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799章 昆仑
    <script>app2();</script>

    第799章昆仑

    炎夏大地,数千年历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纵观古籍,有太多具备神话色彩的地方。

    炎夏昆仑,有着万山之祖称号,古今数千年,这片山脉,蕴藏了太多奇妙的故事。

    有传说称,昆仑内住有天仙之长西王母,人头豹身,由两只青鸟侍奉,是道教正神,与东王公分掌男女修仙登引之事。

    在昆仑,有这么一个地方,被称为世界禁地,也被公认为世界十大秘境之一,这个地方,被称为,昆仑地狱之门。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在牧人眼中,草肥水足的地方是他们放牧的天堂。

    但是在昆仑山生活的牧羊人却宁愿因没有肥草吃使牛羊饿死在戈壁滩上,也不敢进入昆仑山那个牧草繁茂的古老而沉寂的深谷。

    “地狱之门。”萧阳看着眼前的山谷,在麻衣的带领下,他来到了昆仑山,站在那传说中的地狱之门前方。

    现在已是十一月中旬,昆仑山上,终年积雪,白皑一片。

    在这山谷前,萧阳却看到无数野兽残骸。

    “这地狱之门当中,到底有什么?”萧阳顺着谷口,看向山谷内部,当他看向山谷当中的时候,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麻衣摇了摇头,“昆仑山,是炎夏五千年神话体系的源头,纵观古今,有太多传说,是以这里为基点,传播出来的,地狱之门,我也没进去过,三十年前,这里还是鲜草茂盛,一牧民放马,贪图鲜草,赶马入了山谷内,可却在第二天,被马驮着尸体出现在谷口,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却完全丢了性命,以当年的医学手段,根本没法检测出他的死亡结果。”

    麻衣给萧阳说着关于地狱之门的一些记载。

    “后来,有一个探索队,要打探死亡之谷的秘密,他们说,在进入死亡之谷后的那天傍晚,后勤队的伙夫突然大吼一声,就晕了过去,过了三个小时才醒来,伙夫醒来的第一件事,就说他被雷劈了。”

    “当时大家都认为伙夫是压力太大,产生幻觉,毕竟当天傍晚,天空可谓是万里无云,大家在谷内安营扎寨,休息一夜,结果,当一夜过去,第二天清晨,探索队爬出帐篷时,却发现,满地的青草变得焦黑,整座山谷,犹如被雷劈一般,黄土也变成了焦黑色,如同灰烬,动植物也完全消失,到处都是倒毙的牛和其他动物的骨骸,真是满目苍凉,可偏偏,昨夜谁都没有听到雷声,最后询问守夜的人,可惊讶的发现,十多名经验丰富的岗勤,昨晚竟然全部睡着,再找那名伙夫时,伙夫已经浑身焦黑,被雷劈死了。”

    麻衣声音沙哑,在说出这些记载时,给人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

    如果是半年前的萧阳,肯定对麻衣这番话,当个笑话听听就完事了,可现在的他,却是对这片天地,充满了敬畏之心。

    “好了,别想这些了,等你以后有了实力,自己走一遭地狱之门,有什么疑惑,就全都清楚了。”麻衣拍了拍萧阳的肩膀,在号称地狱之门的死亡谷前转了个方向。

    “你说的大人,一直住在这山上么?”萧阳看着满山白雪,好奇道。

    “以前大人是住在都市里的,不过近几年,他只能在这山上续命。”麻衣回道。

    “续命?”萧阳好奇。

    “等你见了大人就明白了。”麻衣并没有给萧阳细说。

    昆仑山,充满了神秘色彩,虽然在记载中,这座山处处充满危机,可仍旧会有无数人,趋之若鹜,前来攀登,只为看一眼这山峰美景。

    满山白皑,不能一眼而知全貌,想要看到别处的风景,你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登上不同的山峰,每当你翻过一个山峰时,你会感觉,仿佛眼前的天地,都彻底发生改变。

