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诛神逆命 > 章节目录 第十章破败短匕
    <script>app2();</script>

    就在孙思雨还沉浸在第一次和小男生近距离接触的愉悦中,拍卖会场中间那个暴露的少妇报出了开场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欢迎各位老板前来帝国商行长春城拍卖会,这次有成交过的老客户,也有第一次光临的新面孔,希望通过今天拍卖环节结束后,各位老板都能乘兴而来,满载而归!”少妇说罢,从胸衣内抽出了一张小卡片,上面记载了本次要拍卖的产品信息。

    “第一件宝贝,是一部精元技,烟雨剑法,地级甲等,此剑法乃千年前元帝级别强者剑痴所创,三十岁前,他曾靠此招纵横我帝国东北平原,虽然后来他老人家已经不用这种级别的精元技,可是无论收藏,还是元英级别下修炼,都十分合适,现拍此原封卷轴,目前没人打开修炼过,媚娘所言也都是卷轴外元帝剑痴亲刻说明,起拍十万金币,各位老板开始吧!”

    原来这个穿着暴露的少妇叫做媚娘,肖千绝默默记在了心里。

    随着起拍价格的爆出,场内众人开始竞相出价,孙思雨走的是治疗和封印的修炼路线,所以她倒还真的需要一部防身用的精元技,可是拍卖底价就是十万金币,这相当于她五年的收入,想到这里,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肖千绝捕捉到了孙思雨的那一抹无奈,笑到:“我记得老师昨天晚上说,你的精元技是封印和治疗,看来老师也需要一个防身精元技啊!我觉得这个不错,我送你吧!”

    孙思雨急忙摆摆手,“千绝,这怎么好意思啊,只要你们几个好好修炼,保护老师就好了啊!”

    肖千绝松开握住孙思雨的手,站起身形,让身边跪坐的一个女郎给他倒了杯饮料,慢悠悠的喊道:“二十万金币,别和我抢,我是肖博的大儿子!”

    他的话,声音足够让在场众人听得清楚,本地的竞价者听说是肖博的大公子肖千绝竞价而且势在必得,并且昨日他精元测试把检测石都给弄爆了的事件已经在帝都长春城传开了,现在大家也都算看明白了,这个以前不被肖博看中的大儿子将来有可能一飞冲天,当然就不再愿意为了一个地级甲等精元技得罪他。

    媚娘也没想到,那个角落坐着的两人竟然有一个是当今丞相肖博的大儿子肖千绝,原本按照她的预期,这部原封烟雨剑法的卷轴最起码可以三十万金币成交,可是肖千绝自报家门后,谁还会和他闹不愉快?想到这里媚娘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好东西不能拿出来了。”

    随着肖千绝二十万一口价喊出来,只要脑子正常,还想在护星帝国混下去的人,都选择了弃权。

    本来以为事情到此告一段落,孙思雨竟然站了起来,低声对肖千绝道“千绝,老师不想要这个精元卷轴,太让你破费了,要是同学们知道,都以为我孙思雨吃拿卡要,以后,同学们谁还会在乎我的老师威严?”

    孙思雨本是好意,她觉得如果肖千绝拍下了精元卷轴,二十万金币堪称天价,她不想让肖千绝破费,所以才好言相劝,想趁着媚娘没有落锤之前,让他以乱拍为名,收回报价,这样百分之十的违约金币才两万,她负担起来也不困难。

    可是她忘了一件事,有资格进三层拍卖行的老板们都是带了保镖的,这些保镖偏偏在精元高手的分阶层,元英级别。

    她的说话声虽然不大,但是其他元英级别的修炼者把她的话迅速告诉各自的主人,这帮主人一听竟然肖千绝身边的那位是他的老师,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想讨好这位天赋异禀的丞相大公子,哪怕拍到了自己不用送给肖千绝,那么他背后的丞相肖博就欠了自己一个大人情,这笔买卖,价值百万金币!

    “25万金币!”

    “切,才25万金币就想拿这么牛皮的精元技?30万!”

    “30万那个老板吃屎长大的?谁不知道这个精元技的潜在价值?50万!”

    这种级别的精元技一般就在十五万金币左右,看到这些老板把价格抬到了50万天价,再看了看已经回到座位的肖千绝,孙思雨觉得这次帮肖家省钱了,自己也不会被学院里的其他老师背后议论了。

    可谁知,这就是肖千绝早已计划好的一部分,原本已经落座的他,推开了两个为自己敲腿的女郎,大声道:“我也出50万,我今天钱只有50万,看来这个卷轴与我无缘了!”说罢还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摘下了面具和帽子。

    “55万!”刚刚那个报价50万的老板,大声的自我加价,“既然肖大公子钱没带够还喜欢这个精元卷轴,我买了送给你,英雄出少年,你的事迹整个帝都长春城都已经知道了,宝物配英雄,大家不要和我争了!”说罢,他冲肖千绝哈哈傻笑,好像献宝似的,对着台上的媚娘道:“赶紧把卷轴给肖大公子!我这就刷卡交钱!”

