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898章 再见,后会无期
    <script>app2();</script>

    说是说不哭,但哪里能忍得住,怀孕的人情绪比谁都敏感,泪水就那么毫无预兆的砸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紧紧抱着穆南枢,“小枢枢,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告诉你也是于事无补,况且他想要的就是母亲复活,我们失败了。

    活着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和负担,他去意已决,任何人都留不住他。”

    正是因为太清楚穆子期的性格,他们父子俩都是一样的脾气,换成是他,要是顾柒死了,他也不会独活。

    明知道这是穆子期的选择,想着这些日子他对自己的包容,顾柒泪水更是忍不住。

    “可我一想到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的拍照,伯父给我们那些东西。

    我调侃他是退休,谁知道他是在交代后事,小枢枢,我无法接受,我宁愿他真的是退休了。”

    这些天和穆子期的相处,顾柒是真心喜欢这个温和的长辈。

    也许在别人眼中,他是可怕的恶魔,他是为爱疯狂的疯子,他是不靠谱的狠心老爸。

    可顾柒和他接触以后只觉得他是一个失去妻子的可怜男人罢了。

    穆南枢忍着心中的悲伤,这里面最痛苦的是他,他明知道穆子期要做什么,而他什么都无法阻止。

    顾柒并不知道,昨晚穆南枢一直站在窗边。

    “小枢枢,都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不睡?”

    “先睡吧,我没有睡意,看会儿雪就睡。”

    “那你早点来哦。”顾柒没有多想便睡了过去。

    清冷的院子,他听到院子传来的声音,有人在院中。

    虽然看不到清楚的面容,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但他知道,那就是穆子期。

    他没有出去道别,穆子期也没有说一句话,那人只是定定的站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

    风雪很大,风雪模糊了穆南枢的眼。

    看着视线中那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渐行渐远,最后彻底消失。

    他知道,有一种分别,再见就是后会无期。

    穆子期走了,也许他回到冰冻母亲的岛上,用一种他喜欢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从小到大,穆南枢看得最多的就是父亲的背影。

    一开始对父亲的渴望,到后来被他伤害得遍体鳞伤。

    每一次他伤痕累累倒地,他多希望能得到父亲的关爱。

    穆子期只会留给他一个背影转身离开,“又失败了……”

    他恨,他恼,既然自己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那他为什么要被生下来受尽苦难。

    穆南枢曾经很恨一个人,那个人名为他的父亲。

    后来大了看到穆子期在失败之中一次又一次的悲痛欲绝,穆南枢突然不爱了。

    因为这一切他都只是为了唤醒妈妈。

    不爱也不等于爱,将穆子期赶走以后,他得到了真正的自由。

    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和那个男人再有交集,更别说两人会冰释前嫌。

    在穆子期彻底消失在视线那一刻,穆南枢第一次知道原来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对这个父亲还是爱的。

    等他反应过来,他早就泪流满面。

    “爸,再见。”他轻轻道。

    穆南枢关上窗,回到顾柒身边,自己身上的寒意惊醒了顾柒,顾柒冷得龇牙。

    “好冷啊。”她喃喃道,但身体却是靠得更近了一些,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穆南枢。

    这个夜,穆南枢觉得格外的冷,几乎是彻夜未眠,脑中走马观花闪烁着这些年来的情景。

    顾柒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穆南枢忍着自己的悲伤,温柔的安慰:“别哭了,对身体不好。”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不公平,明明伯父那么好!为什么要夺走伯母的生命。”

    “傻瓜,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生和死是人类最无法干涉的事情。”

    “我就是很难过嘛,呜呜呜……”

    “乖,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顾柒抽抽嗒嗒哭了很久,以前闹腾无比的院子此刻却是安静得让人觉得可怕。

    院中的梅花还不知道主人的离开,红梅依然灿烂。

    等顾柒抬头起来,穆南枢的肩膀上全是她眼泪的泪痕。

    “哭完了吗?”

    顾柒抹了抹自己的眼泪点点头,她看着院子里那些还没有开花的梨树。

    “分明再过些日子梨花就要开了,伯父喜欢梨花,宅子全都种满了梨树,全部盛开一定会很好看,伯父为什么不愿意再等等……”

    穆南枢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头,“在另外一个世界他一定会和母亲在梨树下相遇的。”

    “嗯,一定会的。”

    “小枢枢,我们回蔷薇古堡去吧,在这里我会想着伯父,每天都会不开心。”

    “好,都随你。”

    尽管穆南枢的离开让所有人都觉得沉重了不少,但事情已经发生,这本来就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结。

    由于穆子期将他所有东西都交给了穆南枢,穆南枢要是置之不理也就是将穆子期的心血白白浪费。

    他们只能继续呆在巴黎,穆南枢比起以前更加忙碌,一边要接手穆子期的产业,一边还要继续研究顾柒的毒。

    顾柒回到蔷薇古堡也消停了一些,没多久她就说服了自己,不再沉迷悲伤,安心待产。

    偶尔她也会去学做菜,哪怕将厨房搞得一团糟。

    每当这时甄管家就会一脸无奈,“太太,你是不是要吓死我,每次你进厨房我就以为发生了火灾,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能不能消停一点?”

    顾柒吐舌微笑,“抱歉啊,我就是想亲手给小枢枢做点菜。”  “太太,你要吃什么只要吩咐一声就有很多厨子给你做的,前几天你说你想吃上海菜,先生特地从国内给你请了两个师傅过来,现在光是全世界各地的厨子都有几十个

    了。

    你啊就好好消停一下,该休息就休息,没事就多转转,不要做菜了!”

    自打顾柒怀孕以后,一会儿想吃这个一会儿想吃那个,就算有时候她只是在嘴边念念,第二天她想吃的就会在桌子上出现。

    “小姐,你要是无聊的话就做做手工吧,你看我买了一些线,可以给宝宝勾一些小鞋子,小毯子什么的。”

    “好吧。”顾柒觉得自己无聊死了,随着肚子隆起,她能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少,不可能像是以前那么蹦蹦跳跳。

    顾浣给她示范,尽量让她安静下来,顾柒也学的很认真,扬言自己要给穆南枢勾一件毛衣。

    顾浣笑她,“都已经都春天了,哪里还穿得上毛衣呢?”

    “都已经到春天。”

    “是啊,小姐,花儿都开了呢。”

    “梨花也开了吧?”顾柒突然道。

    “对啊,桃花梨花都开了,只可惜你喜欢蔷薇花,先生满院子都给你种的蔷薇。”

    “小浣熊,明天陪我去个地方吧。”

    “好啊。”

    顾柒到了穆子期的宅子,一推开门,满地落满了白色的梨花。

    走到里面仿若仙境一般,尽管每天都有人打扫院子,梨花扫了风一吹又纷纷落下。

    站在树下犹如下了一场花瓣雨,顾浣嘴角带着笑容,“小姐,这里好漂亮啊。”

    顾柒抬头看着那枝头如雪的白色花瓣,映照着蓝天,她轻喃:“伯父一定见到伯母了吧?”

    “嗯,一定会的。”

    顾柒绕了一圈,仿佛还能听到过去自己的欢声笑语,那段短暂却深刻的记忆会一直印刻在她的心上。

    “小浣熊,我们走吧。”

    “小姐,不进去看看?”

    “不了。”她知道所有陈设还是离开那样,进去也只是徒增伤感。

    大门在她背后合上,“以后这里就改成梨园吧。”

    “好的小姐,我去告诉阿旺让他来做。”

    顾柒看着那座老宅,缓缓收回视线。  伯父,梨花都开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