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431章 佩服
    <script>app2();</script>

    第431章佩服

    “于先生,于先生,请留步!”年轻男人大步朝于伟跑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于伟听到声音,驻足,满脸疑惑的回头。

    年轻男人露出一脸笑容,“于先生,你看看你,走这么急,咱们这是合作,有什么东西都可以谈的嘛,没有必要撤资啊。”

    于伟原本,想着对方可能会生气,说些什么话,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样一个态度,看其这模样,于伟顿时就反应过来,对方根本就不想让叶氏撤资。

    “王总,你们说的利益分配,我们管理层接受不了,只能选择撤资了。”于伟对年轻男人开口。

    被称作王总的年轻男人笑笑,“于先生,你看,这利益该怎么分配,是商量着来的么,既然贵公司接受不了,那咱们就不谈这个事了,还按原先说的走,怎么样?”

    于伟听到王总这么一番话,心中顿然欣喜起来,只是表面还表现的很平淡,“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去跟我们领导再说说。”

    “行,麻烦于先生了。”

    于伟转过身,走进叶氏大厦,看了眼电梯,目光不由得向上方看去,心中想到,还真让这人瞎猫碰到死耗子,他懒得管,要撤资,结果恰巧捏住了对方的命脉,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吧。

    于伟等着电梯,电梯从顶楼到一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

    秘书李娜从电梯里走出来,出现在王伟面前。

    “来,正要找你。”李娜看了眼于伟,说道。

    “找我?”于伟一脸疑惑,“是他决定不撤资了?不用,王总那边......”

    于伟刚要开口,被李娜打断。

    “萧先生要我给你说,如果对方请求我们不要撤资,那就把原本定下的三七利润,变成二八,他们二,我们八。”

    “什么!”于伟目光陡然一缩,心中感到震撼。

    让于伟震撼的,不是萧阳提出的利润二八分,而是萧阳竟然,能够算到王总他们的反应。

    这一刻,一种深深的敬佩,从于伟心底油然而生,原来,那撤资两字并非随便说说而已,他心中对萧阳的轻视,因为李娜的到来,彻底消失,不愧是叶总的老公,目光看的比自己,要远太多了。

    于伟点了点头,朝公司外走去,转身的那一刹,于伟突然回头。

    “对了,李秘书。”

    “嗯?”李娜疑惑一声。

    “帮我给萧先生说下抱歉,我刚刚的态度,有些过分了。”于伟满脸歉意道。

    李娜摆了摆手,“放心吧,萧先生知道,你也是为公司好,他不会怪你的。”

    于伟点头,离开公司。

    今天,很多叶氏的决策都是由萧阳来做的,一些了解萧阳的人,自然不会提出什么异议,毕竟都见识过萧阳的本事,而那些不理解萧阳的人,对萧阳做出的决策,或多或少都有些意见。

    有一个楼盘,因为地理划分的问题,需要重新整改,要再拿一个设计图出来,萧阳觉得再找设计师麻烦,就自己当场做了一份设计图给那个施工队发过去,施工队本来对萧阳做出的设计图意见很大,可当执行的时候,他们发现,这份设计图的精妙之处,远超自己的想象,不仅将问题彻底解决,还比之前更好。

    下午五点,萧阳准时下班,当了半天的老总,萧阳总算明白,叶云舒为啥每天都那么忙了。

    很多东西,萧阳自身处理起来,非常快,但给叶云舒,就做不到萧阳这么迅速了。

    叶云舒虽然被誉为银州的商业女王,但始终从商时间太短,说到底,许多和叶云舒一般大的人,有些甚至到现在都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叶云舒虽然掌管叶氏几年,但仍旧还在一种学习进步阶段。

    萧阳不同,萧阳虽然管理企业的时间不长,但他所接触的企业规模,比叶氏要大不知道多少倍,就像是一个经常做千位数与千位数乘法的人,突然接触个位数乘法,那根本没有丝毫的难度。

    出了公司,萧阳慢悠悠的朝家走去,感受了下自己的手臂,里面的气,已经被他全部排出了。

    银州的街道上,有几十辆黑色的奥迪A6,正在银州来回穿梭着,到现在已经持续一下午的时间了。

    赵氏集团大厦中,一名穿着破烂的老头,不停的盯着眼前数十个屏幕,他已经坐在这一下午,眼睛都快看花了。

    赵氏集团顶层。

    拄着龙头拐杖的赵先生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有种俯瞰众生之势。

    一名身穿黑衣的青年,走到赵先生身后,低头恭敬道:“二爷,人还没找到,那老东西说,对方知道铁皮石斛的价值,人会不会已经跑了?”

    “那就去查,机场,火车,大巴,高速探头,凡是能离开银州的路径,都查一遍,让那老东西挨个认,这种野生铁皮石斛,我找了四年才找到,对我来说有天大的用处,绝对不能出一点差池!告诉那老东西,如果药找不回来,他也活不下去!”赵先生用力捏着手中的拐杖。

    “是。”青年连忙低头,随后又缓缓将头抬起,试探性的问道,“那如果找到了人,对方不肯给的话......”

    “啪!”

    青年话刚说一半,赵先生猛地转身,一巴掌重重抽在青年的脸上,呵斥道:“你跟了我七年,这种事,还要我教你么?凡是与我作对的,死!”

    “明白!”青年连忙点头,退了出去。

    待青年离开后,巨大的房间中只剩赵先生一人,他看着窗外,喃喃道:“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了翻身的契机,任何人,都无法阻拦我!”

    赵氏监控室内,所有的监控录像,都是由一辆辆车实时拍摄来的。

    老头眯着眼睛,一下午的时间,他有种快瞎了的感觉。

    突然,老头的目光锁定在一个监控画面上,指着那画面中的一个身影,“他,对,就是他,被他买走的!”

    老头一说话,这画面瞬间被人截下来,画面中,赫然就是萧阳的身影。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