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011章 送你最后一程
    <script>app2();</script>

    外面风雨摇曳,雨打蔷薇,风吹落了一地的蔷薇花瓣,古堡笼罩在寒风暴雨之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梦听到外面的电闪雷鸣,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没有镜子她也能想到自己的狼狈。

    顾安楠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比起她的姐妹手段要残忍许多,在做手术之前她每天都会过来想尽办法的折磨苏梦。

    只要留着一口气在,至于苏梦的其它她一点都不关心。

    正如她所说,她会让苏梦后悔这一切所作所为。

    奄奄一息的苏梦听着外面的电闪雷鸣,稍微动一下就能听到铁链的声音在耳边作响。

    身上多处都是顾安楠弄下的伤口,每天都会有医疗人员来给她检查身体。

    她们要的不是自己身体健康,而是那颗心脏完好无损,自己在她们眼里就成了一个存放心脏的容器而已。

    想到这里苏梦只觉得可笑,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真的做错了么?

    门开了,这么大的雨那个恶魔还不忘伤害自己么?

    进来的人身材高挑,并不是女人,而是她熟悉的穆尘。

    那人自上一次来过以后就再也没有来,开了灯,他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只是那张阴沉的冷脸看着比过去消瘦了许多。

    穆七倒下以后他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清减和消瘦。

    看着已经在垂死边缘的苏梦,穆尘眼中没有一点怜悯,有的只是恨意。

    扯下苏梦嘴里的布,他神情冷漠,“你应该知道了。”

    “是,我知道,要用我的心脏去填补她的心是么?”

    “说实话,我一百个不愿意用你那颗肮脏的心,为了七儿,我别无选择。”穆尘眼里是对她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恶心。

    他的七儿是这世上最干净纯粹的女孩子,却要染上苏梦这样肮脏的心灵。

    正是如此,穆南枢觉得太过呵护的娇花经不起任何分吹雨打,反而野草的生命力旺盛。

    之前已经换心过一次是失败的,所以这一次反其道而行。

    苏梦苦笑道:“如果一开始我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你有可能会爱上我吗?不说爱,哪怕是喜欢,一丁点的喜欢。”

    “不会,从她出生快要夭折的那一刻开始,我的眼里心里就只有她一人。”穆尘一字一句道。

    当时还小的他根本就不懂什么男女之情,他只知道自己要好好保护穆七,这一保护就是一辈子。

    “我明白了。”苏梦低下头。

    “明天就要手术,你可还有什么想说的?”

    “告诉我妈,我在国外找了一个很好的男人,我过得很好,不用担心我。”仅此一句话而已。

    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可期盼的?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就是她的母亲。

    穆尘没有羞辱她安静的离开,苏梦听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明天,她的生命就到此为止了吗?

    知道了死期反而并不会害怕了,脑海里走马观花出现这些年所发生的一切。

    从小她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夸赞,夸赞对象不是自己而是顾锦。

    “这个小女孩长得真漂亮。”

    “锦溪这次考试是全年级第一呢。”

    “锦溪,你要是有空给你叔叔的女儿补习一下吧。”

    “锦溪真乖,从来不让你们操心,我要是有这样的女儿就好了。”

    “锦溪,我,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被自己呼来喝去,在苏家毫无地位的她在外面就像是一颗掩不住光芒的明珠。

    有着这样一个漂亮优秀的姐姐,苏梦不是自豪而是厌恶。

    所以她打碎了花瓶指着顾锦,“妈,是她故意打碎的。”

    看着她委屈的被父母责骂,苏梦心里很是开心。

    寒冬腊月,本来想要将她推到水池里,没想到自己脚下一滑先进去了,顾锦好心来拉她却被自己一起拉进水里。

    父母赶来将苏梦抱出来,苏梦却是连连告状,“是她将我推下水的。”

    果不其然又是一番责骂,父亲脱下大衣裹着自己,自己冷眼看着水里瑟瑟发抖的小身影。

    从一开始的不满,到后来习以为常的捉弄她,折磨她,这已经成了自己的兴趣之一。

    “苏锦溪,你是猪吗?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我不管,我看上了一条项链,你不是很会做兼职吗?做一个月就能给我买了。”

    “呸,还说是我姐姐呢,那你就要有姐姐的样子啊。”

    “这是我和我朋友的暑假作业,你早点做完。”

    “你马上就要嫁给唐茗了,这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喜欢这两件衣服,你给我买。没钱?怎么可能,你现在是唐太太。”

    “要不你给她下跪吧,这样我就有衣服了。”

    “我求求你救救我爸爸,他也是你的父亲啊。”

    “苏锦溪,你这个贱人,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

    过往的种种一一在脑海里浮现,苏梦到现在才来质疑自己,真的做错了么?

    如顾锦所说,她似乎从来就没有主动伤害过自己和苏家人。

    从小到大她都在包容自己,生怕自己受了一点委屈,不管自己再怎么欺负她,她也不会生气。

    有一次苏梦也问过她,“苏锦溪,你是不是天生的贱骨头,我都这么对你了你居然不生气?”

    “小梦,我是你姐姐,我怎么能生你的气呢?”

    她总是温柔的笑笑,那时候自己看到她的笑容就会觉得厌恶,因为她很漂亮,从小到大就漂亮到可以遮盖所有人的光芒。

    “别笑了,丑死了。”

    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虚荣且妒忌心强,从一开始自己就讨厌她这个印象根深蒂固,一直到现在。

    如今回想起来苏梦似乎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恨意,她被恨意所蒙蔽了眼睛,不管苏锦溪做什么在她看来都是错的。

    其实她真的错了吗?仔细想想每件事的起因,苏锦溪没有错。

    她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为了苏家,那么努力的想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自己不但没有认同,反而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直到她体无完肤还不算。

    走上今天的路是自己一手造成,怪不得任何人,只是……想到过去的回忆,苏梦只觉得内心深处触动更大。

    小时候自己贪玩在公园里遇上流浪狗,自己缩在秋千上一动不敢动,是苏锦溪过来用木棍赶跑了流浪狗。

    她那时也很害怕,在自己眼里懦弱的苏锦溪头一回那么勇敢。

    “你们走开,不要过来,梦儿你快下来,我给你挡着。”

    苏梦拔腿就跑,将她一个人丢在那里,甚至心里还想着让流浪狗咬死她就好了。

    回来的时候苏锦溪果然被狗咬了,父母又是一顿责骂,她却没有说明缘由。

    也许就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包容让自己肆无忌惮。

    雷雨夜自己吓得失声乱叫,是她冲进房里,“梦儿,你别怕,只是打雷而已,姐姐在呢。”

    想到这里苏梦泪如雨下,“姐……姐。”

    她从来就没有真心诚意的叫过顾锦一声姐姐,此刻泪水颗颗滚落。

    顾锦没有错,从头到尾都没有错,即便是有错那也是错在她太过包容自己,才让自己胡作非为更加张狂欺负她。

    以至于后来见到她翻身比自己过得好,心里不平衡,才有了这一切的发生。

    以前一直保护自己,包容自己的苏锦溪已经消失,取代自己的则是顾锦,眼里对苏家是彻底的失望。

    现在明白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事情已经发生,再没有后悔的余地。  苏梦低头看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我将心脏给她,以后是不是就可以成为你真正的妹妹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