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1199章 七杀之星!
    <script>app2();</script>

    第1199章七杀之星!

    当剑锋消散,萧阳与杨守墓相对而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杨守墓看着面前那出现无数细缝的地面,眼中露出赞许神色,“不愧为陆仙之徒,只有这样的实力,却能斩出这样一剑,不过,这种剑招,你又能斩出多少呢?这个世界是守恒的!你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

    杨守墓说着,手臂再次一挥。

    萧阳同样,再次挥舞手中紫色神芒。

    又是剑意的相碰,可这一次,萧阳所斩出的剑意,完全没有刚刚那么强悍了,直接被杨守墓压了一头。

    再看萧阳,手中紫色剑芒已经黯淡了许多,原本如有实质的模样变得虚幻了起来。

    萧阳不动声色的收起手中的断剑。

    的确如杨守墓所说那般,那样的招式,对萧阳而言,消耗巨大,他的确用不出几次。

    白云分三人,看了眼萧阳那剑气纵横过的地方,随后对视一眼,眼中多多少少都带着几分凝重,他们在其中,感受到了祖兵的气息。

    剑气又一次消散,人人都能看出,刚刚那两剑,已经是让萧阳消耗巨大了。

    “杨守墓前辈。”赵极快速闪身到萧阳身前,“你说,你西夏后人可被原谅,萧阳他乃陆仙唯一传承,你万万不可对他出手。”

    “陆仙?一个死掉的人而已!”杨兴夏发出轻蔑之声。

    “放肆!”姬守一大喝一声,“陆先生,岂是你这种小辈能诋毁的?”

    “怎么?”杨兴夏脖子一昂,“一个死人,我还不能说了?就让这姓萧的借着这个死人的名字作威作福不成?”

    “小辈,你放肆!”萧阳身后,一人大喝一声,直接暴起,向杨兴夏而去,此人,也是陆衍追随者之一,这次露面。

    “是你放肆!”杨守墓持剑横立,“我西夏少主,也是你们能教训的?滚!”

    杨守墓又一剑劈出,这一次,没有萧阳持兵抵挡,在场之人,无人能接杨守墓这极境一剑!

    白云飞一步踏前,手臂放到身后,捏住那块遮挡身后之物的旧布,就要用力。

    “等等。”柴九鸣按住白云飞的肩膀,冲白云飞摇了摇头,“还没到祭祖兵的时候,有人来了。”

    柴九鸣话音刚落,一阵箫鸣声,如微风一般,在所有人耳畔响起。

    箫声很轻,带着一种奇怪的旋律,在这旋律下,杨守墓斩出的剑锋自然消散。

    柴九鸣目光看向那地宫入口石门方向,口中喃喃道:“这箫声,多久没有听过了,七杀之星,为承诺,死守昆仑山活死人窟前,多少年过去了,箫声再次响起,难道说,那昆仑山活死人窟......”

    “哈哈哈,杨守墓,你活了一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固执。”一道大笑声响起,伴随着这道大笑声,一袭身穿麻衣的身影出现,此人头戴斗笠,手拿一杆翠绿玉箫,他看向众人所在之地出声,声音沙哑,与那清风拂面的笛声产生巨大的反差。

    杨守墓扭头,看向麻衣手中玉箫,微微愣神后出声,“七杀重新持箫,莫非那昆仑山活死人......”

    麻衣微微摇头,“从此,再无昆仑山活死人。”

    这话一出,在场知情的大人物,全都身体一震,眼露不可置信之色。

    昆仑山,活死人,楚无敌!

    当年横扫六合八荒,哪怕最后坐于昆仑山中数十年,那威名也足以让人心颤。

    可现在,竟说,昆仑山,再无活死人,这!

    萧阳瞳孔一缩,他当然明白麻衣说的是什么。

    楚铮,萧阳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对于这个师叔,萧阳有很深的印象,当初在活死人窟内,楚铮专门留下萧阳,交待一些事,那些事,萧阳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为大义之人,他的做法,让萧阳感到敬佩。

    可如今,还未再见他,却听到这番消息。

    杨守墓目露遗憾之色,“一代天骄,曾经我仰望的存在,却烟消云散,控灵强者,凌驾一切,可终究敌不过岁月。”

    麻衣将手中玉箫舞了一个花,于此同时,麻衣头上斗笠,瞬间碎裂,露出他那张伤痕遍布的面孔,“当年,大人在我一步入魔时将我拉了回来,对我之恩,如同再造,如今,大人已不在,只为我留下最后一个命令,哪怕,拼了我麻衣这条命,也要,阻止西夏传承出土!”

    当“土”字落下的瞬间,麻衣身体周围散发翠绿色光芒,这光芒颜色与麻衣手中玉箫相同,形成一道光柱,将麻衣完全笼罩。

    麻衣身上的气势,正在以一种极致的速度向上攀升。

    以往面对麻衣,萧阳都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因为他的实力,早早就超越了麻衣,可现在,麻衣身上传出的气势,让萧阳都感受到一种压力。

    这样的变化足足持续了十多秒,当光柱散去,麻衣仍旧站在那里,他的外观没有任何的变化,但他现在身上所展露的气势,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呼吸困难。

    萧阳身后的白云飞喃喃道:“当年,贪狼,七杀,破军三人,被称作这世间最明亮的三颗星,每一人,都有着无比强悍的实力,可三人却都因为种种原因,销声匿迹,没想到,如今,七杀又现。”

    姬守一点点头,“这三人性格不同,其中又以七杀最为让人恐惧,主肃杀,司生死,七杀此名,当年让人胆寒,但听闻杀伐太重,已经入魔,却没想到,是拜在了楚先生门下。”

    姜神道:“如今的七杀,缺少了以往那滔天的杀气,显得更加沉稳许多,不知道,到底是现在的他强,还是以往的他强。”

    站在一旁的赵极听到,摇了摇头,“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只要他拿起玉箫,这天下间最顶端的强者,必然要有他的名字!”

    柴九鸣看着麻衣的变化,出声道:“麻衣,会长有令,并不是非要阻止西夏传承出土,只要西夏传人能改过自新,就可接受传承。”

    麻衣微微摇头,“神隐会长说什么,我无所谓,大人交待的事,我麻衣便是丢了命,也要办到,想拿这西夏传承,先斩了我。”

    杨守墓将剑横于身前,竖指轻弹剑身,剑身发出一声*。

    “想不到,我杨守墓,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交手三位天星其中之二,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