    可能你前一秒,还踩在黄土上,当你翻过一座山时,你的脚下,会不知不觉的变为白雪,变为冬季的奇异青草。

    这里没有景,因为你看到的每一眼,放在外面,都是会让人排队来拍照留念的美景。

    萧阳和麻衣两人,漫步在这昆仑山内。

    若没有熟悉这里的人带,第一次到来的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会在这昆仑中迷路。

    这山体内充斥着一种很强大的磁性,会完全干扰到指南针的磁性,无法通过外界器材来分辨方向,而爬到山顶,不光会看到一层更比一层高的山峰,还会被盘绕山腰处的云雾遮挡住视线。

    萧阳跟着麻衣,足足在这昆仑内,步行三个小时。

    一抹寒风吹过,饶是萧阳的体制,都感觉到一丝微凉。

    “这里的温度很不对劲。”萧阳说道。

    “这里就没有对劲的地方。”麻衣似有所指的回答一声,“好了,前面就是大人所在的地方了,你进去吧。”

    麻衣脚步一顿。

    萧阳看到,在自己的正前方,有一个山洞。

    山洞内部漆黑,却不知为何,不时会闪过一抹晶莹色彩。

    萧阳往前一步,只感一股寒风,从山洞内席卷而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里的温度,得有零下三十度了。”

    萧阳呼了一口气,可以看到明显的哈气。

    当萧阳后退一步,温度又恢复正常了许多。

    “说了,这里就没有不对劲的地方。”麻衣再次出声,“去吧,大人已经在等你了。”

    萧阳点了点头,朝洞穴内走去。

    对于麻衣这个人,萧阳没有什么好感,也没觉得有什么反感,以萧阳的个人经验来看,麻衣是不会害自己的,所以他并没有多少犹豫。

    洞穴入口的顶层,倒挂着几根钟乳石。

    入口的道路并不平整,坑坑洼洼,有些地方还有凸起的岩石,岩石的表层结有一层冰霜,所以在外面看上去才会不时泛起一丝晶莹。

    走到洞穴内,萧阳能感觉到,气温又下降了一大截,自己浑身汗毛不自觉的竖起。

    若是一个普通人走进来,穿着羽绒服,带着面罩,都能感觉到鼻毛被冻住。

    第788章山中无日月

    萧阳走路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步声非常微弱,这不是他有意为之,而是这洞穴太深了,脚步声传进去,回荡不出来。

    萧阳下意识紧了紧衣领子,这并不会起到什么御寒的作用,随着他越来越深入这处洞穴,洞穴表层已经能够明显看到晶莹的冰体。

    萧阳哈出一口气,感慨道:“一处洞穴,里面的气温竟然比外面低上几十度,大自然的奇妙,真是让人无法捉摸。”

    “的确。”一道微弱的声音,突然从洞穴内响起,回应着萧阳,“你师父陆衍,终其一生,只为追寻这世界的本源,本该为当世天骄,震铄古今的他,就为这一个目标,到头来,散去三朵白莲,化为一堆白骨,含恨而去,如今,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的姓名。”

    萧阳并没有因为突然响起的声音而感到惊讶之类,他本就知道这洞内有人,听着对方的话,萧阳问道:“你认识陆老头?”

    “如果按照辈分的话,你该叫我一声师叔,进来吧,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问,我现在的状况,不便走出去了。”对方的声音显得很微弱。

    萧阳稍微迟疑一番,便加快脚步,迅速朝洞穴内走去。

    随着萧阳的深入,洞穴内的寒气越来越强,就在萧阳都抵不住,开始牙齿打颤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在萧阳身前。

    萧阳在看到这人影的瞬间,猛地一愣。

    因为这人影,实在是太诡异了!

    在洞穴的深处,有一张冰床,这道人影就坐在冰床上,是一个老头,他头发苍白,身材枯瘦,就连眼窝,都凹陷进去,眼神非常浑浊。

    “怎么,是不是很意外,没想到麻衣口中的大人,会是这么一番模样?”老头咧嘴一笑,只是他咧嘴的动作,放在他这具身体上,显得非常诡异。

    “的确很意外。”萧阳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点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老头苦笑一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名楚铮,与你师父陆衍,曾拜在同一门下,他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实力也最为强劲,而我,最开始不过是一个打杂的,师父看我可怜,收我当了弟子,算是师门当中,最差劲的一个人。”

    萧阳张张嘴,刚要出声,便被楚铮打断,“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不过我时间不多了,在这之前,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还有时间,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你问。”

    “你是否真入了地狱牢笼?”楚铮浑浊的双眼,盯着萧阳。

    萧阳点头,“我的确进去,又出来了。”

    “哈哈哈!果然!”楚铮大笑一声,“当初,我们很多人都在奇怪,氏族无数天骄,都想拜在师兄门下,可师兄偏偏选择了你这么一个普通人,就连练气法门都不传给你,看样子,师兄早就料想到有这么一天,那地狱牢笼,只有你能打开啊!”

