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853章 你可有心
    <script>app2();</script>

    悠悠只是过于善良,但她并不是傻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一开始她心里也想过要是外婆真心来认她们,并且承认错误,再找到爸爸妈妈,一家人团圆。

    经年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要真心想找,早就将她和姐姐找回去了。

    如今找上门来,十有八九不是好事,一定是和她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

    经年真的没有说错,外婆从头到尾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没有像是其她普通家庭的氛围。

    连她都觉得棘手的事情,现在却要找她们来解决。

    豪门多内乱,经年没有说错。

    经年有了姐夫,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摆脱过去的噩梦,悠悠并不想她被其它事情所缠身。

    “悠悠,你怎么能答应她?”

    经年很生气,难道她要继承人自己就要同意了吗?

    这些年来害得她们一家人妻离子散,如今一句话就要她们回来。

    “姐,我想知道爸爸的下落。”

    有一个原因悠悠没说,保镖叫她公爵大人,公爵是皇室给的封号,尊贵无比。

    当年父母都没有办法摆脱她的控制,更不要自己和经年。

    如果她们拒绝,说不定还会连累到穆先生和姐夫。

    经年保护来她这么久,这一次就让她来保护经年。

    不管前路是刀山还是火海,她都不害怕。

    这辈子她的心只属于南宫离,和他已经不可能,那么就让自己的生命发挥出一些价值。

    “悠悠……”

    经年当然是不想悠悠去的,她也明白这个道理,对方除了有钱之外还有权利,由不得她们。

    要只是她和悠悠两人也罢,关键是还有阿才和穆南枢。

    自己和悠悠逃了也就罢了,还会连累阿才他们。

    高高在上的妇人早就习惯了别人说好,这对姐妹的同意也是情理之中。

    经年看得很清楚,她的眼中并没有一点心疼之色,很显然,她并不在乎所谓的亲情,她只是想要利益而已。

    这样的外婆比起陌生人都不如,也许在她眼中悠悠就只是一件工具。

    “那就这么定了,她……”

    “公爵大人,恕我直言,你没有将悠悠当成家人,但悠悠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亲人。

    你没有任何权利带走悠悠,哪怕你是她血缘关系的外婆也不可以,毕竟在你们家可从来没有认同过她们,现在为了你的利益就要她们了,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

    开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阿才。

    这姐妹两人都同意了,中途杀了一个程咬金出来。

    “知道了,开个价吧,这些天姐妹两人你照顾了不少。”妇人以为他是想要钱,而她偏偏最不缺少的就是钱。

    “公爵大人,看来您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在您眼中是不是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抱歉,在我们心里,亲情是无价之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替代。”

    “除了钱,地、房子什么你都可以开口。”

    “公爵大人,她们是人,不是工具,请您免开尊口。”

    阿才的一番话说到了两姐妹的心里去,她们是害怕给阿才添麻烦,谁知道阿才竟然会主动保住她们。

    “大胆,你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你是她们的什么人?她们都同意了,你凭什么开口?”

    “就凭我是她的男人,你休想伤害她们姐妹一根头发。”

    “年轻人,你可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我只要一伸手,你就在这里活不下去。”

    “即便是拼上我这条性命,我也不会让你带走她们。”

    “本来我们还能好好商量,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顽固,实话告诉你,今天她们两人我都得带走,在这里,还轮不到你一个跟班说了算。”

    她看向旁边的保镖,保镖冷静的开口。

    “劝你们不要惹怒我们公爵大人,想要动你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与其头破血流,还不如乖乖听话。

    至少我们公爵大人心地善良,不仅不会伤害你们,还可以给你们一笔高昂的费用。”

    阿才却没有畏惧,如果他看着心爱的女人远去而不作为,他还能算是男人吗?

    “不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退缩。”

    “年轻人,你们的国家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公爵大人,我们还有一句话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好,很好,让人进来,将他们一并带走!”

    大战一触即发,阿才宁死不肯退缩,整个蔷薇古堡的人并不多,都是园丁厨师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杀伤力。

    所有的人都被调去保护穆南枢,谁会料到经年和悠悠竟然会出事。

    阿才和几人双拳难敌四手,被人制服,冰冷的枪支抵在他的脑门上。

    “年轻人,就算是我现在杀了你,你拿我也没有任何办法,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想要娶我们家的女人,你还不配!”妇人的眸光一片冰凉。

    经年挡在了阿才面前,“公爵大人,我求求你,你放过他,如果你伤害他半分,我就死在你面前。”

    悠悠也跪了下来,“姐姐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你不是想要继承人吗?那你一个都得不到。”

    妇人的眼睛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她们两人不仅长相像她们的妈妈,性格也很像。

    当年她也是这样跪在自己身前求自己放过那个穷小子,为什么她们家的女人都是这样的路呢。

    “好,我不杀他,所有人一并带走。”

    悠悠和经年以及阿才都被带走,妇人很聪明,知道谁才是主心骨。

    看得出经年很喜欢这个保镖,而悠悠则是很在乎经年,也就是说她掌握保镖的性命就相当于掌握了两人。

    继承人当然只要一个,但训练太过残酷,她不得不做两手准备。

    要是有一个死了,至少另外一个还能接着训练,而阿才就是她最重要的棋子。

    甄管家不敢和她相碰,等她一走,赶紧让人带信。

    “快,去找先生,只有先生能救她们了。”

    虽说他也不太清楚穆南枢是什么身份,但他就是感觉那个男人很厉害。

    不管能不能救阿才,至少他得告诉穆南枢,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悠悠和经年都被带上了车,和阿才分开。

    经年眼中一片冷意,“我警告你,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你敢伤他半分,我伤不了你,但是可以十倍伤我自己。”

    悠悠则是靠着经年,很没有主心骨的样子。

    妇人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很显然悠悠和经年的性格相反,一个坚韧,一个懦弱。

    虽说当继承人应该强大一点比较好,但经年就是一朵带刺的花,会伤人。

    将来难保不会起来对权利动心反噬了自己,悠悠虽然懦弱,只要掌控好了经年,她就像是傀儡一样可以听自己的差遣,这两姐妹缺一不可。

    “你们还有用处,我自然不会伤害他。”

    悠悠紧紧抓着经年的手臂,“你为什么这么坏?我们又不羡慕你有多少钱,我们只是想要过简单普通的生活而已。”

    对上她那一双漂亮澄清的紫色双瞳,妇人忍不住放柔了口气,“傻丫头,这个世上有很多无可奈何,就算是我,也逃不过。”

    “我都答应跟你走了,你放我姐姐和姐夫。”

    “之前我可以答应,现在我改变心意,我要你们两人同时接受训练。”

    经年神情冷漠,“你是想要从我们之中择出最好的那个。”

    “聪明,不过有主见的女孩儿我向来是不太喜欢的。”妇人笑里藏刀冷冷一笑。

    那笑容让悠悠发抖,“姐姐……”  经年抱着她,“公爵大人,你可有心?”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