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诛神逆命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匕中之灵
    <script>app2();</script>

    肖千绝领着孙思雨来到了城郊一个不起眼的酒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看着门脸不大,但因为距离城门不远,进出城的人都愿意过来打个尖儿,喝点酒水歇歇脚,酒楼高两层,一楼有十余张桌子,基本坐满了,二楼是几个包间,还有两个客房供客人休息。

    迎客的小二见到肖家老大来了,还带了一名高挑美女,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我的天哪,这不是修炼天才肖大公子吗?您现在的事迹可是传遍了长春城啊!您可有日子没来小店了啊!”

    众食客听闻肖千绝来了,好奇的目光开始向门口的方向聚集,只见肖千绝一身普通的学生制服,一米六出头的身高,十分消瘦,往脸上看,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清秀,两只凤眼眯成了月牙,嘴角带着深深的笑容,很难想象他就是直接精元检测爆石的天才少年。

    再看他身边一个二十多岁的成熟女郎,身材高挑,一身帝国学院教师的制服把体型勾勒的凹凸有致,领口一个徽章,上面一个,“英”字,不用说这个元英境的女人应该是肖千绝的老师了。

    “豁牙子,赶紧找个小包间,来二斤肥羊肉切成极薄片,生个果木炭火锅,再来条鱼生,多放姜丝果醋!”肖千绝一看就是常客,而且是会吃的常客,快速的点完了菜,拉着孙思雨跟随小二上了楼。

    不巧的是,楼上小包间都满了,看着肖千绝二人似乎要走,换别家的样子,小二灵机一动,“肖大公子,元英大人,虽然这包间没有了,我们客房里吃吧,肃静,还没人打扰!”

    孙思雨听闻在客房吃饭,面色微红看向肖千绝,他没有想那么多,正老神在在地道:“成吧,反正吃完就走。”

    小二急忙把二人领到了一间客房,简单打扫了一下,便退了,随手关上了门,为二人备菜去了。

    涮羊肉和生鱼片都不费时,几分钟后小二便把火锅支了起来,将羊肉片和鱼生往桌子上一摆,笑到:“二位好好吃,有什么需要再叫我,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见到小二退了出去,再也没人打扰,肖千绝为孙思雨夹了一片鱼生,沾了沾姜丝醋水,“老师尝尝,这鱼啊还是这样才可以吃到本味。”

    孙思雨也是第一次吃生鱼,本来有些害怕,但是学生给自己夹菜,不吃也不太好,便夹起鱼片送入了口中。

    轻轻嚼了两口,鱼片便滑进了腹中,生鱼的甜,果醋的酸,姜丝的辛辣,融合在一起,十分鲜美可口,令人回味无穷!

    “千绝你可真会吃!”孙思雨赞叹道。

    肖千绝又拿起筷子夹了一片切的极薄的羊五花,在滚开的锅里烫了两三年,捞起后,沾了沾韭菜花,夹到了孙思雨的盘子里。

    孙思雨见羊肉片烫的粉红,带着点点绿色的韭菜花,竟然觉得食物可以如此的赏心悦目,夹起来,送入口中,这次的震撼完全不比刚才的程度差,羊肉肥而不腻,没有一丁点膻味,除了清香微咸的韭菜花,在没有其他香料的怪味,她笑嘻嘻的看向肖千绝:“千绝,你在帮老师涮洗涮羊肉,我先吃鱼生。”

    肖千绝望着一脸馋样的孙思雨,笑到:“还给你涮肉,我直接喂你得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说罢,自顾自的涮起了肉片,夹入口中,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又往嘴里送了一片鱼生,“这鱼字加羊字,合起来就是一个鲜字啊!”

    见肖千绝开动了,孙思雨也开始不停的涮肉,吃鱼生,吃羊肉,接着涮肉……

    两人像比赛一样,二斤羊肉一条鱼生,顷刻之间便消灭干净,孙思雨擦了擦小嘴上的油,满足的拍了拍有点撑起来的小肚皮:“今天真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了!我从来都不知道如此常见的食材,如此简单的吃法,竟然可以这么好吃。”

    看着一脸满足的孙思雨,肖千绝道:“吃饱了,该办正事了!”

    孙思雨听闻“正事”心里一惊,难不成这个小屁孩吃饱了要和自己行羞羞之事?想到这里,她屁股往椅子后面挪了挪,“臭小子,毛都还没长齐呢,就想龌龊的事,你要是敢乱来,我肯定不饶了你!”说罢,一手护胸,一手挥了挥小拳头。

    肖千绝像看智障一样看着孙思雨,“老师,你在发什么神经?什么长毛,什么龌龊?”

    见到肖千绝知道害怕,开始装傻充愣掩饰尴尬,孙思雨松了一口气,“虽然老师很漂亮,但是你年纪还太小,等你长大一些,没准老师会同意和你……”

    “孙老师,请你自重,大白天的我说办正事是要让你帮我看看这把短匕,我觉得有古怪。”肖千绝看着想歪了的孙思雨,打断道:“老师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要不和你朝夕相处三年,我怕我不安全!”

