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隐世龙王萧阳叶云舒 > 章节目录 第1203章 山河图!
    <script>app2();</script>

    第1203章山河图!

    漫天棍影向杨兴夏呼啸而去,却尽数被杨守墓所阻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阻止他,快!”赵极大喝一声,他不能坐看萧阳出事。

    “拦住九局和神隐会的人!”龙骨也同时下达命令。

    两方人再一次缠斗在一起,一时之间,根本很难分出胜负,更不要说能有人去阻止杨兴夏了。

    别的不说,光是杨守墓和麻衣所战斗的地方,对别人来说,那都是禁区。

    传承塔后方。

    姜神一步踏前,“不能再等了,萧阳不能出事,两位助我!”

    姬守一和白云飞相视一眼,同时点头,“好!”

    姜神一把扯下身后破布,在破布被扯下的瞬间,姜神身后之物,也算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中。

    这是一根表面看似平白无奇的石柱,石柱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上面刻着一些古怪的花纹。

    姜神手在腰间一晃,手心便被划破一道口子,鲜血流出。

    姜神深吸一口气,以沾血的手猛然抓上这根石柱。

    白云飞和姬守一也在这一时间,做出和姜神同样的动作,划破自己手掌,握上石柱。

    三人的鲜血顺着石柱流淌。

    姜神口中喃喃,“先祖在上,姜家子孙不孝,无人可有擒兵之能,如今,姜神愿以身血,请动姜家祖兵,陆先生对我姜家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此番行为,乃姜家唯一能做还恩之行为,望姜家先祖,不要怪罪子孙!请祖器......”

    姜神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随后,双眼猛然睁开,在这一刻,目露金芒,口中大喝:“山河图!”

    三人手中,石柱上碎片开始脱落,石柱也自动漂浮于三人头顶,一片片碎石脱落,露出这石柱下方的本来面貌。

    这是一幅画卷,画卷两头金芒缠绕,画卷于这一刻完全舒展开来。

    当画卷完全展开的这一刻,整个地宫的抖动,瞬间平静下来。

    姜家祖器,山河图!

    传说,姜家这祖器山河图内,蕴含这天下间所有的山川河流,当山河图展开的瞬间,能将一个世界镇压。

    不过,传说始终是传说,古代先贤到底有何大能,无人能够想象,很多历史记载,都被历史磨灭,渐渐成为神话。

    有书本记载,老子留下五千道德经,西出函关,骑牛飞升而去,这记载到底是真是假,谁人得知?

    不过,凡是有记载又能传承下来的东西,必然不是空穴来风。

    在弱小时,可能会觉得这一切都只凭空想,可当看到的越来越多时,就会发现,所谓的猜测空想,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

    姜家祖器山河图,姜家自古所流传下来,传承自哪无迹可寻。

    姜家这一姓氏,本身就带着许多神话色彩。

    所谓祖器,到底是何原理,时间已经过去太久,没人能完全明白,现在只能猜测,这山河图内,应该有某种阵法,聚集灵气。

    山河图完全展开,平复洞窟。

    山河图下方,白云飞,姬守一,姜神三人,全都脸色惨白,他们刚刚是以自身精血催动的姜家祖器,对他们这种没有掌握气的人来说,是违反常理的事。

    姬守一额头直冒汗。

    “老姜,祖器的消耗远超我们的想象,你有把握么?”

    “不行!”姜神咬紧牙关,“我们无法御气,又没有擒兵之能,祭出祖兵,已经是极限,想要御敌,根本无法做到,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带着萧阳跑,要么就放手一搏,彻底解除祖兵封印,应该能解决那个杨兴夏。”

    “绝对不可!”白云飞厉声道,“那杨兴夏死不死无所谓,但如果解除祖兵封印,这地宫都要被毁,别忘了,上面住着的,可都是普通人,若地宫被毁,银州一条道路都要整体坍塌!”

    “不想了。”姬守一做出决定,“老姜,带萧阳跑!”

    “好!”姜神点了点头,闭上双眼,发出一声闷哼,可以看到,姜神的嘴角,眼睛,鼻孔,甚至耳洞,都往出溢着鲜血,足以见,这御动祖兵,对他的消耗,有多大。

    悬浮在姜神头顶的山河图化成流光,向萧阳飞掠而去,在杨兴夏那剑芒刺中萧阳之前,后发而至,直接将萧阳席卷,随后朝地宫外飞去。

    “走!”姜神睁眼,闷喝一声,他眼角带血,看着格外吓人。

    姬守一和白云飞一左一右搀扶住姜神,也朝洞外追去。

    “跑?”杨兴夏眼中尽是狠厉,冲身前杨守墓喝道,“老东西,这里交给我,你快去把姓萧的给我宰了!这是命令!”

    “谨遵西夏之主圣令!”杨守墓躬身,随后躲过麻衣一招,朝外面追去。

    麻衣看了眼追出地宫的杨守墓,又看了看漂浮在传承塔上方的杨兴夏,深吸一口气,并没有理会追出去的杨守墓。

    楚铮给麻衣的命令,是组织西夏传承出土,这对于麻衣来说,是最重要的事!

    姜神并没有催动山河图带萧阳逃离多远,刚出地宫,萧阳便从山河图内掉了出来,山河图也落在地上,重新恢复成画卷的模样。

    祖器虽强,但也要有能力催动,世家不出擒兵使,便无法运用祖器。

    姬守一三人追出后,一人扛着萧阳,一人扛着姜神,扭头便跑,那山河图被姜神重新绑在身后,用破布随便一遮盖。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这王陵地区,可以说是空无一人,夜色下,白云飞和姬守一两人某足了劲,一声不吭,玩命飞奔。

    杨守墓速度比两人不知快了多少,一道剑芒猛然袭来,在姬守一和白云飞二人身前的地面上划出一道裂痕,让两人猛然止步。

    姬守一和白云飞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那种绝望。

    面对杨守墓这种高手,他们二人,就像是蝼蚁一般。

    杨守墓虽然手中无剑,但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了的宝剑,给人无比强大的压迫力。

    姬守一看了眼白云飞,小声道:“你带萧阳先走,这里交给我。”

    姬守一说着,扯下自己身后那层遮盖祖器的破布,一把巨大,但看似破败不堪的斧头,出现在杨守墓眼中。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