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050章 跪下赔罪
    <script>app2();</script>

    杨眉在路上就听到了穆七又将人给打了,正好遇上顾锦和司厉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七,你怎么又把秦辛给打了?这人又是……”

    她怎么觉得穆七身边的帅哥一个比一个好看呢,就没有普通长相的人。

    “姐姐,姐夫,你们怎么来了?”穆七正好看到三人。

    杨眉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穆七另外一个姐姐,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就见到了,那金发蓝眼的男人也太帅了一点。

    “过来开会,顺便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顾锦温柔的摸了摸穆七的头,“见你气色这么好我就放心了。”

    “姐姐,秦辛是你们打的吗?”

    “没杀了他都算是手下留情。”司厉霆想到那个男人就很生气,竟然敢肖想自己的女人。

    杨眉感觉到他话语中的杀气吓了一跳,穆七家里的人似乎每一个脾气都比她大,这么看穆七反而是脾气最好的。

    哪怕之前从穆七的嘴里听说过她姐姐们的事情,亲眼见到还是会有些惊讶,她们一家是什么神仙颜值。

    秦辛接二连三被打,他对穆七仅存的一点耐心都没有了,他一定要让穆七一家好看,于是秦辛做了这辈子他最愚蠢的事情。

    顾南沧一家人难得团聚,这次在欧洲就算是团聚的中间站,穆尘为了招呼几位客人,特地订了一家法国餐厅。

    当他们一行人进场,除了司厉霆之外都是亚洲面孔,在都是高大的外国人之中,他们丝毫不逊色,反而很吸睛。

    好久不见,穆七坐在顾锦身边不停的给她讲述自己在学校好玩的事情。

    “小七,见到你这么眉飞色舞的样子我就放心了,看来你身体确实恢复得不错。”

    “姐姐你就放心吧,我身体每周都做检查的,尘哥哥可担心我了,一定不会让我出事的。”

    “穆尘大哥,这些年来辛苦你照顾小七了。”顾锦客气的道谢,穆七能活到现在,和穆尘的悉心照顾有关。

    “这是我份内之事,其实我……”穆尘想着今天时机还算是不错,要不现在就公开他和穆七之间的关系好了。

    秦辛带上了人马,他得知穆七一家今天在这里聚餐,正好可以一网打尽。

    他带着一大群人进场,正好打断了穆尘接下来要说的话。

    “都在呢!”秦辛带着伤痕累累的脸进来,今天他是有备而来,所以底气很足。

    之所以他在学校每天嚣张霸道,就是因为家里还是有些势力的。

    在他眼里穆七的家人不过就是个人能力还挺厉害,自己带了这么多专业打手,肯定会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事实上在来的路上秦辛已经在脑海里脑补了他们一家人被自己带去的人打得跪地求饶的模样。

    到时候自己一定要将他们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十倍百倍还给他们,光是想想那个画面秦辛就开心得不得了。

    就算他受了重伤,也是春光满面进来的。

    “又是你,你来干什么?”穆七见秦辛还打着石膏,搞不清楚都这样了他还来干什么。

    “干什么,穆七,你家人将我害得这么惨,我有几个兄弟想要陪他们切磋切磋。”

    包房本来就大,秦辛来了十几个五大三粗、人高马大的打手将屋子里挤得水泄不通。

    在场的几人都很镇定,司厉霆皱了皱眉,难得顾锦今天胃口不错就被人打扰了。

    顾南沧则是不悦的看向秦辛,“看来上次并没有让你得到教训。”

    “教训?我看你才应该得到教训。”秦辛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拍了拍顾南沧的肩膀一脸得意,觉得自己是稳操胜券。

    “还有你,打我很开心是吧?”秦辛又绕到司厉霆身边,“一会儿你就会为你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全场除了秦辛,每个人都很淡定。

    司厉霆扫了旁边傻站着的服务员,“看什么看,上菜。”

    “是……”

    顾南沧也对一旁的穆七道:“小七,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是,哥哥。”

    全场没有一个人理会秦辛,仿佛他只是空气。

    被人忽略的感觉很不爽,秦辛一拍桌子,“你们当我是空气?”

    一直没有开口的穆尘放下了刀叉,用餐巾擦拭干净嘴,“闹够了没有?”

    说起来最该发火的人为了不让穆七有心理负担才没有动手,加上他也知道秦辛已经被教训过好几次,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哪知道这秦辛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撞到枪口上来了,穆尘哪能坐视不理?

    秦辛还特别有底气的一拍桌子,“你说我闹?”

    仿佛自己在他们一家人的眼里就像是小丑一样,事实上他本来也就是小丑。

    “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在坐的男人不给我磕头赔罪,我就让你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带来的这些哥们都是道上混的。”

    秦辛还不知道穆家的家底,他在穆尘面前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站在椅子上拽着大学生说我要揍你一个意思。

    穆尘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之前的事情我本看在七儿的面子上没有追究,今天你打扰了我的客人用餐,那就不要怪我了。”

    “哟,口气挺大的,你是穆七的哥哥吧,我知道你们家有些钱,不过啊,这世界可不是有钱就行了的。”

    秦辛打听过,穆七住在一个偏僻的古堡里面,因为穆家人藏得比较深,一般的人压根就打听不了他们的底细。

    在秦辛的心里穆七家可能有点小钱,连新的别墅都买不起,还只能住在那样年代久远的房子里。

    没有人告诉秦辛,除了那古堡,周围所有的地都是穆家的。

    秦辛自己就将穆七的家庭背景分了类,怎么都不可能超过自己家的。

    见秦辛那嚣张的模样,穆尘笑了,“哦?”

    秦辛继续道:“告诉你们吧,我带来的这些人个个手上都是带着人命的,别以为我在和你们开玩笑,你们再不跪下道歉,我就只能用武力说话了。”

    他的眼睛落在穆七和顾锦两人身上,那两人虽然长相一样,性格却是春花秋月各有千秋,要是能将她们两人都占为己有,那该是怎样的美事。

    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放肆被司厉霆洞察到,上次他只伤了秦辛一只手,看来还是太轻了点。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司厉霆冷冷一笑,突然起身快速抓住了秦辛的手,还没有等秦辛反应过来,他的刀已经扎进了秦辛的手掌。

    “是这个意思吗?”

    “啊!!!”秦辛疼极了,这男人出手太快也太果断。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秦辛看向那些人。

    穆尘一拍桌子,“我看谁敢动。”

    他用的是纯正的法语,身上的气场也太过强大,那些人愣了一下。

    穆尘看着他们脖子上,手臂上都纹着同样的纹身,推测出他们的身份。

    “叫安德鲁过来。”

    所有人互相对视,安德鲁正是他们的头。

    就连秦辛都奇怪,“你认识我叔父?”

    “何止是认识。”穆尘冷哼一声。

    当安德鲁出现时,秦辛赶紧诉苦,哪知道安德鲁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径直走到了穆尘的身边,一副谄媚讨好的样子。

    “穆爷。”

    穆爷?秦辛并不知道这个称呼代表着什么,他只是奇怪,在家族威望最大的叔父竟然会一脸谄媚,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叔父,他们将我伤成这个样子,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安德鲁体形巨大,一个大耳刮子朝着秦辛的脸上抽来,将秦辛抽得眼冒金星,“叔父,你……”  “混账东西,还不跪下赔罪道歉。”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