    孙思雨此刻有想把肖千绝扔到火锅里的冲动,“明明是你先说什么办正事,还是在客房!而且在拍卖场阴暗的角落里,还攥着我的手,我靠在你肩上你也不反对,我以为,哼,都怪你撩拨人家。”

    其实这事也不怪孙思雨,的确此间星球女子16岁生孩子的都有的是,她都25了,至今没交过男朋友,学院里其他女老师经常在厕所议论,嘲笑孙思雨是个老处女,孙思雨也是个正常的女孩,年纪越来越大,空窗期又这么长,单独和肖千绝在一起,确实也有点心猿意马。

    肖千绝虽然是个直男,但他不傻,听到孙思雨委屈的解释,缓缓道:“对不起孙老师,让你误会了,我给你道歉,以后我再也不和你有任何身体接触了!”

    孙思雨听到肖千绝的话,脸色通红:“不要道歉,我也有责任,以后没人的时候老师要求你,偶尔也要牵牵我的手,没谈过恋爱,还没权利占点学生的便宜了?”

    肖千绝无语……

    打开装着破败短匕的盒子,肖千绝抽出了已经断的只有两寸刃的匕首,孙思雨也盯着匕首,但是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古怪。

    肖千绝向孙思雨问道:“老师,这世间兵器,都是铁制的吧?还有没有其他材料?”

    孙思雨也从尴尬的气氛中回过神来,听到肖千绝问自己,思索了片刻,郑重道:“所有精元修炼者用的兵器除了铁制就是铜制,没有第三种材料了,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怀疑这把匕首是其他金属制作的?”

    孙思雨拿起这把短匕,上面的缺口一定是经过了生死相搏留下的,五寸长的匕鞘也说明这把匕首以前要比现在长一些,可是这刃明明是铁,不知道肖千绝为什么问自己这个问题。

    肖千绝得到了肯定答案,心中更为奇怪,他知道,此间还没有钢这种制造工艺,可是他前世是玩军刺的行家,匕首这类好坏他打眼就能分辨出来,这把匕首应该是钢制的!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肖千绝把孙思雨的铁簪子拔了下来,孙思雨不解的问道:“你要干什么?我头发被你弄乱了!”

    肖千绝没有搭理她,双手握住铁簪子的两端,用力一折,簪子就弯了,“老师,你的铁簪子不会还原了,对吧?”

    孙思雨有点火大,但还是说道:“废话,铁制物品折变形后,无法复原,这是常识好不好。”

    “我知道,可是你看这把匕首!”肖千绝一手握住把手,一手捏住刃身,用力一折,匕刃弯曲后,松手又弹了回去,这一定是钢!

    孙思雨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其实不光是她,此间应该不会有人知道钢的存在,她惊讶道:“没想到拍卖行竟然把元帝的武器送给你了,这个匕首除了破,除了短,除了不实用,其他都挺好的。”说罢她笑吟吟的看向肖千绝,好想再说虽然新奇,但是毫无作用。

    正在肖千绝思索钢的问题时,忽然握住匕首的手有一股寒气袭来,脑海中竟然浮现了一个声音:“小家伙,还挺有见识的,本座这把匕首可是大有来头!”

    肖千绝心里一惊,环视了一周,发现除了自己就是孙思雨,并无其他人在场,心思一动,把匕首递给了孙思雨,“老师,你感受一下,这把匕首里面是不是有精元之力的残留?”

    孙思雨虽然不知道肖千绝要干什么,不过她还是运起精元之力,感知这把匕首,可是无论怎么样,她都觉得这就是把不会弯的匕首而已,要说唯一奇怪的就是那个能杀死三万年灵兽冰晶翼龙的神秘元帝,怎么生前会用如此奇怪的兵器。

    “没什么异样,千绝你太多心了吧。”孙思雨道。

    接过孙思雨递过来的匕首,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刚才的声音,“你这个老师修为太低,她感觉不到也正常,我在你脑中说话,没人听得到,我问你个问题,你好好思考,等今夜你单独回答我。你是否不是此间星球的人?当然你也可以不回答,也可以撒谎,不过本座虽然只残存些许精元之力于匕首中,但是你一个区区元初神级的小家伙,杀你只需本座精元残念一动即可!好了,本座要休息了,匕首你留着吧,磨一磨当餐刀挺实用的,哈哈。”

    见肖千绝脸色一会白一会黑,孙思雨在他眼前招了招手,“嘿,魂都没了?”

    肖千绝在思考刚才脑海中的话,他知道,一个生前最起码元帝水平的强者,不会吓唬他,看来只有等晚上,自己找个僻静之所,好好和他谈一谈了。

    “孙老师,我们走吧,刚才就是觉得这把匕首不实用,有些可惜了,所以有点沮丧而已。”肖千绝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不过孙思雨也没在意,笑嘻嘻的说道:“一会就要回学院了,也不知她们四个修炼的怎么样。”

    肖千绝倒不担心他们几个,“辰星和我老弟都是自觉的人,青儿也很懂事,霍盈盈嘛,那么要强,肯定也不会偷懒,老师别担心了,我们回学院吧。”

    说罢,牵起孙思雨的小手,走出了酒楼,往学院方向而行。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