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821章 叶云舒的气愤
    <script>app2();</script>

    第821章叶云舒的气愤

    萧阳扫了一眼对方胸前的工作牌,名叫赵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萧阳将叶云舒为他准备的入场工作牌翻了个面,随后开口道:“你为什么会觉得你们田副总的决策

    ,比叶总的决策要高明呢?”

    赵姿也没多想,直接说道:“那肯定的啊,这一次,田副总只是换了个住宅区开门的位置,就为我

    们剩下一笔巨额的广告费用,更是一石二鸟,自己规划出一片可以用来广告的黄金区域。”

    “我怎么觉得这样做不好呢?”萧阳摸了摸鼻头,“如果你家要买那个住宅区,你考虑过大门开在

    主干道而进出不方便的事么?”

    “这肯定不是什么问题啦。”赵姿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这个房子地段这么火,肯定不愁卖的,出

    入问题慢慢也会得到解决的。”

    “慢慢?慢慢得到解决是什么意思?”叶云舒当场不满开口,“难道住户询问你们这种问题的时候

    ,你们也要用慢慢会得到解决来回答么?”

    “不是,我说你谁啊?”赵姿不满的看向叶云舒,“我们叶氏的问题,用你来问么?”

    “呵呵。”萧阳笑了两声,“你们这个房子的沙盘我和我老婆看过,也去售楼部问过,当时不是说

    口开向南北两条街道呢,怎么就开到西边的正源街去了?”

    “这个你们就要去问售楼部的销售了,跟我可没什么关系。”赵姿头一扭,便大步走远。

    叶云舒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

    “老婆,怎么了,生气了?”萧阳走到叶云舒身边,重新给叶云舒的咖啡杯中续上热水。

    “如果不是今天听到,我还真不知道,下面这些地产公司这么做事,这种模糊不清的回答,完全就

    是推卸责任,他们就是这么给消费者解释的?”叶云舒美眸中充斥着怒火。

    “老婆,消消气嘛。”萧阳拍了拍叶云舒的后背,“人都是有这种惰性思维的,而且每一个公司都

    会发生这样的事,也属于正常。”

    “不正常!”叶云舒用力拍上身前的小圆桌,“我开会的时候强调过很多次,叶氏的产业,一切要

    把客户体验放在第一位,利益放在第二。”

    “好了好了老婆。”萧阳安慰道,“现在不是只做出这个决定,还没实施么,刚好你也借这个事打

    击打击田飞菲,你也别怪她,她只是太缺乏经验,不明白这商场上的潜规则,一心光看眼前利益了,谁

    都有这个时候。”

    “哎。”叶云舒叹了口气,“我倒不是怪她,我是怕,我们叶氏下面员工处理问题的方式,都像刚

    刚那个赵姿一样,以推卸责任的方式,真要大家都这样的话,一个企业走不了太远。”

    叶云舒说的这句话,萧阳没有反驳。

    现在,人均收入水平提高,现在的商界,是一个拼服务的时代,是一个拼客户满意度的时代,客户

    的满意程度,决定了一家公司能走多远,否则,不管这公司多大,一旦让客户感到不适,那就走不远了

    ?

    两人坐在宴会厅的角落,大厅内舒缓的音乐倒是起到了缓解情绪的作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宴会厅内的人越来越多,叶云舒坐在那里,也能听到大家都在聊一些关于整个西

    夏省未来商业发展的事。

    每个地区的商协会,在每年都会举办这样的聚会,其中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共同明确未来一年的发

    展方向。

    生意想要做的好,那地方政策支持肯定是少不了的。

    而地方政策支持的,也都是能够提升人群gdp,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商业项目。

    “看,置信集团的人来了?”

    “在哪呢?在哪呢?”

    “那不,和叶氏的田副总一起来的,看样子外面传得不错,叶氏和置信集团已经达成初步意义上的

    战略合作了,听说置信已经在叶氏入股了。”

    “叶氏在银州,拥有最多的资源,而置信集团又拥有庞大的资金,他们两家合作,以后在这银州商

    界的地位,根本无法撼动。”

    “置信集团三百个亿的流动资金啊,太恐怖了!”

    一道道低呼声在叶云舒耳边响起,叶云舒听得清清楚楚。

    萧阳和叶云舒共同将目光看向宴会厅的入口处。

    就见,一身酒会礼服的田飞菲,正和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共同走了进来,两人一直小声说

    着话。

    田飞菲虽然长相一般,但气质是真的出众,明明只有二十六岁,可往那一站,就是三十多岁的商业

    女强人,也别想在气场上胜过他。

    田飞菲身旁那个中年男人,萧阳和叶云舒昨天也都看过资料,是置信集团的董事长,汪航一,资料

    上记载,是在海外创业,才归来不久,背后有神秘财团支撑。

    这两人一进宴会,立马就被人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围在中心,几名混进来的记者冲在最前面,问出各

    种各样的问题。

    “田副总,请问叶氏已经和置信达成合作关系了么?”

    “咱们西夏省商界今年的指标是什么?”

    “我们收到消息,田副总你将叶氏最新那片住宅区的大门开在正源街上,这必然会造成银州南北车

    辆的拥挤阻塞,这种做法,与叶氏一贯倡导的将客户体验放在第一位的说法严重不符,请问这件事是田

    副总你的决定,还是叶总的决定?”

    “田副总,你们新住宅区的周围划分出一块广告区域,请问叶氏是要进军广告行业了么?”

    “那片广告区域,位于住宅区的范围内,请问这件事,获得购房住户的允许了么?”

    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

    田飞菲在这些记者的逼问下,显得有些慌乱,她显然没有料到,这些记者,会提出这么多刁钻的问

    题,说实话,有些问题,就连田飞菲自己都没考虑到。

    “抱歉,今天是商协聚会,我们田副总不接受采访,各位记者朋友请重新预约时间。”田飞菲的秘

    书站了出来,挡在田飞菲身前。

    “哎,严重缺乏经验啊。”萧阳叹了口气,“老婆,你得出面了,不然明天,叶氏可能会上头条。

    ”

    “不急。”叶云舒摇了摇头,“都已经到这份上了,就先看看吧,田飞菲她*太高了,摔得狠点,对

    她也好。”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