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905章 藏不住
    <script>app2();</script>

    第905章藏不住

    全国各地,一共十一个这样的地宫?

    萧阳听到这样的消息,明显愣了一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直以来,气都是一件很隐蔽的事,哪怕萧阳,也是才知道不久。

    可现在,气却频繁的出现,这显然是一种极度异常的表现。

    “你早该做好这样的准备了。”麻衣在萧阳耳边小声道,“氏族不会平白无故的出世,多了解这些也好,别忘了大人交给你的使命。”

    萧阳耸了耸肩,看着前方的坑洞,深吸一口气,身子一跃,朝下方跳去。

    看着萧阳就这么无所顾忌的跳下,九局两人来回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忌惮。

    一个人的勇气,源自于他的实力,地狱君王面对未知的环境,如此洒脱的纵身而入,这份自信,是他们所无法比拟的。

    在萧阳跳下坑洞后,只感觉自己以一个持续的加速度下降,当速度发生两次提升后,他才落到地面,踏起一阵尘烟,据萧阳估算,这坑洞的深度,最少在二十五米。

    地下二十五米,听着没有什么,但要细想,这是将七层楼倒过来的深度,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没有下过这么深的地方的。

    这坑洞内并不黑暗,有几盏照明灯在萧阳头顶亮起,一直延伸到坑洞深部。

    又是三道“噗噗”的落地声响起,九局两人和麻衣,也都跟着跳了下来,统一站在萧阳身后。

    萧阳头都没回一下,径自向前方走去。

    “君王阁下,这地道是一直向下延伸的,地宫的入口,大概在地下一百米左右。”九局男性跟在萧阳身后说道。

    萧阳点了点头,没有吭声,打量着四周。

    这坑洞很深,显得很空旷,周围的石壁,都是自然形成的模样,没有太多开开凿过的痕迹,这也就说明,这地道并非是被九局特意挖掘出来,而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九局只是在某些方面将这里扩宽,并且加装了照明设备而已。

    在地下几十米的地方,有一个地道,这显然不是天然形成的,到底是谁会开凿出这么一个地道,地道里又藏着什么呢?

    两边的石壁,长出各种不规则的石块。

    在这地道内,也一直都弥漫着一股白雾,让人难以看清眼前。

    当步行了几分钟后,眼前的通道,被一堵石壁所挡住,而石壁前与地面交接的角落里,则卡着一面破旧的青铜盾牌,盾牌有一大半都埋在了地下,上方只露出一小块,且还破损了一个拐角。

    在看到这青铜盾牌的瞬间,萧阳心底就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他走上前,蹲下身,伸手朝盾牌上抓去。

    跟在萧阳身后的九局两人,看到这样的一幕,脸色一变。

    这盾牌之所以还卡在这里,就是他们暂时还没敢动,现在能动这块盾牌的,只有被神隐会或者炎夏九局一方认可的势力才行。

    可现在,萧阳就这么朝这张盾牌抓去,身为光明岛的领袖,萧阳这样的做法,显然是让两方势力都无法接受的。

    “君王阁下,你真想好了要动这里的东西?”九局男性皱眉看着萧阳,却不敢出手阻拦,他也明白,以地狱君王的实力,他想做什么,自己还真没那个能力拦下。

    萧阳对九局男性的话充耳不闻,将手放到青铜盾牌上,轻轻摩擦一番,随后在九局两人紧张的神色下,收回了手,站起身来。

    在刚才,萧阳只感觉这青铜盾牌的材质,和自己在楼兰地下发现的那把青铜断剑是一个材质,可刚触碰了萧阳才知道,这盾牌比不上那青铜断剑,萧阳有直觉,这盾牌在碰到那断剑的瞬间,就会分崩离析。

    九局两人见萧阳并没有继续再动这个盾牌,这才大松一口气。

    萧阳又观察了一番,在这盾牌插入的地面下,正有丝丝浓雾朝外升腾,而这浓雾,全都是灵气所聚集而成,这下方,绝对是有什么东西。

    “好了,这里面的情况我大致也已经看了,各位,不如我们来商量一下,到底这块地,该属于哪家可好?”萧阳微微一笑,扭头看去。

    “别看我。”麻衣发出沙哑的声音,“这事我不参与,神隐会有别的人过来,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到。”

    九局男性也耸肩道:“以我俩的权限,也没法负责这件事,上面会派别人过来。”

    “呵。”萧阳轻笑一声,“这两大组织又派人来,这么想从精神上压迫我么?走吧,让我看看来的是哪位大人物。”

    银州落塌旅社,坐落在银州市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里,从外表看,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年旅社,实际上,这里是九局在银州的一个据点。

    落塌旅社的地下,一间密不透风的石室内,有几道身影坐于此处,相视而望。

    这里没有办法安插任何的监控设备,宽厚的石墙也可以保证石室内的谈话不会被外人听去。

    这里,除了有萧阳,麻衣,九局那一男女外,还多了两道身影。

    “我说,大家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干嘛闹得跟会晤一样,还有,这屋子也太闷了吧,不痛风,又没暖气,哪个智障设计的?”萧阳坐在石市中间,翻着白眼。

    一旁,一名身穿白袍的男性苦笑一声,“师叔,以你的实力,这些东西都影响不到你吧。”

    九局这次到来的人,正是白江南的徒弟,白袍客。

    “影不影响到还不让我吐槽了啊。”萧阳目光看向一旁,“安德烈大人,咱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你没必要搞这么严肃吧?”

    安德烈,神隐会掌控使,严格来说,在神隐会方面,安德烈还是萧阳的上司,毕竟萧阳这神隐会狱卒的身份,都是安德烈给安排的。

    满头金发的安德烈微微一笑,他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我一直在等你,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看样子,你掌握的秘密还不少。”

    安德烈话中有话。

    萧阳哈哈一笑,“谁的心底都有些秘密嘛,不过我那点秘密,根本就藏不住啊。”

    萧阳明白,安德烈说的,不光是这个,更重要的,是关于地狱牢笼的事。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