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889章 永远学不会拒绝
    <script>app2();</script>

    悠悠坐在车上,手指缓缓抚过自己逐渐隆起的小腹,以前还没有太明显的感觉,如今倒是越发感觉到这个小生命的存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悠悠这几个月已经变了很多,唯独在看到南宫离的时候她还是那么没有出息。

    她想要知道少爷这几个月过得好不好,为什么会瘦了这么多呢?

    名片上面的电话号码是他的工作号码,悠悠早就烂熟于心,可是她等了几个月也没有等到南宫离的一个慰问电话。

    就算是少爷不喜欢她,难道对她就没有一点情谊吗?

    她不告而别,他至少会询问自己过得好不好,还是说他一直在生气自己悄然离开。

    在回家之前,悠悠稳定了情绪,擦干眼泪,下车之时她的表情已经变得矜贵冷漠。

    这是对她们的要求,在任何场合都不能做出失态的事情,更不允许她们的脸上有过多表情。

    不管她们过去生活在什么地方,现在就是公爵后人,身份尊贵无比。

    “回来了?”侯玉筱优雅的端着咖啡杯,尽管她已经六十,容貌保养得和四十岁的高贵妇人差不多。

    她的身上穿着巴黎时尚前沿的高定款,从头到尾都和接地气三个字毫无关系的女人。

    “是,公爵大人。”悠悠尊敬的叫着她的名字。

    侯玉筱眯了眯眼,看到那亭亭玉立的紫瞳女人,和前几个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都要归功于自己的教导。

    可真正将她改变了以后,侯玉筱心中又有些不太舒服。

    一开始悠悠一直叫着她外婆,而今却是一句冰冷的公爵大人。

    在她这一辈子中,享尽荣华富贵,因为高贵的身份她从来都是低着头看人,亲情在她这里也显得那么淡漠。

    就连她的亲女儿从小也是规规矩矩长大,悠悠刚回来的时候天真烂漫,会将她当成普通亲人一样对待。

    一开始她还觉得新奇,也用家人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字和她们相处,似乎这样会更亲近一点。

    然而时间一长,悠悠也被训练同化,再没有了一开始的天真烂漫。

    侯玉筱张了张唇,最后一个字都没有发出来,看着悠悠回房。

    悠悠站在露台边,她的房间看出去可以看到绝美的风景,如今她的身份想要什么就是开口说一句话。

    可华美的衣服、高贵的身份、富丽堂皇的房间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只有那一个人!

    这几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慢慢对他的感情淡了一些,可今天看到他,只有一个瞬间,就像是一直关住的野兽被放了出来。

    思念发疯一样的蔓延开来,想他,真的好想好想,哪怕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悠悠拿出手机,纠结了半小时终于拨通了那张名片上的电话。

    “咚咚咚。”

    她觉得她的心脏快跳出来了,悠悠像是只无头苍蝇在房间转来转去。

    一方面她害怕南宫离接通电话,接通了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可另外一方面她又怕他不接电话,自己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要听听他的声音。

    就在她紧张得都快把心脏跳出来的时候,电话那头终于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

    也许自己这个号码是本地的,他先是用法语问候了一声,悠悠刚听到他的声音下意识将手机丢了出去。

    手机呈现抛物状落到床上,还好她开的是免提,很快又听到南宫离切换成英语。

    他说了几声没有人回答,电话便挂了。

    悠悠宝贝一般将电话握在手中,此刻心思复杂,眼泪成串的滑落下来,“少爷……”

    现在的她就连和他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管自己怎么变化,在南宫离面前,她永远都是那个卑微的小丫头。

    南宫离并没有把这个电话号码放在心上,可能是什么骚扰电话吧,他想。

    刚刚回来的他手上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很快就继续投身到工作之中,很快就忘记了这个号码。

    他并不知道另外一边悠悠却因为这一通电话心神不宁一整天,一直到深夜。

    今晚经年没有回来,悠悠想说话的人都没有,她知道经年和姐夫一月只能见一次,说什么都不能打扰她们。

    换上了柔软的白色睡裙,坐在自己的公主床上,长发柔软的散落下来,如今的她和真正的公主没什么区别。

    小时候爸爸给她讲过童话故事,公主长得很漂亮,住在城堡里,还有英俊的王子殿下爱着公主。

    那时候悠悠就想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就是公主了吧,如今她也住在大大的城堡里,想要什么吩咐一声就可以。

    可她呆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并不快乐,她想念着那个人。

    夜已深,外面的雪花还在往下飞落,看着是很漂亮的场景。

    她忍不住又拨通了那个号码,不知道他有没有睡觉?没有自己在他身边,他晚上还会记得喝牛奶吗?

    悠悠觉得自己就像个变态一样,拨通了号码又不敢说话。

    在她第三次拨打那个号码时,这一次南宫离没有马上挂掉。

    南宫离本来在熬夜工作,但车祸以后他有了一个新毛病就是时不时会头疼。

    头疼逼得他只能放下工作洗漱了刚上床,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个号码再度来袭。

    他接通了仍旧没有人说话,在第三次时,他没有挂掉也没有开口。

    如果是骚扰电话,会在接通了以后就挂掉,如果是推销员也会进行推销。

    很显然这个不是,更不是打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深处会有一些紧张。

    他开启了免提,发现有轻微的呼吸声传来,说明电话那端的人在很安静的地方,甚至将电话离得很近很近。

    “你想和我说什么吗?”南宫离问了一遍,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在听。

    悠悠突然慌了手脚,就打算挂断电话,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找他干什么。

    似乎猜到了她的意图,南宫离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应该不是打错了吧?如果说你有什么困难也不妨告诉我。”

    南宫离这样的口吻反倒让悠悠无所适从,这么温柔的少爷,泪水无声流淌,她吸了吸鼻子。

    “你在哭?你听得懂我的话对吧,你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事情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这么温柔。

    悠悠其实好想好想问一句,少爷,你真的不要我了吗?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连一个电话都不给我。

    然而话到嘴边,她却是胡诌了一句:“那个……我是今天被你追尾的车主。”

    说完她就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她用的是法语,而且带着哭腔的声音南宫离不会听出来吧。

    听到是她,司机曾说过那是一个绝色的紫瞳女人,他猛的从床上坐起。

    而且他总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似,他一定在哪里听到过。

    “抱歉,是不是理赔这边有问题?或者说给你造成了什么困扰?你别哭,明天我亲自过来处理好吗?”

    这下悠悠也慌了,“没,没关系,车子没什么太大的事情,那个……你不用过来。”

    南宫离心里一直像是有块大石,他总觉得自己必须要去见见那个女人。

    “不,本来就是我的错,你看你明天什么时候方便,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吧。”这一次他相当强势。

    悠悠急得又开始在房间打转,少爷要见她,虽然她也很想要见他,可是见了面他会说什么?

    自己是只白眼狼,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

    “小姐,你在听吗?”

    “在……”

    “那请问你几点有空。”  “我都有空。”悠悠下意识的回答,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对南宫离,她永远学不会拒绝。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