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919章 神秘影子
    <script>app2();</script>

    第919章神秘影子

    萧阳站在黑色的岩石路面上,看着面前这一座座十八米高塔,眉头紧皱,沉默不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师叔,你发现了什么?”白袍客走到萧阳身旁,小声问道。

    萧阳微微摇头,“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情景,在一些书当中有描写过?”

    “书?”白袍客一脸疑惑,他脑海思索一番,随后摇了摇头,“师叔,我自认为也算饱读古史,从未见过这样的描述。”

    “当然不是在古史中,我说的,是在书内。”萧阳开口,“蜀山传中,有一座锁妖塔,塔顶有一把镇魔剑,镇压塔内妖邪。”

    “师叔,你说的这是仙侠小说啊!”白袍客一脸无语的表情,“小说里的事,怎么能放到现实中来,你不会觉得,这些塔里,都关的什么妖魔鬼怪吧?”

    “小说里的东西,是不能当真,但这塔,绝对是关押什么用的,你跟我来。”萧阳抬步,朝前走去。

    白袍客面带疑惑的跟在萧阳身后,在走出数十米后,萧阳突然停了下来,他现在所站的位置,是在两座高塔正中心。

    “看这。”萧阳在这顿足,看向地面。

    白袍客目光跟随过去,一小截锁链,印入白袍客眼帘。

    白袍客蹲下身,观察地面那截锁链,锁链长只有不到二十公分,有一人小臂那么宽,两处有断裂痕迹,在白袍客目光看到锁链断裂处时,瞳孔猛然一缩,“这......”

    锁链的两边,分别拉伸,已经变形。

    “这锁链断掉,并非利器砍断,而是被生生拽断的。”萧阳轻轻开口,“锁链材质不明,饶是在这里埋藏了这么多年,仍比钢铁坚硬。”

    白袍客捡起锁链,他发现这一截锁链格外的重,就这么不到二十公分长,只要有六十斤。

    “你再跟我来。”萧阳冲白袍客一挥手,随后纵身一跃,直上塔顶。

    白袍客从后跟上,两人起落间,就已经到了塔尖处。

    “你看这。”萧阳伸手摸向塔尖,在塔尖最顶端,有一个铁环,是用来捆绑锁链之用,此刻铁环只剩小半截锁链,锁链的另一边,如同萧阳两人在地上找到的那条一样,都是被强行扯断的。

    萧阳继续开口道:“我刚观察了十座塔,每一座上面都有锁链捆绑,且塔顶的表面,都有一道细痕,这是在常年风吹雨打中,被锁链遮盖所形成的痕迹,全都朝向一个方向,也就是说......”

    “每一个尖塔,都是由锁链所连接起来的!”萧阳话没说完,白袍客便接道,“只是锁链被人强行扯断了。”

    “对。”萧阳点头。

    “可这为的是什么呢?”白袍客脸上的疑惑更甚,“用锁链将每一座尖塔串联起来,又被人将锁链扯断,偏偏这塔还没受到什么破坏。”

    “与其想这些,倒不如思考另外一个问题。”萧阳站在塔顶,目光眺望远方,那里黑漆漆一片,饶是萧阳,也看不清远方还有什么,这就好像是一个新的世界。

    “什么?”白袍客下意识问道。

    “我刚说了,塔顶因为常年风吹雨打才形成的锁链印记,到底是发生什么样的事,才会让一个本在地面上的城池,落入地下几百米,且能够这么完整的保存下来,我想你与其猜测那些毫无头绪的事,倒不如从这方面下手,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线索。”萧阳开口道。

    白袍客眼前一亮,“对啊师叔,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如果能搞清楚这城池为什么会埋在地下,绝对能找到有用的线索,比这么瞎猜强。”

    “你不是没想到,你只是看到这么个未知的地方,钻牛角尖了而已。”萧阳拍了拍白袍客的肩膀。

    白袍客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听下方传来一阵惊呼。

    “小心!”

    “退!”

    这惊呼声的主人,正是来自九局那几名年轻一辈。

    萧阳和白袍客脸色一变,几乎同时朝下方跃去,这地下城池太过于神秘,谁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这里藏着什么样的危险。

    当萧阳和白袍客落地,跑过一个转弯时,就见一名身穿隔离服的九局成员倒飞过,狠狠朝地面摔去,在其即将摔到地上时,白袍客伸手将其接了下来。

    白袍客看到,这名九局成员嘴角挂血,身上的隔离服也出现一条细长的口子。

    “怎么回事!”白袍客皱眉问道。

    “教官,有敌人。”这名九局成员脸色惨白开口。

    “敌人?”白袍客陡然一惊,这地下城池,竟然还有人!

    “你想办法跟上面联系,我先去看看。”白袍客说了一声后,化作一道幻影,朝前方掠去。

    萧阳并没有立马跟上白袍客,他打量了一下这名九局成员隔离服上的口子,这口子的边缘有一些铜屑残留。

    “又是铜?”

    萧阳眉毛微微皱起,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近段时间,他见过太多这种带着铜屑的东西了,在楼兰沙海,在这四号地宫。

    萧阳观察这座地下城的建筑模式以及用材,怎么都不可能是才发展到青铜时代这么低端,可偏偏,那破损的盾牌,还有划破这名九局成员隔离服的利器,全都与铜有关。

    萧阳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白袍客的身影。

    此时,白袍客正与九局其余四人,联合冲一道黑影发起着进攻。

    白袍客是九局对外的代言人,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又曾拜在白江南门下学习,是少有的高手,虽然此次前来没持银枪,实力比全盛时期要差几分,可那也不是人人都能对付的。

    但此刻,白袍客联合四名九局成员,共同对付面前的黑影,却久久没能将其拿下,对方面对白袍客的气,视若无睹,一双拳头频频向白袍客砸来。

    “你是什么人!”白袍客闪躲过对方的拳头,大声喝问。

    面对白袍客的喝问,对方就如同没有听到一般,仍旧不停的挥拳,每一拳都打向白袍客身上的致命点。

    萧阳站在不远处,眯眼看着黑影的动作,对方的动作虽然简单,看似鲁莽,但却都是杀人的招。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