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051章 穆尘的报复
    <script>app2();</script>

    秦辛被这个大耳刮子给抽懵了,从小就疼爱自己的叔父居然会这么对他,还要他跪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叔父,你有没有搞错,我凭什么给他们下跪?难道你还怕他们不成?”

    在秦辛的世界里他的叔父就是很厉害的人物了,以前多少次他都看到别人给他叔父下跪。

    “你这个蠢货,这位可是穆爷。”

    穆爷是什么人物?别说是巴黎,在欧洲也能轻易搅动风云的人物。

    别说是他,就连安德鲁的老大过来也拿也得毕恭毕敬的。

    “穆爷是谁?”

    “我和你这个蠢货说不明白,给我跪下磕头赔罪。”

    秦辛哪里会心甘,来得时候脑补的很好,怎么和他想的套路不同?

    穆尘看向安德鲁,“你该知道我的脾气,他三番五次在学校欺负我的家人,今天又打扰我们家人用餐,你说该怎么办?”

    他的话不轻不重,安德鲁却吓得面如死灰,得罪天王老子都可以,唯独不能得罪这位。

    安德鲁索性跪了下来,“穆爷,这臭小子还小不懂,得罪了穆爷你请你见谅,我代替他给你道歉,希望你消消气,这顿饭我来买单。”

    他不仅跪了下来,而且还边跪边打自己的脸。

    “叔父,你这是做什么?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是你这个蠢货惹不起的来头。”安德鲁一把将他拉了下来,“给我磕头,快点。”

    “叔父,我不磕。”

    好歹秦辛在别人眼里也是花花公子,从来没有吃过亏,都是他欺负别人,现在要让自己磕头,那怎么行?

    安德鲁可不管那么多,抓着他的头就往下按。

    他很清楚一点,要是穆尘没有消气,接下来要遭殃的人不只是秦辛,还有整个家族以及他千辛万苦打拼的一切。

    对穆尘来说,摧毁掉他们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安德鲁可没有对秦辛留情,就连穆七隔得那么远都能听到他磕在地上砰砰声。

    秦辛本来就被打了这么多次,又被司厉霆扎了手,现在打着石膏,还要被人按着头磕头。

    安德鲁心里就想着怎么让穆尘消气,这会儿按死秦辛这个蠢货都不在话下。

    秦辛的额头都已经磕出鲜血,穆七看了一眼穆尘,“尘哥哥……”

    虽说秦辛有些讨厌,性格也比较恶劣,但自己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反观秦辛已经是满身的伤势,这样的惩罚已经够了。

    穆尘脸上一片冰冷之色,“停下吧。”

    秦辛已经快要被磕成脑震荡,这会儿脑子都是晕晕的。

    安德鲁还没有让他起来,而是谄媚讨好道:“这傻小子不知道穆爷在这做出了这样的蠢事,还请穆爷放我们一马。”

    穆尘起身,“我这人向来公平,其它事情我可以不计较,毕竟他也受到了惩罚。

    只不过今天他打扰了我远道而来的客人用餐,这个账没那么简单算了。”

    穆尘随手从旁边拿起一个红酒杯在桌子上敲碎,他一步一步走向秦辛,秦辛对上那高大男人的双眼。

    不知道为什么,相比司厉霆和顾南沧一开始的暴躁,这个男人话最少,给人的感觉是最可怕的。

    “你,你要做什么?”秦辛看着他手中的酒杯,难不成他要用这个做凶器打自己?

    “七儿心善见不得血,这次我就手下留情。”

    安德鲁刚想要道谢,却见他放下酒杯,而是伸手捡起了桌子上的碎片。

    “只要你吃掉这些碎渣,我们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这话一说出来全场安静,顾锦把玩着指甲,当她知道那黑船是穆尘在打理的时候就知道穆尘这个人不是良善之辈,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吃惊。

    司厉霆和顾南沧更是见怪不怪,对付秦辛这样的人就该狠一点,不然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

    只有穆七有些吃惊,她刚想要开口顾锦就打断道:“小七,这鱼子酱还不错。”

    “姐姐。”穆七眼中有些担心。

    “这是男人的事情你不用管。”顾锦只轻轻回答了她一句话。

    秦辛看着那闪着寒光的玻璃碎片,他不敢相信这是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而且是他身上的事情。

    “你,你开玩笑的吧?”

    穆尘仍旧是面无表情,对他来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从不开玩笑。”

    “叔父,我……”

    安德鲁无奈的叹了口气,“还不快吃,不要惹恼了穆爷。”

    秦辛平时再怎么作威作福也从来不会对人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在司厉霆他们面前,他不过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而已。

    秦辛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开始那几人那么淡定,自己就像是蹦跶的小丑。

    “那可是玻璃啊!!!”秦辛一个大男人都快吓哭了,早知道会这样,他宁愿被人打几拳都好。

    和这样的惩罚相比,那就是小儿科。

    “别说是玻璃,就算是子弹穆爷要你吞也得吞。”

    安德鲁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桌上的玻璃碎渣,连一个小渣渣都不敢放过。

    “快吃,不要让穆爷动手。”安德鲁提醒道。

    秦辛心脏都吓得直颤,他求饶的看着穆七,“穆七同学,你能不能帮我说说情?”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遇上硬茬,连自己叔父都要退避三舍的人物,只可惜后悔也晚了。

    穆七看着穆尘,穆尘知道她要说什么,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不是饿了?牛排要是冷了就不好吃了。”

    这就是拒绝的意思,将穆七要说的话全部都给堵了回去。

    “哦。”

    秦辛最后的希望也都没有了,穆尘继续道:“我这个人向来耐心不太好,请便。”

    “还不快点!”安德鲁着急了,急忙催促道。

    知道秦辛下不了嘴,他直接塞到了秦辛的嘴里,秦辛拧着眉头不肯咽下去。

    “快咽。”

    那可是玻璃啊,秦辛被逼无奈,只有吃了下去。

    穆七看都不敢看这么血腥的场面,碎片一路往下,滑伤他的食道,他连说话都没有了力气。

    安德鲁讨好的看着穆尘,“穆爷,请问这样的交代你是否满意了?”

    穆尘摆摆手,安德鲁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带人离开,走之前还特地结了帐,并且给穆尘的账户预存了一百万的极品红酒,这才赶紧带秦辛去医院。

    秦辛痛苦得满头大汗,“叔父,我会不会死?”

    “你不会死,但一定会生不如死。”

    “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连你都这么害怕他?”秦辛很不甘心。

    “他啊,是天,我们惹不起的天。”

    秦辛还想说什么,安德鲁制止了他,“别说话了,你今天能留下一条命算是命好,记住,以后不要再招惹姓穆的,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真的有那么厉害……”

    “比你想象中还要厉害很多,好了,忘记这件事吧,那不是我们惹的起的。”

    穆七过去就知道穆尘的手段厉害,亲眼见到还是头一回。

    穆尘回头看她,“吓着了?”

    “尘哥哥,蔷薇她们难道都是……”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难得大家都在,用餐吧。”

    顾锦也岔开了话题,“小七,外公一直都想见见你,你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过几天和我们一起回美国见见他老人家。”

    “好啊。”穆七没有深究。

    秦辛的事情就像是昙花一现,从那天起秦辛消失了,是他家人来办理的退学手续,无人知道是什么原因。

    只不过学校多了一个谣言,不要招惹穆七,穆七的后台十分强大,强大到连秦辛都被退学了。  后来有人见过秦辛,他的精神有些失常,一提到穆字就会发疯,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