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062章 老子跟你没完
    <script>app2();</script>

    唐茗简直欲哭无泪,“什么叫我占你便宜?从头到尾都是你对我上下其手,我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碰到了你,你倒好,现在竟然反咬一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面对唐茗的控诉顾安楠没有一点悔过之心,不但没有,甚至还更加暴怒,“反咬你又怎么了?你咬我啊。”

    “我这还没有对你怎么样你就这么生气,要真的咬你,你不飞起来吃了我才怪。”

    “哼,知道就好,所以要让老娘负责那是不可能的。”

    说着顾安楠从兜里掏出了五角钱塞到唐茗手中,唐茗一头雾水,“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买棒棒糖剩下的,就当是昨晚你的酬劳。”顾安楠说得一脸淡定。

    唐茗:“……”

    所以这一晚大气不敢出,被顾安楠压得身体麻了也不敢动,这一晚上就值五角钱的,这样的事情也就只有顾安楠才能干得出来。

    “怎么,嫌多?不用找了。”

    唐茗:“……”

    这女人就是一个妖精。

    顾安楠将那硬币塞到唐茗手里洒脱的离开,一时之间唐茗竟然无言以对。

    等到一离开,顾安楠才抚着自己的小胸口,还好还好,还好她聪明逃过一劫,不然这个男人就要赖着她了。

    顾安楠蹦蹦跳跳离开,心里却是想着昨晚那一觉睡得很踏实,唐茗的手感还真是不错。

    没有睡到司厉霆,这让顾安楠觉得十分不爽,这样她的报仇计划就不能实施了。

    贼心不死的顾安楠又开始了第二轮的计划,在晚宴上准备对司厉霆穷追不舍。

    一看到他身边有个女人,顾安楠心里就不太爽快,这混蛋玩意儿怎么能背着顾锦在外面沾花惹草,不行,自己不能让他这么开心。

    于是顾安楠跳到了司厉霆身边,“哈,被我抓住了吧。”

    “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这个女人是谁?”

    “说了和你无关。”

    “哼,你这个大猪蹄子……”

    司厉霆甩开了她,顾安楠一看到大厅出现了唐茗,吓得快步离开,免得这个人又缠着她。

    唐茗追着顾安楠到了花园之中,顾安楠没好气道:“大哥,我不过就是睡了你一晚,你不是要我负责吧?”

    “如果我就要你负责呢?”唐茗打趣道。

    顾安楠拿出自己的手包,从里面抓出了一个水晶硬币,比昨晚的五毛钱要值钱很多。

    “得,睡你一晚,这是报酬,你我两清。”

    “那可不行,你抱着我睡了一夜,我胳膊到现在都很麻。”

    “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别动。”

    “你干什么?”顾安楠眨巴着大眼睛。

    唐茗微微一笑,“不干什么。”

    说完他趁着顾安楠毫无防备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顾安楠跳开。

    “你你你……居然敢亲我。”顾安楠摸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唐茗。

    “现在我们就两清了。”之前唐茗只觉得她有点可爱,没想到顾安楠被他亲了的反应比想象中更可爱。

    顾安楠冷哼一声,有些心虚道:“两清了就好,那你不许再,再缠着我。”

    说罢顾安楠飞一般逃走,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快,一点规律都没有。

    那该死的瞎子有女朋友还敢占她的便宜,下一次他要再敢这样,自己就撕烂他的嘴!

    刚刚这么想着,顾安楠眼前一黑,身体被麻袋给罩住,“谁敢偷袭我?”

    等到麻袋解开,她对上一人的双眼,是浅浅的蓝色,和外国人的蓝眼睛不同。

    那张脸却是长得和她一模一样,是顾锦,顾安楠在暗中窥视着的胞姐。

    哪怕已经了解顾锦的一切,当她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仍旧还是有些震惊,两人就像是照镜子一样看着对方。

    “你叫顾安楠?”顾锦看着她。

    顾安楠对上她感慨的眼神,想到之前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有些心虚,将脑袋往旁边一转,一脸傲娇的回答:“你问我我就要告诉你吗?”

    “你不说我也知道,安楠,很好听的名字。”顾锦温温柔柔的回答。

    顾安楠用余光扫了一眼,正好看到她的眼神,心里想着,哇,她好温柔呢。

    当意识到自己竟然有这样的想法,顾安楠又冷哼一声,她温柔关自己什么事?

    “谁说我叫顾安楠,我明明叫大锤。”顾安楠死鸭子嘴硬。

    顾锦噗嗤一笑,顾安楠看得眼睛都不眨,她真的很漂亮呢,连笑起来都这么好看。

    “好吧顾大锤,说说你为什么要杀我?”

    她虽然是在质问你,但脸上笑眯眯得很好看,一点严肃都没有。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妈妈和哥哥都只喜欢你不喜欢我,再说我又没想杀你。

    当然这样的真心话顾安楠是不会说的,“谁,谁杀你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你了?”

    见顾锦伸手朝着她而来,难道她是要杀人灭口来报复自己?

    顾安楠有些紧张,“你,你干什么?我跟你说,你要是敢动我,我……”

    “你要如何?”顾锦笑着给她解开了绳子。

    顾安楠见她只是给自己松开绳子,她松了口气,自己想太多了。

    每次顾锦一对她微笑,她心里就忍不住的想要和顾锦亲近。

    “别这样对我笑,很烦,你放我就不怕我逃了?”

    顾安楠对顾锦有着本能的亲近感,但理智告诉她应该讨厌这个女人才是,本能做不到让顾安楠有些烦躁。

    “怕什么,你脚还被绑着的,安楠,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叫都叫了,难不成还能将你塞回去?”

    顾锦坐到她身边问着她这些年都近况,顾安楠得意的一笑:“我偏不告诉你。”

    她以为自己能对顾锦造成麻烦,哪知道那个女人神秘一笑:“既然安楠不肯说实话,那就别怪姐姐了。”

    “你想要干什么?”

    “将她打包好送去茗哥哥的房间,既然我问不出,那就让茗哥哥来问吧。”

    顾安楠欲哭无泪,怎么这一对夫妻都是这样的想法,之前是司厉霆,现在顾锦又来这一招。

    “送过去吧,就说是我送到的,让茗哥哥不要客气。”

    气得顾安楠咬牙切齿,“顾锦,老子不是墨西哥鸡肉卷。”

    “嗯,老北京鸡肉卷茗哥哥也会喜欢的,”

    “顾锦,老子跟你没完!”顾安楠咆哮,该死的,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那个男人。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