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009章 我从来不欠苏家
    <script>app2();</script>

    从小在苏家长大的顾锦早就对那一家人没有了感情,从头到尾她们也只当自己是筹码和棋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只是有些唏嘘不已,这几年的时光苏家没落,苏梦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全家那个唯一一个没有利用自己却唯唯诺诺的苏父已经死去,苏家大变。

    苏梦最不想的就是在顾锦面前这样的狼狈,所以她拼命想要起身,小黑屋里只有铁链的声音。

    “是别来无恙。”苏梦狠狠握着双拳,“如今你应该很开心吧,你有了一切,我则是沦为阶下囚。”

    顾锦并没有落井下石的意味,“苏梦,走到今天这一步你真的开心吗?你妈就只有你这个女儿。”

    “是我们苏家一开始就不该收养你这条白眼狼,是你将我们全家害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装了,如果不是你我们一家人好好的,爸爸不会死,我也不至于这样。

    都是你这个害人精,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顾锦,我恨透了你!”

    听到苏梦那嘶声力竭的声音,别说是顾锦了,顾安楠踹了苏梦一脚,苏梦对她来说就像是沙袋似的,不知道被踹成了什么模样。

    苏梦口中喷出一口血,顾锦扫了安楠一眼,“轻点,她还有用。”

    不知道为什么,顾安楠对顾锦的话言听计从,吐了吐舌,“抱歉啊,我刚刚没有控制好力道。”

    顾锦走到苏梦面前,“为什么到了今天你还觉得一切都是我的责任?

    你扪心自问,从小到大你是怎么对我的?苏家又是怎么对我的?我和你抢过一样东西?

    长大后苏家渐渐没落,为了不给家人增添麻烦,我很早就在外面做兼职。

    我穿着地摊货,将存下的钱给家里补贴家用,就连和唐茗协议结婚的钱也是给了苏家,我没有收一分。

    你说我是白眼狼,我妈妈将我交到苏家的时候就暗中给苏家打过几千万,足够养育我了。

    从头到尾我没有主动对苏家做一件不好的事情,倒是你和你母亲联手算计我。

    这些我都没有和你们计较,你父亲之死我很遗憾,他的病因是因为什么你心里真的没有数?

    还不是你母亲太过强势,而你又不学无术,苏家逐渐没落,积劳成疾,最后死于手术台上。

    你这个做女儿的没有关心,现在倒是将锅甩在我头上,合适么苏梦?”

    顾锦很早以前就应该和苏梦好好聊聊,哪知道苏梦会变成现在这个像是疯狗一样的女人。

    “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爸爸,你好歹也叫了这么多年,怎么能翻脸无情?”

    面对苏梦的质问顾锦冷笑,“你还有脸问我,这些年你知道他最喜欢的牌子是什么?最喜欢吃的是什么?忌口的又是什么?

    他生日你可有一次在他身边?除了找他要钱,你还为他,为这个家做过什么?

    是,他病的时候你来求我给治疗费我没给,他出殡的时候我有事情也没去,没能给他上一炷香是我不对。

    那苏家又是怎么对我的?在我和厉霆哥哥结婚那天被人闹事,你父母分明清楚我不是苏家的女儿。

    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要他们站出来解释,我不至于和厉霆哥哥分开,更不至于葬身大海。

    要不是命大,我早就死在了海里,你口口声声说我做的不对,我是白眼狼,请问你们苏家人又是怎么做的?

    从头到尾你可有将我当成姐姐?他们可有将我当成女儿?至于你母亲,我已经给了她一笔钱。

    加上当年我妈妈暗中给的,以及我嫁给唐茗的三千万,你们苏家前前后后拿了大半个亿。

    你们养育我花了这么多钱?高中以后我就没有找家里要过钱,高中我年年都有奖学金。

    至于小学和初中我读的也是普通的中学,根本就没花费多少,半个多亿还不够?

    苏家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不是你们一手导致,你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来质问我?”

    顾锦的这番话说的连一旁的顾安楠都气死了,“天,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们苏家简直就是吸血鬼。

    吸走了我们几千万不说,还对我姐姐那么差的态度,苏梦,究竟是谁给你的底气说是我姐姐对不起你的?”

    顾锦继续道:“是你们将我推给唐茗,你早就知道唐茗当时和白小雨的关系,你不愿意我才去的。

    后来你又处心积虑想要勾引唐茗,我和厉霆哥哥真心相爱,和苏家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就不明白了,是你将我弄去黑船在前,也是你主动承认你和唐茗的关系,怎么就能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我身上?”

    “我看你们苏家简直就是一个比一个不要脸,亏得你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我姐姐对不起你,她最对不起的就是让你活到这么大,没有一把掐死你!”

    见顾安楠气得心绪难平,胸膛急剧起伏的样子,顾锦给她顺了顺毛,“没关系安楠,一切都过去了。”

    “姐,我可没有你这么好的脾气,谁要是对我做了这些事情,我还不用大耳刮子抽死她!”

    苏梦被顾锦的反问问得发呆,一直以来都是她觉得顾锦是白眼狼,苏家收养她就不错了。

    不管顾锦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没有苏家她早就饿死了,她还不知恩图报。

    然而她从来都没有站在顾锦的角度替顾锦讲过,也根本不知道顾锦母亲暗中打钱一事。

    顾柒本来对苏家很是照顾,只是后来昏睡时间越来越长,她自己都自顾不暇也就没有再管苏家。

    也正是她昏睡的那几年苏兮开始对苏家报复,导致苏家日益衰落。

    这一切都是苏父自己没有能力,加上外力摧残,顾锦还没有对苏家动手苏家已经自取灭亡。

    试问这样一个苏家,还要她做到什么地步?

    苏父顶多是没有像苏母这样主动算计她,但他生性懦弱,从小到大顾锦被欺负算计的时候他也没有站出来帮过她一次。

    就像是顾锦和司厉霆在婚礼现场被人议论纷纷,他分明可以站出来解释清楚,还顾锦一个美好的将来。

    他的胆小怕事,什么都听从苏母的吩咐,最后因病去世,又怎么能怪到顾锦的头上?

    “苏家带给我的只有无尽的伤痛和悲凉,苏梦,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

    我从来就不欠苏家,要算起来也是你们苏家欠我的,你从小被人宠坏,好坏不分。

    不为自己的父母着想,因为嫉妒心使得你看不清现实,一心只想要置我于死地,害了你自己也害了你家人。”

    顾锦没有对她冷嘲热讽,反而以一种长者的姿态对她说教,每句话说的都是事实。

    她没有说错,苏梦自己却不想承认。

    顾锦戳破了真相,就证明她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她早就在一条错的路上不能回头了。

    她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只能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顾锦的说教让她情绪更加激动。

    苏梦怎么能承认是苏家对不起顾锦?分明就是顾锦对不起她们。

    “够了,我用不着你来说教,不要你以为你现在过得比我好,你就有资格这么对我。

    我也不是没有成功,你那妹妹就死在了我手中,至于我这条贱命我早就无所谓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苏梦破罐子破摔,顾锦轻轻摇头,“不,你错了,小七不会死。”

    “她心脏病那么严重怎么可能不死?在动手之前我就特地调查过!”苏梦大声咆哮道。  这个时候顾安楠快速补刀,“我妹妹虽然是个病秧子,她有我们怎么可能死?倒是你,你的心脏马上就要移植给她。”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