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069章 小魔王收拾唐鄀
    <script>app2();</script>

    第1069章小魔王收拾唐鄀

    凯拉看到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失魂落魄解释了一句:“好了,要是舍不得人家就赶紧追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哪有舍不得,我就是觉得他没良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简直就是一头白眼狼。”

    “他似乎有重要的事情,倒也能理解,人家还有那么大的公司需要管理。”

    “白眼狼就是白眼狼,早知道先前就该给他多吃点药。”

    凯拉一脸狐疑,“吃药干什么?”

    “把他毒傻,这样他就不记得离开了。”

    “你啊,真是一个小疯子。”凯拉有些无奈,“想他的话给他打个电话吧。”

    “我才不要理这种没心没肺的白眼狼。”顾安楠说着转身上楼。

    回到房间,先前不觉得,现在一看到房间则觉得太过空荡荡的。

    她一头栽到床上将被子蒙在了脸上,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奇怪的是以前她只要靠近唐茗就睡着了,没有了唐茗就连床都显得那么大。

    这个晚上她竟然失眠了!

    顾安楠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起床,凯拉笑道:“怎么,没有他你都睡不好了?”

    “我昨晚不知道睡得多好,以前要不是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我才不会收留他,他走了最好,我全心全意去照顾小怪物。”

    顾安楠拔腿就往顾锦家跑,她和顾锦冰释前嫌,也有借口和顾锦亲近。

    唐茗离开以后心里想的全是顾安楠,不知道那个小妖精没有他睡得好不好?

    只是这一走,他再想要靠近顾安楠就没有那么名正言顺的理由了。

    唐家的事物繁忙,他不敢直接联系顾安楠,只能偷偷和顾锦联系,偶尔从视频里看到顾安楠的身影。

    “茗哥哥,你要是真的喜欢安楠,那就直接告诉她,你和安楠相处了这么久,安楠没有将你扫地出门就证明她心里至少是有你的。”

    唐茗无奈道:“锦儿,你以为我不想说吗?我连做梦都想要表白。

    可是你也知道我的过去,我这样的人是配不上安楠的,况且安楠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对感情很细致。

    她如果对我没用,我提出以后她只想要逃避,我以后想要接近她都没有机会。

    我别无他求,只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守在她身边。”

    顾锦叹了口气,“其实茗哥哥不必介怀,你和苏梦白小雨的事情只是一场误会,如果安楠真的喜欢你不会在意这些。”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我不想冒险。”

    “也罢,这终究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身为局外人也没办法帮你,唐家要是有需要随时告诉我们一声。”

    当年司厉霆假死,顾锦怀孕大着肚子,唐茗帮了她不少。

    “我能应付得过来,放心吧。”

    唐鄀和唐茗之间的战争从来就没有消停过,这次唐鄀为了得到唐家的掌家之权,竟然悄悄在唐茗的一个项目上对原材料动手。

    咖啡店,唐鄀悠闲的喝着咖啡。

    “唐少爷,你的吩咐都办妥了,那批材料都被替换成了劣质产品,到时候抽检一定不会合格。”

    唐鄀阴沉一笑,“我要他彻底无法翻身。”

    “唐少爷你的意思是我们做的还不够?”

    “只是抽检不合格根本就无法让唐茗死。”

    “那唐少爷要怎么做?”

    “如果是因为质量问题而让人死亡,那么就会引起轰动,事情一旦闹大,唐茗就彻底完了。”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唐茗,这一次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逃过这一劫。”

    顾安楠也没想到自己心情不好就来吃个香蕉船,一不小心就听到了这样的大秘密。

    唐茗?

    她叫尼古拉斯久了也都忘记那人的真名了,顾安楠戴上墨镜跟上了唐鄀。

    尼古拉斯,你又欠我一次了。

    唐鄀压根不知道自己被顾安楠给盯上,还等待着唐茗彻底完蛋的消息。

    他刚上车对司机吩咐道:“回别墅。”

    司机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飞速离开,唐鄀觉得不对,平时司机开车都很稳的。

    “老李,你今天是不是喝了酒?”

    一道女声响起,“是啊,喝了假酒。”

    唐鄀猛地抬头,对上戴着墨镜的顾安楠,他上车的时候在看手机,压根就没有看司机是谁。

    “是你,顾锦。”

    顾安楠邪恶一笑,“欢迎搭载死亡列车,现在我们要开往的地方正是黄泉。”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没等他问完,顾安楠又是一个加速,唐鄀的身体差点没被甩飞出去。

    “顾锦,你干什么?”

    “干什么?这不是很明显吗?要你老命。”

    顾安楠最喜欢极限运动,其中有一项就是赛车,当她将轿车当赛车开,唐鄀完全被这速度给吓呆了。

    “红灯,前面是红灯。”

    “我眼睛还没瞎。”

    顾安楠并没有停,反正人行道没有人,她一鼓作气闯了红灯。

    “顾锦,你我无冤无仇,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唐鄀怎么都想不通,司厉霆的女人突然找上她干什么?

    要知道当年华晴和她是有些纠葛,不过华晴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自己也离婚很久。

    “害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啊?”唐鄀觉得她很古怪,一点都没有过去的影子。

    顾安楠方向盘一转,直接绕上了一条环山路。

    唐鄀被她彪悍的车技甩得差点吐出来,他忍着头晕目眩的痛苦问道:“你究竟要做什么直接说,用不着这样。”

    顾安楠冷冷一笑,“我啊就是代表月亮惩罚你,唐先生做了什么亏心事应该心里明白。”

    “我对你能做什么亏心事?我们都多久没有见过了?”

    “亏心事未必是对我,还有可能是对别人,例如你们唐家的人。”

    “我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唐鄀想都没往那个方面去想。

    “是么,看来唐先生是记忆不太好,治疗失忆患者我最是拿手。”

    说着她又疯狂加速,环山路本就弯弯曲曲,唐鄀被绕得头晕眼花。

    “你停下来,我想吐。”

    “吐吧,反正这里是唐先生的车。”

    “顾锦,你怎么变得这么无耻了?”

    “比起唐先生的无耻,我这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唐先生要是还没想起来,我可要继续加速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