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821章 我要你这双眼睛
    <script>app2();</script>

    穆南枢打量着面前的女人,经年,是顾柒从船上带回来的女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美国的时候跟着邬湄学习,这次顾柒特地带她过来兜兜风。

    这是穆南枢对经年所有的印象,只不过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躺在他的床上?

    她是想要勾引自己,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但穆南枢是什么人,他看事情并没有这么片面。

    他并不认为经年和Emma那种女人一样是想要攀上自己。

    不是为了攀上自己,她打扮成这个样子又有何目的?

    经年心中有些发怵,这些年她见过无数男人,每个男人都想要将她压在身下蹂躏。

    哪怕是阿才,他算是自己见到的人之中定力最好的一个。

    就算是能抵住诱惑,眼神之中还是有些悸动。

    唯独穆南枢,他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负手而立站在原地。

    他的眼睛之中只有一片清明,没有悲欢,也没有愤怒,更不要说有任何欲望。

    这样的反应,经年从来没有遇到。

    穆南枢动了,朝着她一步一步走来,他会做什么?能抵抗自己的魅惑吗?

    他每走一步,经年的心里就有些发怵。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男人还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随着穆南枢的靠近,经年的皮肤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在穆南枢的身上似乎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压迫人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他那一双冷静得过头的眼睛,无形就给人很大的压力。

    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然而这个男人就像是冰冷的石像一样。

    俊美的五官,却没有丝毫表情。

    经年这才明白,原来不言不语这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当他在自己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那一刻经年有种感觉,穆南枢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无任何情感。

    自己说着要诱惑他,就像是一个笑话,或者说是小丑。

    经年变得有些不安,她的汗毛都不由得立了起来。

    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出她的身体在不知觉的轻颤。

    她觉得自己这副漂亮的皮囊在穆南枢看来和一堆白骨没有什么两样。

    经年在观察穆南枢的同时,穆南枢也在观察她。

    她的眼中并不对他的喜欢之类的情感,她不喜欢自己,为什么又要这么做?

    突然他俯身下来,经年以为他要动自己了。

    只要他动自己,顾柒进来看到,就会知道这个男人的本性。

    明明事情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走的,她却这么害怕。

    穆南枢并没有触碰她,而是缓缓启唇:“你这双眼睛倒是生得好看。”

    他是在夸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么凉飕飕的?

    经年发现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连说话都没有勇气。

    “谢……谢谢……”

    下一秒穆南枢却是一本正经说了一句话:“挖出来让我做标本。”

    经年瞬间身体就要炸了,“你,你说什么?”

    “小柒儿那么喜欢你,之前在我面前提过好几次你的眼睛很漂亮。

    我想要是挖了你的眼睛做成标本,让她随身携带,她一定会很喜欢的。”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让经年毛骨悚然,这个男人是在说笑吗?

    “穆,穆先生,我……”

    “我不喜欢你看她的目光。”穆南枢手指缓缓扣住了她的下巴。

    “你弄脏了我的地方,就用你这双眼睛来抵吧。”

    他轻描淡写说得却是让人可怕至极的话,经年身体已经在颤抖了。

    穆南枢看着并不强壮,他的力气却十分大。

    她的身体被他慢慢提了起来,手指收紧,她痛苦不堪。

    “穆先生,饶命……”经年这时终于知道阿才说那句话的意思了。

    不要让穆南枢发现她对顾柒的心思,否则她会死得很惨。

    可是他早就发现了,自己送上门来。

    想到他面无表情就剁掉了Emma的手,他也会毫不留情掐死自己,甚至还要挖下自己的眼睛。

    “本来你是她的人,我不想动你,要怪就怪你对她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其实穆南枢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一层,当他发现经年的眼里并没有自己。

    联系到平时的事情,他有了结论。

    今晚经年不是为他而来,而是为了顾柒。

    手指一点点收紧,经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便在这时,只听到门“砰”的一声巨响,有人大力推开了门。

    阿才满头大汗的闯进来,他是最懂穆南枢的人,从来都不会做出这么冒失的举动。

    他发现经年不对,顾柒身边也没有,本来以为她是去散步,找遍了整个古堡。

    阿才猜测到一个地方,经年肯定是去干傻事了,还好他来得不算太迟。

    他进来的时候就发现穆南枢掐着经年的脖子,经年像是一条离水的鱼要死不活。

    “先生,求你手下留情,饶了小年。”

    阿才猛地扑到穆南枢的脚边跪下。

    “小年?”穆南枢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阿才冒失闯进来,今天吃饭的时候也心绪不宁。

    阿旺和顾浣在一起他没有意见,两人都一样的蠢。

    这经年就不同了,她并不会真心爱阿才。

    “这个女人坏了规矩。”他神情冷漠道。

    “我知道,先生,你就看在我这些年来服侍你,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你饶了她。”

    穆南枢松了一些力道,阿才竟然连这些年的主仆情谊都搬了出来。

    “你喜欢她?”

    “是,我喜欢她,希望先生能成全。”

    “你可知道她刚刚想勾引我。”

    “我知道,小年是一时鬼迷心窍,请先生放过她,求你了,先生。”

    看到阿才泛红的眼眶,他似乎真的很怕这个女人死去。

    穆南枢看了女人一眼,是有张好看的脸,可惜了眼睛并不大好。

    “这是你第一次向我讨人,这人就给你了。”

    他松手将女人朝着阿才扔过去,阿才连忙接住了经年。

    发现经年的脸色都变了,一口气上不来。

    “小年,你别吓我。”

    经年缓了半天才能顺畅的呼吸,她对上穆南枢的眼睛,不由得抓住了阿才的衣服。

    这个男人是魔鬼,一定是魔鬼!

    穆南枢起身洗了洗手,似乎经年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只见他从架子上拿出一个玻璃瓶,将瓶子丢了过去。

    “喝了。”

    这是命令,不是商量。

    就算里面是毒药,经年也必须要喝。

    他既然已经答应放了经年,便不会再画蛇添足给她毒药。

    伤人性命不至于,阿才怕的是他会让经年瞎了,聋了之类。

    “先生,求你给小年一次机会,我真的很喜欢她。”

    阿才的着急穆南枢收入眼底,然而他的神情却没有变化。

    “我说过,坏了规矩那就有惩罚,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经年已经吓得失去了语言功能,阿才没有办法。

    只好打开瓶盖,给经年灌了进去。

    经年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只能喝下。

    “先生,我先带小年离开,不打扰你休息了。”

    “回去好好调教,以后我不希望再有今天的事情发生,再有下一次,你知道后果。”

    穆南枢的警告声让两人都很是害怕。

    “是,先生。”

    “明天叫人来换了这床。”

    “是。”

    阿才急急忙忙将经年抱出去,经年已经是满脸苍白,“魔鬼,他是魔鬼。”

    “我早说过你不要一意孤行,你不要把我们先生当成那些凡夫俗子。

    你不听,现在吃到苦头了吧?不是我来的及时,你就要死在他手上了。”

    经年听到那个死字,不由得抓紧了他的衣领。  感受到怀里的人惶恐不安,他只得安抚,“小年,别怕,都过去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