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747章 陆衍墓
    <script>app2();</script>

    第747章陆衍墓

    古武界一直都有一个传闻,说陆衍的墓,便是这世界上最大的一座古武宝藏,这个传言,存在很长时间,可其真实性,一直没人能够证明,毕竟,除了那位地狱君王外,大家甚至连陆衍的墓在哪,都不知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此刻,白江南说他要去盗陆衍的墓,这让众人,忍不住心动。

    白江南去挖掘一个巨大的宝藏,还要叫上所有人一起,谁都能听出来这里面有猫腻,如果真的跟着去了,很有可能会被白江南利用,可要不去,众人实在是有些不甘心,谁知道那墓里都有什么,说不定就有某些,能够让自己逆天改命的东西呢?

    在场的每一个人,内心都在挣扎,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现光明岛属于我神隐会管辖,他白江南带走光明岛的人,按照规矩,我们神隐会必然要跟着看一看。”朱岚开口道。

    陆衍是华夏古武的人,与他们神隐会毫无关系,他们找这么个借口,无非是想跟着分一杯羹。

    祝华泰等三名氏族族长来回对视一眼。

    祝华泰开口:“两位,不如这次,我们结伴而行,如何?”

    “好。”苏文献点头。

    萧明贤也是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白江南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在陆衍的墓中,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他们三族,很果断的选择暂时联合。

    姬家第一高手姬守一,看向远处木屋方向,待看到紫袍老者对自己点了点头后,大声开口道:“华夏所有地下势力,跟我们走!”

    姬守一说完,组织人手,大步跟上白江南等人。

    氏族和神隐会见地下势力已经动身,也不再磨叽,跟上了白江南。

    白江南像是有意等待众人一样,虽然提前行动,但速度并不快,见众人都到了,这才驾驶一辆车,带着未来等人出发。

    以白江南所在的车辆为首,一个浩浩荡荡的车队,从密叶前驶离。

    非洲,下午五点,天气依旧炎热,一道人影从索苏斯弗雷沙漠禁区当中走出,看了眼天空,直奔国际机场而去。

    一架自非洲飞往华夏的国际航班即将从机场起飞,萧阳坐在机尾最拐角的位置,闭上双眼,迎接这趟长达十四个小时的航行。

    在飞机舱门即将关闭之时,一道身穿黑色斗篷的身影走进了机舱,他的打扮非常怪异,斗篷遮住了面孔,让人无法看到他的长相,这人上飞机后,大步走向最后一排,随后在萧阳身旁的座位上坐下。

    空姐的声音在机舱内响起,舱门关闭,飞机开始升空。

    萧阳闭眼假寐,坐在萧阳身旁的人,也是一声不吭,仍旧用斗篷遮住面孔。

    随着时间的推移,飞机渐渐往华夏方向而去,天色也越来越黑。

    十四个小时的航程,在机舱乘客的沉睡中很快就过去。

    等到华夏京城时,已经是上午十点。

    萧阳大步离开机场,刚出机场大门,便是脸色一变。

    “是谁!”萧阳目光陡然狠厉起来,一些原本站在萧阳身旁不远处的人,都下意识看了眼萧阳,随后与他拉开一些距离,在萧阳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生人勿进的气息。

    萧阳加快步伐,重新回到机场内,买了一张前往北湖省的机票。

    在萧阳买完机票的后一秒,那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也来到了取票机前,他的机票,是提前买好的,同样是前往北湖省,和萧阳同一班飞机。

    中午一点整,一家由京城起飞的飞机,在北湖省北部降落,萧阳快步走出机场,打了一辆车,直奔神农架景区。

    神农架景区,在华夏一直都伴有一种神秘色彩,总面积达到三千两百五十三平方公里的景区,只有四分之一的地方,被官方开发,列为游客可活动区域,剩下的四分之三,全部都保持一种原始森淋的色彩。

    有人说,是官方保护景区树木,所以立了禁伐令。

    不过,去过那些无人区深处的人却知道,这并不是官方为了保护树木,而是官方,也不了解那最神秘的地带,根本不敢开发。

    若从空中鸟瞰,神农架最深处的地方,被一片茂密的大树所遮挡,到了秋冬季,神农架的上空,更是布满了一层浓雾,从空中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而在内部,有一种强大的磁场,会让所有的电子设备全部失灵,想要用摄像机之类的东西来进行拍摄记录,都是不可能的。

    萧阳买了一张进入景区的票,在听完各种提示不要进入无人区的注意事项后,大步走进了这片原始森淋,朝最中心的地方走去。

    那最中心的地带,萧阳曾经去过一次,那是他给自己师父下葬时,所去的。

    一入原始森淋,入目便是参天的巨树,若没有任何野外生存经验的人,如果没有路牌指示的话,会在几分钟后,彻底迷失在这片原始森淋当中,根本走不出来。

    在这四周皆是一样的景物面前,萧阳步伐坚定的,笔直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他的脚力很快,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彻底进入无人区,周围看不到任何人影的存在。

    树木很高,因为季节的缘故,这里已经没有夏季那种茂盛的枝叶,天空湛蓝一片,澄澈,如同童话中的蓝水晶天空一般。

    随着萧阳行走的方向,他所处的地方,也越来越高,当他走出一片树丛时,站到一处大山的鞘崖旁,眺望远方,浓郁的雾气遮挡住了他的视线,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大山影子,连绵一片,如同一条盘卧于此的巨龙。

    萧阳停下一直迅速的脚步,立在鞘崖边,开口道:“从非洲一路跟了过来,也累了吧。”

    “累到不是很累。”黑袍人毫无掩饰的从萧阳身后的树丛中走了出来,在距离萧阳还有十米的时候停下脚步,“我一路上都在好奇一个问题,真是让我怎么都想不通。”

    “怎么?惊讶我能从那里出来?”萧阳转身,看向对方。

    “地狱成立的年月,不,哪怕以世纪为单位,我用手指加脚趾都算不过来,你是头一个,能从那里出来的人。”黑袍人的声音,带着一种磁性,“的确出乎我的意料。”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