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0964章 小柒儿,欢迎回家
    <script>app2();</script>

    活泼闹腾的顾柒在听到那个孩子没有夭折还活着的时候眼泪刷的一下滚落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一把抓住凯拉的手,“小嫂子,你,你再说一遍,我是不是听错了。”

    “小柒,那个孩子没有夭折,她活下来了。”

    “还活着,她还活着。”顾柒泪水越来越多,一边哭一边笑还一边围绕着凯拉转圈,“耶,我的宝贝没有死,她还活着!”

    那个孩子一直都是顾柒的心结,她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才会夭折,没有任何一个母亲能面对自己孩子的死亡,知道孩子还活着的消息比什么都开心。

    “瞧你,自己都像个孩子,别哭了,安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是不早点阻止,还不知道她会闯出什么祸。”

    “对,你快带我去见安南。”

    顾柒赶到安南身边,果然如凯拉说的那样,安南在筹集大量的军火,和不少地下军火商做交易。

    “小兔崽子,你又在玩什么花样?”顾柒气冲冲赶来,“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妈咪,你醒了?”

    “老娘要是不醒你是不是打算把这天都给翻了?”

    安南摇摇头,“妈咪,你说什么呢,我是要去救锦儿姐姐。”

    前段时间安南和顾锦相处得很好,一听说顾锦自投罗网去了欧洲,说不定就要被换心,她势单力薄,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败那个传说中的男人。

    在她的眼里从未见面的爹地和魔鬼差不多,哪有父亲会不顾子女的死活要抽子女血液的?

    顾锦要是落在他手上一定完了,不被抽血也要被人换心。

    “救锦儿?锦儿怎么了?”

    “妈咪,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顾安南一口气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大概讲诉了一遍,顾柒听完也气得跳脚。

    “你说锦儿为了去看小七只身前往欧洲?”  “就是小七惹出来的事,要不是她锦儿姐姐哪会去自投罗网,妈咪这些年为了隐藏她的身份花费了这么多心力,现在她一去欧洲岂不是全都完了,她一定会被魔鬼抓住

    的。”

    顾柒敲了敲顾安南的头,“什么魔鬼,他是你爸!”

    “哼,连子女都不要的人才不配当我爸。”

    “安南,你不能这么说,其实你爸他是有苦衷的。”只有顾柒才知道那个人的好,毕竟顾安南对他有着很多年的误解,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解释得清楚。

    “妈咪,你还为他说好话,你可知道那个魔鬼说要抽掉锦儿姐姐全身的血做实验。”

    “你说什么?”上一秒还在给穆南枢说好话的顾柒脸色大变。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说要摘取小锦诺的心脏,锦诺是锦儿姐姐的孩子,他才那么小……”

    顾柒将手指骨节捏得咔咔作响,“该死的穆南枢,他要是敢对我女儿和小孙儿动手,我现在就过去拧了他的脑袋!”

    “我要炸了蔷薇堡。”

    母女两风风火火就赶到了巴黎,飞机上顾柒提心吊胆。

    这样的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她一定觉得是威胁而已,可那人是穆南枢啊!

    那个为了救自己可以屠杀一切的疯子男人,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他应该已经疯得很严重了。

    顾锦就像是一只小绵羊正好入他的口中,还不是被他随意宰割。

    锦儿,你一定要平安。

    自己为了隐藏顾锦这些年花费了多少精力,难道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吗?一切还得回到原点。

    “妈咪,你都不知道小怪物多可爱,眼睛是蓝色的,就像是两颗蓝宝石,要是他被挖心,我……”

    安南自己没有孩子,倒是对锦诺很是喜欢在意,一听到穆南枢要挖小家伙的心,安南恨不得挖的是自己。

    “他敢,要是敢伤害我的小孙儿,我一定要和他同归于尽!”顾柒将牙齿咬得咔咔响。

    “妈咪,你别怕,我在巴黎已经联系好了一大批军火商,咱们一到巴黎就杀过去。”

    母女两在飞机上义愤填膺,恨不得自己插上一双翅膀飞快赶到他们身边,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周全。

    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来巴黎,到处都是焕然一新的景象,那些著名的建筑依然和过去一样。

    顾柒来不及感慨,更来不及观赏,她的一颗心都扑在了蔷薇古堡上面。

    二十多年不见,城堡依然屹立,只不过当年穆南枢给她种植的蔷薇已经从内到外将整座城堡包裹起来,在灯光下显得十分漂亮而又神秘。

    像极了童话世界里的场景,她和顾安南一路风尘仆仆的杀到蔷薇古堡。

    本来这么久没见,顾柒见他的心情应该是复杂的,紧张、激动、惶恐甚至是愉悦。

    因为对孩子的担心,她心里只有焦虑和愤怒。

    安南直接轰开了门,“妈咪,咱们闯进去。”

    顾柒飞快前进,她知道不管在任何时候那个人都不会伤害她。

    进门以后地上铺着一条用鲜花铺就的地毯,顾柒踏着花瓣而来。

    在那花毯的尽头站着一个人,一如当年那般,白衣飘然,黑发如墨,在微风中摇曳。

    不管什么时候穆南枢往那里一站就是一道很漂亮的风景线,顾安南都懵了。

    那是神仙吗?不,不对,他就是那个魔鬼。

    可是魔鬼哪有这样神仙的面容?他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物,又帅又年轻。

    在不知道穆南枢是谁的前提下她肯定会发花痴,并调侃道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小鲜肉。

    她完全无法将眼前这个飘逸之极的白衣男人同脑中自己想象的大坏蛋联系在一起,他怎么能做出那些残忍的事情?

    顾柒看到那个罪魁祸首,直接朝着穆南枢狂奔而去。

    “小柒儿,好久不见。”

    一声好久不见,道尽数年沧桑和悲欢,那一刻顾柒差点没掉下眼泪来。

    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如玉似月,一如从前对她的温柔。

    她的小枢枢没有变心,等了她二十多年。

    可此刻她顾不得和他叙旧,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穆南枢,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神经病,你怎么能……”

    话音未落,她的腰间缠上一条铁臂,将她紧紧一拉,她被拥入熟悉的怀抱,闻到熟悉的薰香味道。

    要知道这些年她清醒的时候最想念的就是他身上那股特别的薰香,任何味道都无法代替。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柒儿,欢迎回家。”

    一句话已经让顾柒泪流满面,她的穆南枢,她紧紧抓着穆南枢的衣襟,泪水决堤。

    “你混蛋,穆南枢,你这个大混蛋。”

    穆南枢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抚着她的后脑勺,犹如安慰孩子一样。

    “是,我混蛋,将小柒儿吓跑了这么久才知道回来。”

    顾安南看着不远处相拥的一双人影,蔷薇花瓣在微风的吹拂下飞舞着,有漂亮的萤火虫在周遭闪着荧光。

    那一对仿佛是神仙眷侣般的男女竟然是她的父母,而她满腔怒火此刻被感动所代替。

    她一直都知道顾柒很爱很爱那个男人,哪怕那个男人手段狠毒,她最爱的还是他。

    以前顾安南不懂,但是今天她看到两人重逢的画面,那一瞬间她有些明白了。

    两人之间仿佛萦绕着一种莫名的情愫,那种情愫的名字似乎叫爱情。

    爱情,即使分别再久的两人也会重新走在一起,二十多年,无数的日夜,他们从未忘记过彼此。  顾安南泪目,看着真的很感人,她不禁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一场这样轰轰烈烈,却始终不离不弃的爱情。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