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124章 送上门来的肥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放走了青文驱,青柠将手中的礼物奉上,“奶奶,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傻丫头,我可不要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说过你有这份心意就好,拿去给你爸爸治病吧,他比我需要。”

    老人家哪里收过这样贵重的东西,这一块就价值一套房子了。

    青柠拍了拍老人的手,“爸爸的病很快就会治好,这份礼物你就收着。”

    “我……”

    大伯母立马打断她要说的话,“妈,人家青柠也是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

    显然她又看中了这金饰,只等着老人一归西,将所有值钱的东西收入囊中。

    这顿饭青柠吃得索然无味,周围的亲戚都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以为是青柠母亲另嫁的继父有钱,一个个又开始巴结青柠。

    下了饭桌青柠就果断离开,世上像是青耀云一家的人不少,所有人都和利益有关。

    人心,比她想象中还要丑陋。

    天色渐晚,青柠虽然心情低落,却没忘记自己要做的事。

    为了负担父亲的医疗费用,青柠每天都很辛苦要做几份兼职。

    她打车去了夜场,青柠性格好,在夜场也吃得很开。

    “小柠你来了,去给88号房送酒去,这可是个肥差。”经理笑着道。

    “好的,我这就去。”

    青柠推门而入,“你好,你们的酒,请问是现在开吗?”

    她这一抬头,看到包房的人一个个都是熟面孔。

    江芷兰犹如女王一般坐在c位,双腿交叠,高傲的看着她。

    “哟,这不是南宫先生的女朋友,怎么这么寒酸的在这开酒?”

    之前因为她被罚到早上才起来,大病一场的沈静看到青柠就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看来,南宫先生对你也不过如此。”

    “我就说吧,野鸡怎么可能变成凤凰,就她这样还有点姿色的,南宫先生玩几天就腻了。”

    青柠并没有介意,而是挑了一瓶最贵的酒走到沈静旁边,“谢谢,请问现在开吗?”

    沈静被她的反问给弄懵了,“开。”

    “咯嘣”一声酒被打开,青柠美滋滋的将瓶盖收好,提成到手。

    沈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能被她牵着鼻子走呢?

    “真是厚脸皮,我是在骂你你听不懂?”

    “没有呀,沈小姐不是在夸我有姿色吗?”青柠眨巴着大眼睛,“这瓶也开吗?”

    “开开开,就知道开酒,你脑袋里就装着开酒不成?”

    青柠一脸严肃,“对啊,我是拿提成的,你们开得越多我提成越多,沈小姐要不再骂我两句,我把这些酒全开了,你看怎么样?”

    沈静:“……”

    她们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女人,就像是一块橡皮泥,任你揉长搓扁。

    要知道青柠从小到大受得冷眼可要比这些千金大小姐三言两语要大多了。

    江芷兰看不下去,“你很缺钱?”

    “缺啊,我又不像你们这些大小姐。”青柠回答得理所应当,她从不认为缺钱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江芷兰从包里拿出一叠美金散落在地毯上,“我赏给你的小费,捡起来吧。”

    这就是直接在打青柠的脸了,青柠看了一眼,笑得开心,“多谢。”

    她蹲下身开始捡钱,江芷兰以为这样就可以磨灭她的尊严。

    她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这一叠至少有一万美金,换算成人民币那可是几万块人民币,她干嘛和钱过不去?

    江芷兰这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还以为青柠这样就会哭唧唧,哪知道青柠捡钱捡的很开心,谁说天上没有掉钱的

    的好事?这不是么?

    江芷兰没有侮辱成功,心里憋了一团火。

    “还想要钱是么?”

    青柠嘴角扯得更开,“还有这样的好事?”

    好事???

    江芷兰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在青柠的眼里就是傻子行为。

    她把青柠刚刚开的酒倒了一排,“喝完,这些小费都给你。”

    本以为这种比直接砸钱更侮辱人,哪知道青柠眼睛都在放光了。

    另外一叠又是一万美金,青柠突然觉得南宫熏多几个情敌似乎也不是坏事,要是每个都这么大方就好了。

    她在夜场工作,为了小费有时候难免会遇上难缠的客人,酒量早就练出来的,不然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在外面生活?

    “好嘞,这就喝。”

    青柠一杯接着一杯,就要到最后一杯,手被一只大手握住,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够了。”

    她转身,看到南宫熏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诶,大叔你也在?”

    江芷兰直接道:“熏哥哥,你不觉得她也太上不得台面了,只要为了钱,做什么都可以。”

    青柠趁着她说话的时间,一口气把最后一杯喝完,快速将美金收到怀里,生怕被人抢了似的。

    那财迷的样子,南宫熏早就领教过,虽说她酒量很好,但这一大堆酒喝下她的眼里已经有了醉意。

    南宫熏没有理会,而是看着青柠,“你还好吧?”

    他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青柠喝了不少,这蠢丫头居然真的喝完了。

    青柠甜甜一笑,“好,我好得不得了,不过我先失陪一下。”

    她飞快跑去洗手间,将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用清水洗漱干净,头还是晕晕的。

    南宫熏递上一张毛巾,她不客气的擦了擦。

    “大叔,是不是很看不起我?”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唇边仍旧带着笑意。

    “没有。”

    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他比谁都清楚,要真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她早就傍上自己了。

    “所以说大叔和她们都是不同的。”

    “有什么不同?”南宫熏看着她。

    青柠微微一笑,“你比她们聪明,送上门来的肥羊我能不宰吗?白白送给我十几万呢,以为这样就能打压我的自尊了,开玩笑,我怎么可能和钱过不去?”

    她嘴角的笑容只会让南宫熏心疼,他一把将她扯入怀中,“丫头,不想笑就不要笑。”

    “大叔,你说什么呢?我才没那么矫情,你放心,我一点都不难过,这么多年来我都习惯了,尊严算什么,只要能挣钱,不违背自己的初心,我什么都可以舍弃,你看,我轻轻松松就挣了十几万呢。”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