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811章 我有一个条件
    <script>app2();</script>

    第811章我有一个条件

    如今,白袍客代表九局说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九局的话,地狱君王会听吗?

    不仅是姜家的人冲家主询问了白袍客的来历,也有别人,问出了相同的问题。

    当知道那神秘的九局后,每个人,都从白袍客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白袍客走到萧阳身前,厉声道:“地狱君王,你的做法,已经越界了,可念在事出有因,这次的事情,我不与你计较,带着你的人,走吧!”

    白袍客的话中,带着一种强烈的自信。

    那些被杀的丢盔卸甲的氏族成员,在看到白袍客后,都像是见到救星一般,全都朝白袍客这边躲来,认为白袍客能保自己周全。

    白池等人,则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聚到了萧阳身后。

    一名跟随氏族的地下势力成员深吸一口气,“太好了,白袍客出来了,地狱君王虽强,可总不能不把九局放在眼里吧?”

    “肯定要听九局的。”

    “九局的人来了,看地狱君王还怎么嚣张。”

    说话的这些人,本都在光明岛的领导下,有了一片栖息之地,在听到光明岛沉没的消息后,他们第一时间反骨,此刻又把光明岛放在一个恶人的身份上。

    白袍客身上,弥漫着一股强大的气。

    萧阳歪着头,看着面前的白袍客,猛然间,手臂探出,直直朝着白袍客脸上的面罩抓去。

    白袍客脸色猛然一变,身形迅速后退。

    白袍客的速度是快,可萧阳的速度,更快。

    当白袍客后退出两步时,只感觉面前一凉,他戴在脸上的面罩,被萧阳彻底摘掉了。

    被摘掉面罩的白袍客,就如同一个受惊的小媳妇一般,连忙伸手捂住眼睛以下的下半张脸。

    萧阳瞥了瞥嘴,“行了,别捂了,我都看见了。”

    萧阳这话才刚说完,就见白池一个健步冲了上来,一巴掌抽到白袍客的后脑勺上,大声道:“哈哈哈!师兄!我就说咋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感情你加入炎夏九局了啊!还搞了身这么装逼的行头!”

    师兄?

    白池对白袍客的称呼和态度,让在场各大地下势力,以及氏族残余,都瞪大眼睛。

    在炎夏古武大会那个雨夜,白袍客有多么霸气,他们很多人都见识到了,一人一枪,站于各大世家以及氏族之上,宣布三条规矩。

    哪怕三大氏族的老族长也不敢说一个不字,那是何等的霸气,同样让人意识到了白袍客的强大和九局的威慑力。

    可现在呢,光明岛人屠王上来,二话不说就给白袍客后脑勺一巴掌,再听人屠王的话,显然是没把白袍客当外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白袍客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白池笑了笑。

    “我说师兄,你现在胆子也太大了吧,蒙张面就敢跟我老大这么说话了啊。”白池上下打量着白袍客。

    白袍客谄笑一声,伸手挠了挠头,开口道:“我也没想着师叔能认出来我啊。”

    “你一开口,我就认出来你了。”萧阳出声道。

    师叔!

    白袍客对萧阳的称呼,让原本已经瞪大眼睛的众人,差点把眼珠子都凸出来。

    白袍客叫地狱君王叫师叔?这是什么情况!

    “据闻,白江南曾经收了一个徒弟。”姬家姬守一开口道,他这一句话,算是为在场的所有人解惑了。

    白江南,乃是陆衍的记名弟子,虽然是记名,但入门比地狱君王早,也能算得上是地狱君王的师兄。

    那白江南的徒弟,叫地狱君王,从辈分上来说,那便是师叔了。

    萧阳说道:“你当初一声不响的离开,原来是加入九局了,看样子,你成长的很快啊,当年你的实力,比我还差一点,现在应该已经是凝气后期了吧?”

    “是。”白袍客点了点头,“的确是凝气后期,不过跟师叔你比还差很多,师叔你天纵之资,据我所知,师叔你接触气应该才不到半年时间,可我根本看不出你的实力,恐怕你早已走出凝气。”

    萧阳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按照正常实力来说,萧阳应该是属于刚入凝气境不久,但他的战斗经验,在玄天等人的训练下,已经能够完全碾压凝气高手,再加上萧阳练气方式特别,白袍客看不出他的实力也属正常。

    白池等人,听到白袍客的话倒是感觉没有什么,毕竟萧阳的强大,早就深入他们心中,哪怕白袍客说萧阳现在已经天下无敌,白池等人也不会有太多讶异的表现,他们早已经习惯萧阳的强大了。

    可白袍客的话听在这各大地下势力耳中,却是让他们无比震惊。

    距离神农架的事,已经过去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来,各大地下势力都在摸索练气的方法,可进度最快的一人,也不过刚刚御气,就这,已经被人称为绝顶天才了。

    可这绝顶天才和地狱君王一比,就好像是一个蠢货,这绝顶天才两月才御气,想要达到凝气境,那不知要何年何月。

    而地狱君王,半年时间,已经跨过凝气境,相比之下,这之间的差距,如同天地。

    “今天你是代表九局来给我传达这些消息的?”萧阳看向白袍客,问道。

    “是。”白袍客点头,“师叔,九局知道这些事情的原由,今天的事,九局可以当做没发生,但希望你留这三氏一条活路,氏族不能消失。”

    白袍客说完,上前两步,以极低的声音对萧阳道:“师叔,这次是我师父让我来找你的,他后面会跟你联系。”

    萧阳点了点头,轻笑一声,大声道:“呵呵,既然是你开口,那这面子,必须要给的。”

    萧阳说完,目光扫视一圈,“今天这些氏族残余,不杀也罢!”

    萧阳这话说完,在场这些氏族还残余的人,皆松了口气。

    “多谢师叔。”白袍客冲萧阳抱拳。

    萧阳话锋一转,“不过,我有个条件。”

    “师叔你说。”白袍客恭敬道。

    萧阳一步踏前,走向高空,就如同走在一层无形的阶梯上,同时开口,他声如洪钟,清楚传到每一个人耳中,“从今日起,这炎夏古武,氏族,皆要以我萧阳为主,自今日起,三日内,我要所有势力的掌舵人,来我萧阳面前,一个个报道!如有不从者,斩!”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