是一只小兔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又怎么知道偏偏是这样的模样才会让他觉得心动,一次次欺负着她,将她压在身下看她哭唧唧的小模样。

    “想什么?”顾锦回头就看到司厉霆笑得一脸温暖。

    “想我家的小兔子啊。”他一把将她带到床上。

    “厉霆哥哥等等,衣服还没有叠好。”

    “明天再叠……”他已经迫不及待俯身而下。

    不管多少次,他家的小东西都没有变过,每次遇到这种事情都是含羞带臊在他身下。

    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是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能点燃他内心深处的火焰。

    “苏苏,又有好几天见不着你了。”他在她耳边呢喃。

    这些日子两人每天都在一起,突然之间他要离开,两人都不习惯。

    顾锦主动攀上了他的腰际,“老公,要早点回来。”

    一声老公让房间的气氛攀升到最高。

    天还没亮,顾锦就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起床,司厉霆很快就惊醒。

    “苏苏,夜里那么晚才睡,你再睡会儿。”

    “厉霆哥哥,别忘了,我是你的妻。”

    她裹着睡衣起身,现实井井有条收拾好了他所有衣物,再去厨房给他做了一顿早餐。

    他有胃病,必须要好好养着胃,这些日子顾锦最注意他的三餐。

    司厉霆洗漱完毕,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小女人,曾几何时他最羡慕的就是能有一个温暖的家。

    哪怕几经波折,而今他终于有了。

    从背后抱住了顾锦,哪怕只是分开几天他也很是不舍。

    “苏苏,别弄太多,我随便吃点垫垫肚子就行,昨晚你已经很累了。”

    顾锦煎着鸡蛋,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只有这个男人是她心甘情愿为他洗手做羹汤。

    “不累,这几天我不在你身边,记得每天都要按时吃饭,要是瘦了回来我可不饶你。”

    “你都给我助理说了那么多遍,每天都有人在我耳边提醒,我想忘都忘不了。”

    “为了以防万一,胃药还是带着。”

    “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两人身上萦绕着的是暖暖的爱意,一顿早餐,司厉霆吃得很细致。

    顾锦将他送到门外,院中车子和助理早就到了。

    明明就只是分开几天而已,司厉霆脸上却是一脸的不舍,“记着我的话,出门要带保镖,尽量避开出门,乖乖等我回来。”

    “好。”她乖巧的点头,像极了一个良善温柔的妻子。

    司厉霆深深吻着她的唇,和她分开一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顾锦目送着他离开,看着车子消失在她的视野之中,顾锦拍了拍手,从院落之中出现一人。

    “顾总,我是这段时间由您所雇用的人,你可以叫我黑契。”

    顾锦脸上的表情再不是之前在司厉霆面前那个温柔如水的模样,而是带着高贵和冷傲。

    “比起顾总,我更希望你叫我司太太。”这才是她应该有的身份。

    “是,司太太。”

    “你们有多少人?”

    “十人,如果司太太觉得不够,可以再调遣。”

    “听我哥说你们的身手不错,十人相当于普通保镖百人,人贵在质而非量。

    抽出一半的人保护我儿子,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以锦诺的安全优先。”

    “是,司太太。”黑契没有任何表情,回答话语的语气也没有温度。

    “剩下的人保护好我,这就是你们的任务。”

    “是。”

    顾锦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司厉霆在家的时候为了不让他担心,她刻意很乖巧。

    他说不让她出门那么她就不出,他不让她做任何危险的事情她就不做。

    如果她一辈子呆在家里,那事情的真相怎会大白?

    顾锦高调出场出去了公司,她要引出那个女人弄清楚,既然是姐妹,为什么要互相残杀?

    她相信只要她露面,那么那人一定会再出现。

    去公司的路上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顾锦坐在办公室想了半天。

    如果那人不出现,那么她就一点主动性都没有。

    以前那么多次坐以待毙留给她的只剩下分别,同样的结局她不想再发生。

    顾锦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人说要拿回属于她的一切,如果她对顾家有戏就会直接去顾家。

    她却跟着自己到了国内,说明一个问题,她的目标不是顾家而是自己。

    一张一样的脸,难道她是想要对自己取而代之?

    才想到这里顾锦心中一冷,司厉霆去了美国,自己不在他的身边,也许是那人最好下手的机会。

    厉霆哥哥……

    才想到这里顾锦就慌了,她对司厉霆有足够的信心他不会认错人,架不住有心人的设计。

    她已经被动了一次,再不会被动第二次。

    打了黑契的电话,“准备去日本,声势越小越好。”

    “是,司太太。”

    顾锦回家交代好了锦诺,这才匆忙离开。

    司厉霆上了头等舱,他刚刚落座发现唐茗也上来了。

    “三叔。”唐茗打了个招呼。

    几天不见他的伤好了很多,只是额头上还有一点疤痕,女人脸上一点疤痕都不能有,男人倒是无伤大雅。

    司厉霆略略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伤怎么样了?”

    因为唐茗救过顾锦,司厉霆对他也上心了很多。

    “皮外伤能有多严重?休息几天好多了,三叔也是去参加贸易会吧?”

    “嗯。”

    “锦儿一个人在家不知道有没有事。”唐茗有些担心道。

    司厉霆手机都关闭了,等下机再和她通话吧,只要她在家也不会出什么事。

    除非那人真的丧心病狂拿着重兵器来家里扫射,这种可能性为零。

    “我找了人手保护她,不会有事。”

    “那就好……”

    唐茗看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他和司厉霆中间就隔着一个过道,司厉霆身边的座位空着。

    “三叔,你看这个位置像不像三年前的那一次。”

    提到三年前的事情两人都有些感概,那时候顾锦和司厉霆的事情还没有公开。

    原本是顾锦和唐茗出差,谁知道司厉霆上了飞机,还和她座位挨在一起,一路上司厉霆没少折腾她。

    “苏苏没来。”司厉霆的口气有些幽怨,才和她分开一个小时他就开始想她了。

    那个女人已经快要和氧气一样的存在,离开她就会死。

    两人闲聊着,这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机舱门口。

    空姐微笑着打招呼:“欢迎搭乘XX航空。”

    所有人已经入座,只有司厉霆身边的位置还空着,这个姗姗来迟的人就是他身边空位的主人。

    女人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她摘下墨镜的那一瞬间司厉霆和唐茗脸上表情惊变。

    来人穿着一条简单的碎花裙,脸上没有化妆,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一张和顾锦一模一样的脸,除了眼中带着的那一抹狡黠和顾锦不同,两人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尽管司厉霆早就知道有人和顾锦长得一样,可是此刻看到她的脸还是有些震惊。

    就好像是在家的顾锦突然上了飞机,司厉霆惊讶了一瞬。

    自己查了几天的人毫无预兆出现在他的世界之中,没有任何遮掩,她一屁股在司厉霆身边坐下。

    “司先生这么看着我,难道是爱上我了?”她的音色和顾锦有一些区别,顾锦就像是软软绵绵的棉花糖,她则是有些锋利的刀刃。

    就算是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两人的性格天差地别。

    司厉霆已经回过神来,他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大胆的敢出现在他面前。

    “你是谁?”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