    大厅内,其他人也算看出来了,这个肖家的人情,谁也争不过他,只能任由他了。

    肖千绝又回到座位上,看到孙思雨面具后面难以置信的眼神,笑到,“孙老师,这部烟雨剑法是我的拜师礼,请你一定要收下,哈哈哈!五十五万金币,这种蠢猪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

    孙思雨此时看着肖千绝那面具般的微笑,和那一双眯眯着不时有精光射出的眼睛,又想到他刚才攥着自己的手,靠近自己散发出的男性味道,以及看出来自己喜欢这个卷轴,竟然略施小计就免费拿到手,而花钱的人还以为得到了大便宜,想到这里,她都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她,竟然将头缓缓的靠向了肖千绝的肩膀,肖千绝以为老师累了,竟然也用手环住了孙思雨的腰,另一只手轻拍着孙思雨的大腿,“据我估计,接下来拍卖行不会拿出好东西了,因为怕我乱价,老师你要是困了就睡一会,我在看会热闹。”

    孙思雨没有听清肖千绝在说什么,感受着男孩肩膀的热度,搂住自己腰的力度,轻拍自己大腿的刺激酥麻,周围黑暗的环境也相得益彰,她沦陷了,竟然甜甜地睡了过去。

    果然,接下来,如肖千绝猜测的一样,剩下的拍卖品,是一件比一件差,这时他感觉自己肩头湿湿的,扭头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孙思雨竟然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口水弄湿了一大片,“孙老师,你醒醒,你这哈喇子,黏人,太难受了!”肖千绝小声道,并拍了拍孙思雨的脸颊。

    孙思雨悠悠转醒,听闻肖千绝不解风情的话,俏丽的小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忙解释道:“哎呀,我竟然睡着了,昨天一定是修炼的太累了,不好意思啊千绝!”

    肖千绝望着近在咫尺,睡眼惺忪的孙思雨,无奈道:“老师最后一个拍卖品要介绍了,我们看看是什么,然后该回学院了。”

    孙思雨用力摇了摇头,清醒了不少,心想肖千绝这个小屁孩竟然这么不解风情,我的口水,那就是仙女的口水,他竟然还嫌弃上了!

    其实她不知道,肖千绝这12年的经历并不开心,每天都过的提心吊胆,所以他对男女之事看的很淡,至于肖千绝的前世,她根本不清楚,可是哪怕清楚了,肖千绝也是战狼中队的钢铁直男,三十岁的老光棍,每天只想着怎么铲除z国的敌人,如何提升自己的暗杀水平,可以说,他就没体验过恋爱的滋味。

    其实随着拍卖品一件不如一件,诺大的拍卖行,此刻人已经没有多少了,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一把残破的匕首,刃长两寸,布满锯齿,从五寸长的刀鞘来看,这把匕首应该是对敌时折断了,从大小不一的锯齿来看,使用者交手时,一定使出了全力对敌,媚娘拿起这把断了的匕首,缓缓道:“这把匕首是我们拍卖行的雇佣兵队伍,在无量山发现的,匕鞘刻有灵梦尘三个字,要说这种破烂我们是不会拿出来拍卖的,可是附近竟然发现了一具三万年灵兽冰晶翼龙的尸体,并且灵兽之心也在我们拍卖行手中,这足以说明,使用这个匕首叫灵梦尘的人,一定是个元帝级别的神秘强者,虽然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是我们暂且把他猎杀的三万年灵兽之心和他的武器带了回来,灵兽之心我们打算三年之内如果他还活着,我们物归原主,这把匕首,我们打算出售,让各位有收藏癖好的老板珍藏!”

    在场剩下的人里,都对那颗三万年灵兽之心感兴趣,至于这把破败的短匕,大家都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媚娘似乎猜到了这个“破烂”似乎只能人多的时候骗骗人傻钱多的凯子,通过讲故事的方法,能卖到两万金币就算是超常发挥了。

    可是这时,肖千绝开口道:“十金币一口价,我要了,回去磨磨我要当餐刀用。”

    没有人和肖千绝争,毕竟这破玩意,给他们他们都不要,虽然有可能是神秘元帝生前的兵器,可是这个元帝说不定已经在三万年冰晶翼龙的肚子里了,死人的遗物太晦气了。

    见没有人加价,媚娘娇笑道:“算了,今日便做个顺水人情,将此物赠予肖大公子吧。”说罢,叫手下人准备了个盒子,将短匕收入匕鞘,放在了盒子内,递给了肖千绝。

    肖千绝道了声谢,拿着装了匕首的盒子以及烟雨剑法的卷轴,牵着孙思雨的手向门口走去,快要到门口时,媚娘娇笑道:“肖大公子今日好手段,一分钱没花,拿走了我们拍卖行两个宝贝。”

    肖千绝回身冲着媚娘眨了眨眼,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下次我再来,肯定多带点钱,媚娘姐再会!”

    说罢头也不回地牵着孙思雨走出了拍卖行,下到一楼,肖千绝看了一眼怀表,“下午一点了,孙老师我们一起去吃涮肉鱼生吧!我知道一家酒楼,特别正宗!”

    看着肖千绝满脸期待的表情,原本打算尽快回学院的孙思雨,竟然不知如何开口拒绝,“千绝,那我们去吧!”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