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951章 少爷
    <script>app2();</script>

    一句你还好吗悠悠差点泪流满面,自己过得好吗?

    现在的她衣食无忧,而且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不用再东躲西藏,也不用看人脸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精通几国语言,有自己的事业,被人高高捧起,也和父母见面圆了自己的心愿。

    明明应该是过得好的,可她的心始终像是缺了一块,也许只有在南宫离身边那段时间她是最满足的。

    她微微一笑,“嗯,我过得很好,我儿子还在里面我先进去了。”

    南宫离没有和女人独处的经验,她要走,他肯定是不想的,可自己也不能胡来唐突了人家。

    捏住她手腕的手一点都不想松开,悠悠的目光在两人接触的地方停留。

    “南宫先生……”

    他想要留住她,可脑子里一片空白,向来聪明的他此刻竟然找不到一个理由。

    喉咙干哑涩然,“你就不想知道我过得好不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带着几分落寞又带着几分无奈。

    她怎么能不想知道呢?做梦都想知道啊。

    “南宫先生,你过得好不好似乎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她带着疏离的口吻道。

    “悠悠,这些年为什么要躲着我?”

    “你想多了,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躲着你?”

    “如果不是躲着我,你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当年我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我早就和你说清楚了,我和你是相处过一段时间,仅仅只有几个月。

    那时候我走投无路是你救了我,我很感谢你收留我,不过时过境迁,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你我皆有孩子,南宫先生和我讨论这些有什么意义?”

    南宫离有明显的感觉悠悠和他不只是那么简单,就像是南宫墨说的那样,那个紫色眼睛的孩子很像自己。

    如果从时间来看,这个孩子就是在美国那段时间有的,当年在巴黎是冬天,悠悠的身体明显有些臃肿。

    那时自己没有注意这些细节,如今想来却是有问题的。

    南宫墨一句话提醒了他,自己被咖啡烫到她那么紧张的样子,后来自己带走她,她还给自己做了一顿饭菜,只不过再想要见到她就没有机会。

    这些年也是如此,自己以为她会出现的地方她都尽量让她姐姐代替。

    她就是在躲着自己,当年一定有更多的真相。

    “我救了你是你的救命恩人,可你的态度并不像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样子。”

    悠悠仍旧开口十分冷漠,“南宫先生想要我怎么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南宫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突然变得笨嘴笨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南宫先生是什么意思我一点都没有兴趣。”悠悠从他手心里挣脱出来。

    南宫离还想要拉着她,悠悠说了一声:“南宫先生,请自重。”

    “悠悠,我……”

    “悠悠,你在这,我到处找你。”迎面走来一人,身材高大,金发绿瞳孔,说这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

    “哈里。”悠悠打了个招呼。

    “这位是……”哈里下意识站到了悠悠的身前挡住了南宫离的目光,这个动作既是保护也是占有。

    还没有说话空气中就有一种雄性争夺地盘的火药味道。

    哈里,悠悠的追求者之一,有着高贵的皇室血统身份,而且还特地为她练习中文。

    几年下来,虽然哈里中文有些口音,沟通他是没有问题了。

    “我以前的朋友南宫先生。”悠悠介绍道。

    哈里主动伸出了手,“你好,我是……”

    “哈里侯爵,久仰大名。”南宫离主动报出了他的身份,他的父亲曾是一名尊贵的公爵。

    哈里看着面前的亚洲男人,气场并不逊色于自己。

    今天来的除了一些贵族公子,还有很多上层商界名流,南宫离向来低调,他没见过南宫离的样子,南宫两个字还是很熟悉的。

    毕竟这样古风的姓氏在欧洲并不多见,哈里也猜到了他的身份。

    “南宫先生,你的名字我也有所耳闻,南宫先生是位很优秀的商业人士呢。”

    哈里转头看向悠悠,“小薰在找你,我们回去吧。”

    说着他伸手揽住了悠悠的肩膀,很显然这是在宣告主权。

    他仅仅只是追求者,充其量比其它追求者和悠悠关系好一点,更像是朋友一般。

    悠悠对他没有男女之情,两人相处也是有分寸的,以前从未如此亲密过。

    哈里老远就看到南宫离拽住悠悠的手,他是专门过来给悠悠解围,所以才敢这么大胆搂住她的肩膀。

    要是平时悠悠一定会躲开,南宫离就在身边,她没有躲。

    “南宫先生,再见。”

    哈里心理雀跃,觉得自己和悠悠关系又近了一步。

    南宫离眼中一片寂寞,哪怕他再怎么想将悠悠留下来,可他又有什么资格。

    “再见。”

    他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们离开,两人宛如一对璧人是那么般配。

    南宫墨拿着一个玻璃瓶走来,“爹地,你也太蠢了吧,亏我给你制造了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珍惜。”

    玻璃瓶里面有几只飞舞的萤火虫,南宫离看着那些萤火虫,觉得自己就像它们一样到处碰壁,不知道怎么飞出瓶口。

    “你不懂。”

    “爹地,我看得出来你好像很喜欢那个漂亮阿姨,不过你这么笨,漂亮阿姨肯定会被别人给追走的,哎。”

    “走吧。”南宫离收回视线,悠悠压根就不愿意和他多聊。

    “走?爹地你不会这么快就想打退堂鼓了吧?我才不要呢,刚刚我把那个小丫头的萤火虫吓跑了,我特地出来捉了几只送给她。

    爹地,你不能放弃,说不定还有机会呢。”南宫墨鼓励道。

    也罢,来都来了,他就多看看她再离开吧。

    到了下个转角处,悠悠确定南宫离不会看到她,连忙从哈里怀中挣脱出来。

    “谢谢你,哈里。”

    “悠悠,那个男人在纠缠你?”哈里有些不悦她这个动作。

    “没有,我们只是好久不见他有些激动而已,我去看看薰儿。”说着她快步向前。

    哈里只得快步追上,说实话他有些不耐烦了,追了几年,悠悠和他还是维持着朋友关系,只要他示爱她就会拒绝。

    大厅里面古薰已经致完辞,看到悠悠出现赶紧迎了上去,“妈咪,你刚刚去哪了?”

    他在台上看到那个南宫墨牵走了悠悠,古薰心里很不开心。

    “帮一个孩子找爹地,薰儿致完辞了吗?那我们回家好不好?”悠悠生怕再和南宫离有所接触。

    “妈咪,一一还想玩一会儿,我陪她。”古薰下意识婉拒,他内心深处有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尽管他那么讨厌南宫离,他竟然想要多看看那个人。

    “那你去跟着一一,不要让她又闯祸了。”

    “知道了妈咪。”古薰像个小大人一样离开。

    此刻南宫墨已经找到了凉一一,拍了拍她的肩膀。

    “呀,吓死我了,又是你。”

    南宫墨将藏在背后的瓶子拿了出来,“喏,赔你的萤火虫。”

    凉一一瞬间喜笑颜开,“这是你捉的?”

    “那当然了,好看吗?”

    “嗯,好看。”

    南宫离看到两个孩子喜笑颜开的样子,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自己的搭讪水平还不如南宫墨。

    转头看向悠悠,巧合的是悠悠正好也朝着他看来,两人目光相对。

    悠悠只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给狠狠击中,咚咚跳得飞快。

    这时南宫离身边有几个孩子在打闹,有个孩子调皮拉下来桌上的餐布,一大堆香槟杯子砸落。

    南宫离连忙将南宫墨和凉一一推开,香槟杯全部朝着他砸来。  悠悠心脏一紧,身体比大脑更快跑过去,“少爷!!!”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