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1019章 主教大人到来
    <script>app2();</script>

    第1019章主教大人到来

    “种族间的分歧......”萧阳端着茶杯,微微吹气,“为什么不说,你们的历史与我们炎夏不同,茶叶在炎夏已经拥有了十二个世纪的传承,并且现在,绝大多数的人都爱喝茶,不分国界,倒是你,是不是有些太故步自封了?”

    “你是在讽刺我们的小世界么?”安德烈笑笑,将咖啡杯放在身前的桌子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不不。”萧阳摇摇手指,“我只是在说,种族当中,不会有这么大的分歧。”

    “行了。”安德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本身他想以自己的角度来切入话题,从种族之间的分歧,来说些别的东西,比如人和实验体之间,但现在,他的话题已经被萧阳彻底打乱。

    “萧阳,你和我,都是明白人,有些话,就跟你明说了。”

    萧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安德烈扫了眼身前的咖啡杯,出声道:“你应该很清楚你隐藏的这个秘密代表着什么,十八层地狱下的人,绝对拥有改变世界局势的能力。”

    “掌控使大人,你这么说,就有些夸张了吧。”萧阳一脸的不相信,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安德烈摇了摇头,“你还太弱小,所以并不明白那些实力强横者到底有多么的可怕,所以,你认为凭借你一个化形境后期的实力,真的能守住这个秘密么?现在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我帮你藏着,你以为,你真能安心的度过前两个月?”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掌控使大人你了?”萧阳抱了抱拳。

    “不必这般阴阳怪气。”安德烈脸色很不好看,“我知道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你冲进炼狱深处,把德尔克救了出来,无非就是想找人给你撑腰,但你认为,如果主教知道了你身上的秘密后,真的会为你撑腰么?你要知道,你和麻衣,是喝茶的,但我和主教,都是喝咖啡的。”

    萧阳耸了耸肩,“那安德烈大人,不如你就将这事告诉主教好了,再让神隐会全体来进行一个表决,如果大多数人同意我将关于地狱十八层的事告诉你,那么我绝对没有任何意义。”

    萧阳敢这么说,就有绝对的底气,安德烈,绝对不会轻易将这件事说出去。

    地狱十八层的秘密,安德烈一旦能够掌握,那对他而言,让他放弃这个掌控使,他都不会犹豫,又怎么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呢?如果这事真传出去了,那跟他安德烈,可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安德烈目露阴狠,“萧阳,你这是刻意要跟我作对了,你信不信,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在主教大人赶来之前,先宰了你!”

    安德烈手中,一道金黄色的气刃形成,吞吐气芒。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安德烈也不打算跟萧阳软磨硬泡了。

    萧阳冷哼一声,他不怕安德烈,如果现在真要打起来,真正鹿死谁手,那还说不准呢!

    萧阳一直忌惮的,是和安德烈翻脸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不过现在自己既然对主教有恩,安德烈真打算来硬的,萧阳也不介意拼上一把,看看主教会不会将自己怎么样!

    “小子,我承认,你很有天赋,但天赋,不代表实力!没成长起来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任凭多么惊艳,到后来,不过是一堆尸粉,如果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安德烈掌控使,你是想杀谁啊!”一道大喝声,从门外响起。

    房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唐豪原本一头金色的长发经过修剪,已经变成了寸头,显得精神了不少,他身上的衣物也重新更换,换成了贵族的礼服。

    在唐豪身后,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一脸欣慰的看着唐豪。

    一见门外两人,安德烈顿时散掉手中的黄色利刃,连忙从座椅上起身,对门前做了个礼,“安德烈,见过主教大人!”

    至于萧阳和麻衣两人,依旧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大胆,见到主教大人,为何还不问好?”主教身旁,跟着一名凝气境高手,见麻衣和萧阳未动,出声呵斥道。

    “呵呵。”麻衣摸了摸自己的斗笠前沿,“我身为炎夏神隐会成员,只拜我家大人。”

    “免了。”白衣主教出声,他的声音,非常柔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他的长相,让人看一眼,会自动将其化为普通一类,属于那种丢到人群中,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我德尔虽然身居主教之职,可还不敢在炎夏楚铮大人面前放肆,麻衣行走各处,代表楚铮大人,若向我问好,我可受不起啊。”

    “那这一位呢?”主教根本看向萧阳,“安德烈说,你是他指定的狱卒,为何不向主教问好?”

    “也免了。”主教再次出声,“这位萧小友,救了我儿子,于我有恩,哪里有向我问好一说,倒是我,要感谢萧小友,救命之恩。”

    主教说着,双手放在身前,冲萧阳作揖。

    “主教大人客气了。”萧阳哈哈一笑,“我这次救人,无非是想在神隐会讨个好职位,如果主教大人愿意的话,给我多提几级,让我做个掌控使什么的就好了。”

    “呵呵。”主教笑了一声,“你这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不过这会内职位,可不是我说的算,提级一事,哪怕我应允了,也需要上面逐层同意才行,不过我到可以在私人方面给予你一些帮助,如果有修行上的困惑,可以随时来找我。”

    “那就算了吧。”萧阳一脸的泄气,“我自己练的也挺好的,找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呢,不过如果有人要杀我的话,你可得保我啊!”

    “应当。”主教点头,“你救我儿子一命,我也会在关键时刻保你一命,好了,这次我来,就是见见恩人,待在这里,也影响各位聊天的雅兴,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安德烈,随我出去走走吧。”

    “明白。”安德烈躬了一下身子,随后转头,瞪了眼萧阳,跟着主教,朝外面走去。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