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帝国总裁霸道宠苏锦溪司厉霆 > 章节目录 第1135章 两清了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随着南宫熏那个一字落下,大伯只得开口:“我们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伯母捶着他的胸口,“你说什么胡话,那可是我们全部家当,你说卖就卖了?”

    摆明了这一切都是南宫熏给青柠出气而设下的圈套,青文驱年龄小容易被骗,他们自己种的苦也要自己来尝。

    心里肯定是不甘心的,那又有什么办法,南宫熏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不是他们这种普通老百姓能招惹的人。

    点到即止,要是再撒泼有可能连家都保不住,大伯深知这一点。

    “不卖你拿什么还钱?”

    大伯母看向青柠,青柠却没有看她。

    这个局本就是为了她们而设,青柠是疯了还是傻了才会施以援手。

    大伯一锤定音,“卖,我同意。”

    “好,你们回去拿证件,我们马上过户。”

    南宫熏早就猜到他们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只能走最后一条绝路。

    直到过户完成,青柠瞪大了眼睛,“大叔,我只要我们那套房,你怎么全部都过户给我了?”

    除了他们名下的几套房产、车子,就连门面都过户到了青柠的名下的。

    南宫熏轻描淡写:“利息。”

    青柠只顾着签名盖章,也没细看,这下承了南宫熏这么大的情,这让她用什么还?

    大伯母和大伯就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有气无力的,“先生,我们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看这件事……”

    南宫熏将欠条拿出来,“和你儿子的帐一笔勾销,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处理搬离。”

    “三天?先生,就连找房子时间也不够的。”大伯母本来打的主意是继续住下去,总不可能青柠真狠到那个地步吧?

    她们无赖的心思南宫熏一清二楚,根本不会留情。

    南宫熏面色未变,“那是你们的事。”

    “小柠,你看我们现在一无所有了,这房子是我们唯一遮风挡雨的,我们没有产权,好歹你让我们住着。”

    “大伯母,别在我面前卖惨,你们在医院强占我家唯一那套房的时候可有想过今天?

    你们只是失去了固定资产,你们要不想最后一点存款也失去,就赶紧离开我的视线。”

    南宫熏一记冷眼扫来,两人飞快离开。

    房间只剩下了两人,青柠这才开口,“大叔,除了我家的那套房产,其它的我什么都不要,那不是属于我的。”

    早就知道青柠会这么说,南宫熏没有一点意外,他回答得特别快,“好,马上折现给我。”

    青柠无奈,“我上哪去找那么多钱?你要是不着急的话我先挂出去,等卖了再给你。”

    南宫熏轻轻一笑,“我一声令下,你觉得会有人买?”

    “这……大叔,你究竟想要干嘛?”

    “你不是喜欢钱?送你了。”

    “我喜欢的是不烫手的钱,太过烫手的钱我怕没命花。”

    她心里跟明镜似的,一直都在拒绝他的示好,拿人的手软。

    “丫头,不用担心,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

    “这比要我命还要困难。”青柠无奈。

    “给你了,你要捐出去也好,送给别人也罢,那都是你的东西。”南宫熏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对青柠是有些兴趣,但也犯不着逼得太紧。

    青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次是他帮了自己大忙。

    “大叔,这次谢谢你,我能不能请你吃饭?”

    南宫熏脚步微顿,“好,等你电话。”

    随着他的离开,房间里少了一种压迫感,但青柠的心里却多了一块大石头。

    她本意是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房子,哪知道南宫熏将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她,几个小时前她还是一个穷光蛋,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是坐拥两千万家产的小富婆了。

    这要是给别人还不笑死,偏偏对她来说就是沉重的负担。

    拿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到头来是要还的,正如大伯一家,贪财拿走自己家的房子,结果连本带利失去了所有。

    如果青文驱继续作,那就真的是倾家荡产了。

    这世界哪有无缘无故的好事,青柠哪里能收下这些东西。

    大伯回到家,青文驱还在蒙头大睡。

    大伯母直接掀开了被子,青文驱有些不耐烦,“妈,你回来了,钱呢?”

    “两清了。”

    青文驱满不在乎,“我就知道有你们出马肯定没问题,妈,再让我睡一会。”

    他还没有察觉到风雨欲来的沉闷气氛,抱着被子睡得很熟。

    直到脚上传来疼痛,他这才从梦中惊醒,“爸,你干什么?”

    大伯手里拿着一根晾衣杆狠狠抽在他的腿上,“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

    “事情不都已经解决了吗?”青文驱皱着眉头一脸不悦。

    “是解决了,你知道我们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大伯母已经哭了出来,

    “什么?”

    “咱家所有能卖的家产全都卖了,包括这个房子也都不属于我们了。”

    青文驱的睡意被驱散,“爸,你说,这不是真的。”

    大伯又是狠狠一抽,“你嗜赌如命,欠下高利贷,整整两千万!我们倾家荡产给你抵了债,三天之内要搬离这里,你这个混帐东西,今天我非得打死你不可!”

    大伯都快要被气死了,青文驱拔腿就跑,“爸,这是个误会,真的。”

    “误会,白纸黑字,你那连鸡都比你写得好的字我还能不认识?原来这些日子你一直在赌场赌博,你输的那两千万是我们全家所有的家当!”

    青文驱这才有种真实感,“那套滨江房呢。”

    “卖了。”

    “还有你的车,就连那几个铺子全都卖了。”

    青文驱摇头,“不可能的,就算卖也不会有人这么快接手。”

    “蠢货,你在赌场输的钱都在那个男人手里,从一开始你就进了别人的圈套!”

    青文驱懵了,“怪不得我一开始赢了那么多,有人给我下套,是青柠那个小蹄子是不是?我去找她算账!”

    “算什么帐,人家身边有人保,你就给我消停点,起来收拾东西,我们只有三天搬离的时间。”

    “妈,你甘心吗!那可是你们一辈子的积累啊。”

    “甘心?呵,你觉得呢?那个男人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