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明明很强却过分自闭 > 《这个明星明明很强却过分自闭》正文 第20章 一曲悲情 一舞倾城

《这个明星明明很强却过分自闭》正文 第20章 一曲悲情 一舞倾城

    在场的人,不管是京王,还是赞助商,都挺好奇肖沫的演技,毕竟这个名字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见,在原来为肖寂写歌,署名都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肖寂的名字,还是肖沫透露给自己的粉丝的。

    在房间的上方,是阁楼。

    正有一对男女好奇的看着下方,他们就是影帝古月,还有影后王菹贤,慕长谷邀请的男女主角。

    “这个小朋友还是挺帅气的,而且刚才对演员的演技见解,十分的不错。”

    古月开口,身为影帝的他自然看得出刚才试镜的艺人实力。

    “可惜,新人总会被人用低廉的眼光看待,希望接下来他的演技可以不被当成矛吧。”

    古月又接着开口。

    “古大哥说的是,不过我们何尝又不是从新人走过来的?这是圈中的规则,无奈啊。”

    王菹贤声音很好听,像温柔的御姐声。

    他们在这上面已经一段时间,换上剧服之后,就一直在这里。

    “他是最后一个,希望可以通过吧!肖大哥,对我有知遇之恩!”

    古月其实原来是秋韵公司的艺人,但肖寂父亲去世后,他合同到期,也就没有续约了,归咎到底,其实也就是认为现在的秋韵,已经残破不堪,他不想呆了。

    “希望吧!”

    王菹贤现在并没有签约任何公司,只是自己开了一个工作室,原来是诗墨的签约艺人。

    ……

    肖寂看了看蔡坤,不用他说,肖寂也是自己来到空旷的位置。

    他没有低着头,而是抬头挺胸。

    看向安兮若好奇的目光时,身边的气息和气质瞬间改变。

    可以瞬间将肖寂代入剧中人物。

    不管是看待雪女的温柔目光,还是肢体气质表现出的儒雅,那出尘文人的气质,让饰演雪女的安兮若不禁呆了呆。

    而慕长谷和京王立马惊讶对视。

    你尼玛叫演技不行?

    京王似乎在问:这家伙,真的没有演过戏?并且还是个新人?

    慕长谷也是摇头:宝宝不知道啊!鬼知道他怎么可以瞬间入戏?

    搞不明白,两人继续看着。

    也发动,肖寂手持水寒剑,冷眼盯着空气,仿佛那里有着他的仇人一般,一举一动,就连台词也透露着决然。

    但回眸让安兮若逃走的眼神,却柔情不已。

    安兮若也回神,奇特的是,她感觉到自己的演技也被肖寂带动一般,迎合着肖寂,十分的舒服。

    很快,第一段直接完成。

    周围的艺人,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

    因为他们大多数连第一段都不过镜,而肖寂轻轻松松就过了,绕是他们都觉得肖寂演技很好,他们比不过。

    “好!好!好!新人竟然有这种演技,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慕长谷起身鼓掌,这才打断了其他人的思路。

    “来,第二段!”

    慕长谷让人拿来古筝递给肖寂,肖寂接过。

    紧接着将它放在一旁,然后蹲身坐在了地面,抬头看着安兮若,手掌拍了拍大腿,示意她过来。

    安兮若漂亮的眼睛翻了翻白眼。

    虽说以前演戏,但却压根没有碰到这种肢体接触戏,因为她演的大部分都是清洁圣女,或者仙女类型,莫有cp的设定让她有点欣喜,又有点失落。

    “请天后配合吧?我并不是想…吃你豆腐!”

    让所有人惊呆的是,肖寂竟然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

    “噗…”

    安兮若立马回身,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巴,憋着不笑。

    “不行不行,我的形象是小仙女,不能不顾人设放声大笑!可是这人怎么这样?哪有这么说话的?”

    阁楼顶上的古月和王菹贤也惊呆了。

    “这丫头差点笑场,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她。”

    王菹贤似笑非笑,安兮若是她的侄女,也就是她姐姐的女儿,她是安兮若的小姨。

    “额…”

    肖寂有点尴尬,他疑惑中。

    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真没有想吃她豆腐啊!

    “咳咳…”

    慕长谷咳嗽了一声,安兮若才白了慕长谷一眼,然后梳理心情,来到肖寂这边,坐躺在了肖寂的怀里。

    靠近肖寂,安兮若脸色通红,就算她是小天后,也自然是个少女,加上肖寂此时入戏的颜值和气质,简直迷死人不偿命啊!

    试镜继续!

    安兮若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但随着肖寂入戏,安兮若也进入戏中。

    肖寂眼神的忧伤,自责,温柔。

    安兮若眼中的不舍,却豁达。

    都展示出来了,雪女受重伤中毒,端木蓉不知所踪,其它药师束手无策,雪女只能等待死亡。

    “妾身想为你再舞一曲!”

    虚弱的雪女开口,她慢悠悠的挣脱高渐离的怀抱,高渐离没有拒绝,他知道这是雪女群期望的,她不想这样狼狈死去,她要给高渐离一舞倾城的身姿。

    肖寂此时已成高渐离,他歪头看着身旁的古筝,眼神一瞬间透露的各种情绪,脸庞那痛苦、挣扎的表情。

    最终,长叹一声。

    古筝放置在腿间,高渐离看向雪女的眼神,满满的都是爱意与深情,那透露出来的悲伤,甚至也让安兮若自己感觉到了心痛。

    按照剧本来说,这一段的古筝弹奏是做做样子,但肖寂却弹奏起来了。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那个车祸死去的女朋友。

    悠悠古声,高渐离弹奏古筝,那优美悲伤却带着决然的奏乐,他看向雪女的万般柔情与爱。

    安兮若似乎也被带动,学舞蹈出生的她开始随着肖寂的奏乐翩翩起舞,那婀娜多姿的身躯,一举一动的优美。

    一曲悲情,一舞倾城。

    安静!

    这是多么绝美的景象?让人仿佛身临其境。

    甚至肖寂弹奏的古筝声,能够让他们看到一段悲绝的爱情。

    这就是。

    曲过舞停,不知不觉,肖寂两目已经流淌着泪,他眼神空洞的看着安兮若的方向,看到了那个缅甸优雅的身姿。

    安兮若看着肖寂的泪,心一紧。

    完全没有理会试镜了,她来到肖寂面前,蹲身抬起自己的纤纤玉指,为肖寂抹去眼泪。

    “啊?额…小天后…?”

    肖寂回神,有点吃惊的看着安兮若。

    “我叫安兮若,刚才的曲子,叫什么?”

    安兮若问着肖寂,那是她听过最深情的古筝曲。

    “《冰菊物语》!古筝曲版!”

    肖寂鬼使神差的回答。

    ……

    而在门外,一个身穿宫廷白纱,如同仙女衣一般的少女,她看着肖寂也是流着泪。

    她就是化了妆,换上剧服的肖沫。

    青涩,纯洁!

    “小寂…你还是很痛苦吗?”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