    萧阳眉头一皱,眼神疑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说陆老头故意不传给我气,是知道我要进地狱牢笼,他怎么可能知道?”

    “你问我,我也不知。”楚铮摇头,“师兄的本事,哪怕是我这个做师弟的,也只能仰望,恐怕等你某一天达到师兄那个境界,就能明白了吧,我问你,在地狱牢笼中,你可见到一名叫玄天之人。”

    萧阳一惊,“你认识他?”

    玄天,今年已经三百九十岁了,面前这人要认识玄天的话,岂不是说,他的年龄......

    “看你的反应,应该是见到玄天了,他当初,可是能与你师父争雄的角色啊,只可惜,被神隐会阴了一手,放逐到地狱之中。”楚铮惋惜一声。

    “你的意思是,陆老头,也三百多岁了?”萧阳有点懵,他当时,只以为陆衍不过六十多岁,而且那老头,行事风格古怪,喜欢恶作剧,就跟个小孩一样,竟然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楚铮摇了摇头,“准确来说,师兄总共活了四百二十一年,若非他最后无心练气,一心都在探索这自然本源上面,现在的他,还有大把的年月,不像我,不过三百六十四岁,就只能依靠这寒冰洞,来拖延肉身腐朽,苟延残喘罢了,可笑,我本以为,到了控灵境,就已经能看穿一切,可现在才知,这一切,不过是我目光短浅而已。”

    “控灵境后,是什么?”萧阳问。

    “你不用知道。”楚铮摇头,“你既然能从地狱牢笼出来,你走的路,和我们完全不同,知道太多,对你不过是一种束缚而已,萧阳,我今日叫你前来,只有一事。”

    山洞外,麻衣静立于此。

    待天色彻底暗下,萧阳才从洞穴中走出。

    “要走么?”麻衣问道。

    “不走。”萧阳摇了摇头,“要在这待一段时间。”

    “多久?我去买些物资。”麻衣提步要走。

    “你都用久这个字了,看样子,你知道楚铮叫我来的目的。”萧阳说了一声,又反身走回洞内。

    麻衣看着萧阳的背影消失在洞口,摇了摇头,“嘴犟的小子!”

    古有山中无日月一说。

    在昆仑深处,有两人会经常徘徊于山间,一人头戴斗笠,一人年轻不过二十多岁,如闲云野鹤一般,斗转星移,日月变幻,这两道身影每天,就在这昆仑之中,不受世俗纷扰。

    这一晃,便是四十多个日夜。

    十二月二十五号,一场大雪,飘落与银州。

    这是银州今年的第一场雪,年轻人纷纷呼喊着圣诞的到来,一棵棵点缀精致的圣诞树上,挂满了精致的小礼物。

    叶氏集团。

    秘书李娜敲开了秦柔的办公室大门,“秦总,这次圣诞节,打算怎么安排?”

    “往年叶总都怎么做?”秦柔抱着怀中的天天,问道。

    “往年有这种节日的话,一般是聚餐团建,不过叶总今年不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

    “这样吧。”秦柔伸手敲打着桌子,“叶氏和我们恒远一起团建吧,至于叶总她,过段时间,应该就回来了。”

    “好,我通知下去,多谢秦总了。”秘书李娜弯腰,离开办公室。

    秦柔将怀中的天天放到地上,她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飘雪,叶云舒距离上次离开,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秦柔根本不知叶云舒去了哪里,平时联系的时候,叶云舒就告诉秦柔说她在出差,考察项目。

    “秦柔妈妈,云舒妈妈和萧阳爸爸去哪了啊?天天想他们了。”天天拉着秦柔的衣摆,撅起小嘴,可怜兮兮的道。

    “他们......”秦柔看着窗外,摇了摇头,“他们马上就回来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