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946章 仇深似海
    <script>app2();</script>

    第946章仇深似海

    听萧阳说当年仇,海神,亚历克斯,以及白池,包括切茜娅,眼中都露出仇恨的目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未来疑惑出声,“老大,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进京的任务并不困难,为什么白痴会受那么重的伤,差点拉不回来。”

    “我一直也在好奇,到底是谁对你们动手了?”月神也问。

    一直以来,他们只知道当初萧阳等人在都城吃了个大亏,导致所有人都身受重伤,白池更是因此差点丧命,却从来不听萧阳他们提及,到底在都城发生了什么,哪怕他们刻意去问,萧阳等人也不说,只是称,不到时候。

    月神和未来问过,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得到的回答是。

    君王再次进都时。

    如今,时隔多年,萧阳再一次出现在都城,所有人,提刀赶来。

    未来和月神问出这个问题后,能够看到,白池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

    亚历克斯看向萧阳,微微摇头。

    萧阳深吸一口气,目光看向月神,开口道:“是吕晨,吕晨出卖了我们。”

    在萧阳说出吕晨二字的瞬间,可以看到,月神花颜变色,俏脸一阵苍白。

    “他不是死了么!我亲手埋得他!”依扎尔发出惊讶的声音。

    “那不是真的吕晨。”白池出声,“当初我们进都执行那次的暗杀任务,吕晨负责接应我们,可等任务完成后,我们等来的不是吕晨,而是上百名高手,他们伏击了我们,甚至连我们预先准备好的撤离路线,也全部封死,这些东西,只有吕晨一个人知道。”

    未来扭头,看向月神。

    “老大一直不让我们说这些,他甚至伪造了吕晨死掉的假象,就是不想让月姐太难过,不过既然这次进都,月姐早晚得知道这个消息,与其明天面对吕晨,倒不如现在说出来。”白池起身,走到月神面前,“月姐,明天你可以选择不去的,我们理解你。”

    一行清泪顺着月神脸庞滑落。

    吕晨,是月神的弟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那只是当初月神从雪山下面捡的孩子,但两人之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血缘,且吕晨当初,与萧阳等人也是关系莫逆。

    月神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她的双眼已经通红,坚定道:“我去,我要亲手,宰了他!”

    萧阳冲月神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一旁,“费雷思,说下吕晨的情况。”

    费雷思起身,出声道:“三年前,出卖老大他们之后,吕晨便彻底消失,直到半年前,他才重新出现,且为一个神秘组织效力,背后具体是什么人,我没有查探清楚,现在只清楚,他背后的人,和前段时间出现的诸多神秘财团有所联系,他们有一个名叫源普实业的公司做掩护,这个公司明面上做一些贸易,实际上一直都在收集一些稀缺能源和矿物,我追查到了他们的渠道,经过十几层的周转后,这些能源和矿物,都会运往南极。”

    “南极?”萧阳和白池同时皱起眉头,随后对视一眼。

    当时白池从德鲁那里问出了一些情报,德鲁说,他背后的人,就在南极做些什么,难不成,吕晨背后和德鲁背后的,是一批人?

    萧阳冲白池摇了摇头后道:“费雷思,你继续说。”

    “源普实业背后有大量的资金支撑,最近在都城风头很盛,我安排了一下,十个小时后,会邀请源普实业参加一个宴会,并且放出消息,是共鉴一个新发现的能源,到时候吕晨肯定会出现,老大,我这次特意带了一块火晶过来。”费雷思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金属盒,他小心翼翼的将金属盒打开,在盒子内,躺着一块只有小拇指甲盖般大小的火晶碎片。

    虽是这么一小块火晶,但其内蕴含的能量,足以将几栋楼炸平,费雷思手中的金属盒子,那都是特制的。

    萧阳点头道:“行动的时候不要冲动,这一次,我们不光要找吕晨问个清楚,更要搞清楚他身后的人是谁,看看是谁,这么想要我们的命!“

    “明白。”众人皆点了点头。

    未来抓住月神的手,“姐,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也不要怪吕晨,有时候,立场不同,选择不同。”

    “你不用这么安慰我。”月神忍住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从他出卖老大那一刻起,我们之前的姐弟情,就已经断了,你放心,孰重孰轻,我明白。”

    听月神这么说,大家也就没再说什么。

    一屋子人坐在客厅中,谁也没说话,气氛显得非常僵硬。

    最终,切茜娅出声打破沉默,“菜如果不吃,那可就坏掉了。”

    白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强行忍住了。

    “明天早上九点,这里集合。”萧阳起身,留下这么一句话后,转身出了门。

    看着萧阳的离开,白池重重叹了口气,也慢慢起身,“好久没进都了,我去转转。”

    “带上我吧。”费雷思开口。

    “我去约几个姑娘喝酒。”红发出声,“都谁去,报下名。”

    “带上我们。”

    一众光明岛王者,各持借口,也都离开,短短几十秒后,就只剩切茜娅一人坐在客厅内,那满桌的好菜,还冒着热气。

    切茜娅就坐在那里,盯着桌上的菜,一声不出。

    当年屋内的欢声笑语,如今剩下的,只有防备和尴尬。

    半晌后,切茜娅闭上眼睛,轻轻一挥手,半掩的房门彻底关上,在房门关上的瞬间,切茜娅一掌拍在茶几上,这被她保留至今的茶几,彻底分崩离析开来,饭菜散落一地。

    都城的夜晚不像银州那般安静,很多人的生活,到了这个点,才真正开始。

    萧阳坐在一间爆满的夜店当中,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响在耳旁,面前的人玩的疯闹,推杯换盏声不断,唯独萧阳这里,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

    “孙少,看什么呢?”距离萧阳不远处的一张卡座上,脸上裹着纱布的孙尧,正充满恨意的朝这边看来。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