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890章 好久不见
    <script>app2();</script>

    在谈判这种事情上悠悠显然不如南宫离老道,很快就被南宫离牵着鼻子走定下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挂了电话悠悠也是情绪相当复杂,要见到南宫离她肯定开心,可南宫离要是知道了是她又会怎么做?

    一个晚上悠悠没干别的,一直在胡思乱想。

    南宫离挂了电话反倒是轻松了很多,总觉得心里平静了一些。

    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些天来一直会梦到紫色的眼睛,即然这个车主是紫色的眼睛,说不定他看到了就会想起一些过去忘记的事情。

    这一晚很意外的让南宫离睡得相当踏实,和悠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悠悠好不容易在后半夜睡着,梦里全是南宫离见到她就质问她,为什么要不告而别,他已经结婚了之类的。

    吓得悠悠从梦境中醒来,她抚着自己隆起的小腹,说不定南宫离真的已经结婚了呢。

    就算没有顾柒,也会有其它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

    说不定就是因为南宫离结婚了所以才不和自己联系的。

    悠悠越想越委屈,一看时针都指向了八点半,她和南宫离约的时间是十点,只好抹着眼泪下床洗漱。

    大约是悠悠和经年比较乖巧,服从公爵的一切指令,如今侯玉筱对她们也没有一开始那么严谨。

    当听说悠悠要出去,她倒也没有阻拦,“让人跟着你,天冷路又滑,你怀着孕磕了碰了就危险了。”

    “好的外婆,那我出去了。”今天的悠悠似乎很不在状态,还叫了一声外婆。

    经年刚刚回来,见悠悠要出门不免有些担心,“你去哪?”

    “姐,你别担心,我就是出门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让司机提重物知道吗?”

    “嗯,知道了。”

    刚出门司机大叔就给悠悠撑起了伞,看着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原本像这样的雪悠悠最喜欢去雪地玩了。

    可如今她像是一颗金蛋一样被所有人好好保护着,生怕她受了寒气着凉,而她学的礼仪也绝对不会允许她上去玩雪。

    人生就是如此,有时候你得到了什么必然就要失去什么,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悠悠如今有了高贵的地位,失去的却是她的自由。

    “小姐,怎么了?”见悠悠呆呆的看着大雪,司机不由得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

    在这里的几个月让她一夜长大,天真的眼神从她的世界消失。

    南宫离和悠悠约定的是一家私人咖啡厅,环境优雅且很有格调。

    向来和人约定好时间和地点的南宫离都会准时到,就算提前也只会在五分钟以内。

    可今天他竟然提前了整整一个小时,说不上为什么。

    就连助理都很奇怪,今天公司分明还有一大堆事情,以南宫离的性格肯定会先着手处理公司的事情。

    行程表上也没有必须要见的客人,当南宫离等了半小时以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少爷,你究竟在等谁?”

    居然还有人让他甘心等了半小时他还没有离开的。

    “我也不知道。”

    南宫离的回答让他觉得更迷惑了,他不知道他在等谁?那为什么还要等。

    不过南宫离的事情他也不敢多问,他苏醒以后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

    加上老爷子特地吩咐,说什么都不能告诉他关于悠悠的事情,助理也是很无奈。

    明知道有时候南宫离怅然若失的原因是什么,他却不能说,这让他也很内疚。

    “小姐,到了。”

    司机撑着伞将悠悠扶下来,悠悠看着目的地已到,心脏突然狂跳起来。

    “小姐,需要我陪你过去吗?”

    “不用,你就在这等我,我好了会联系你。”

    “是,小姐。”

    司机替她推开门,暖暖的空气迎面而来,分明是安逸轻缓的氛围,悠悠却紧张得不得了。

    她本来还想过很多办法,例如让佣人代替她过去看看南宫离的反应。

    想来想去,最后她觉得自己应该坚强一点,她和南宫离应该有一个了断。

    之前就是因为她过于自卑,连告别的勇气都没有,这几月来每天都在胡思乱想。

    她告诉自己,不管南宫离对她怎样,至少她该堂堂正正和他道别。

    悠悠深呼吸一口气,撩开了珠帘。

    漂亮的琉璃珠子相互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看到南宫离等的人竟然是悠悠,助理惊讶极了。

    难道南宫离已经恢复了记忆想起了过去的一切?

    这是第一个惊讶点,第二个惊讶点则是如今的悠悠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比起以前更漂亮了。

    虽说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她都没有化妆,不过现在和过去相比似乎气质发生了一些变化。

    被强制训练了几个月的礼仪,气质方面当然是有变化的,还是肉眼可见的。

    南宫离看着那位紫色双瞳的女人,那双眼睛和他梦境中的一模一样!

    手中的咖啡就那么毫无预兆的砸落下来,玻璃在桌上碎掉的声音显得那么刺耳。

    悠悠本来还有些紧张的,可看到南宫离手上和身上被热咖啡所溅,身体的本能远远超过了她的思考。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一把抓住了南宫离的手,用纸巾擦去他手上的咖啡。

    “烫着了吗?”一双紫瞳全是关切的目光。

    对上那双眼睛,就好像有人在南宫离的心上投下一颗小石子。

    只听“咚”的一声,他心上那一片湖彻底乱了,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对上南宫离探究的眼神,悠悠还不知道他失忆的事情,还以为他是被烫傻了。

    “很疼吗?”

    她拿出自己的手包,从里面找了一支小小的烫伤膏出来,这个是她的习惯,她的手包里面没有化妆品,但永远有一个药盒。

    里面有几粒胃药,几粒感冒药,几粒肠胃药,创可贴,以及只有1克的小烫伤膏。

    她为什么会这么紧张自己?还随身携带着这么多药丸,一看就是一个很细心的女孩子。

    “不疼。”他的嗓音哑哑的。

    她的指尖还有些凉意,轻轻将烫伤膏揉开,他感觉不到烫伤的痛,只能感觉她的手小小的,软软的。

    悠悠幻想了很多遍南宫离可能会说的话,她却没有料到他和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这句话。

    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研究一个陌生人,这是怎么回事?

    四目相对之时,一旁的助理突然拉开了悠悠,“少爷,一会儿公司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我看时间差不多了……”

    南宫离不悦他这个动作,手上少了她肌肤的触感,他冷冷看向助理,“什么时候我需要你来提醒我做什么了?”

    助理心里很为难,他还不是听了老爷子的话,阻止悠悠再接近南宫离。

    “少爷。”

    “滚出去。”南宫离直接下了逐客令。

    助理叹了口气,这大概是命运吧。

    南宫离先是绅士的让悠悠坐下来,“小姐,请坐。”

    小姐?他为什么这么叫我?悠悠一脸迷茫,坐在她身边的分明就是南宫离,但又和以前不同。

    南宫离让人收拾了碎片,让悠悠点餐,悠悠还弄不明白现在的情况随便了点了东西。

    “我去一下洗手间。”

    “好的。”

    悠悠直觉南宫离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而助理显然是知道的。

    她推开帘子出去找到了助理。

    “好久不见了,悠悠小姐。”

    悠悠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对他弯腰行礼,只是略略点了点头。

    助理有些心惊,短短几月时间悠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以前她只是一个单纯且自卑的小丫头,现在她身上再也看不到这些东西。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