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诛神逆命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毒心毒酒
    <script>app2();</script>

    肖千绝正想和媚娘多攀攀交情,这样未来没准能抢先拿到拍卖物品信息,但凡有一样对他未来修炼有用的,无论精元技,或者丹药,异宝,兵器,他都可以提前做预算准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媚娘姐姐邀请,小弟哪有不从之理?”肖千绝微笑道。

    媚娘看到肖千绝答应了自己的提议,愿意陪自己喝酒消磨工作中的烦闷痛苦,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你们都各自回到工作岗位,我要回家招待肖家大公子!”媚娘对身后随从吩咐道。

    “是,夫人!”众随从齐声答应。

    媚娘满意的笑了笑,主动上前挽住了肖千绝的手臂,娇声道:“姐姐有一个海外之国的朋友送来了一瓶桃子酿的酒,今日工作不顺心,正想找人消遣心中痛苦,没想到竟然遇到弟弟你了!”

    感受着手臂蹭到的两坨胸前丰满,闻着媚娘的淡淡体香,肖千绝脸上笑容更浓,“姐姐如此迷人,稍后我还是不饮酒了,否则晚间回不去学院又要被老师责骂了。”

    媚娘闻言脸色微红,吐气如兰道,“如果过了门禁,留宿于姐姐家中,也不碍事。”

    随着媚娘与肖千绝在楼梯处消失不见,一对年纪不大的俊美男女也并肩下楼。

    帝都长春城,玉生烟楼阁楼,这是独居的媚娘多处秘密住所的其中一个。

    将肖千绝让进厅内,媚娘笑道:“今日忽然相邀,弟弟不会怪我吧?”

    肖千绝打量着厅内布置,只见性感爱穿暴露服饰的媚娘家居装璜却极为简单,厅内只有一桃木四方桌,上面摆放了一个翡翠茶壶,两只杯子,两把藤木椅,两扇屏风隔开卧室与厕所,四张带毛羊皮拼接的地毯上面放置了一张小圆桌,其余花瓶盆景窗帘等之物也都是素色的便宜之物。

    要说唯一配得上媚娘收入的物件就是一樽高一米高的青铜细香炉,焚香所生出的烟雾为淡紫色,香气八分淡雅,却又有一分暧昧,一分迷人。

    肖千绝听闻媚娘询问,微笑道:“姐姐今日邀请千绝饮酒,千绝乐意之致。”

    媚娘指着羊皮地毯处,娇笑道,“弟弟请在那里等我,姐姐这就去拿酒。”

    肖千绝跪坐在地桌边,感受着羊毛的柔软和温暖,不多时,见媚娘提着一个肚大嘴小的酒壶款款而来,在肖千绝对面坐下,媚娘笑道:“我护星法律规定,十六岁前饮酒杖三十,弟弟怕不怕?”说罢好像激小孩子似的,拧动着酒壶盖,为肖千绝倒了一杯。

    肖千绝见到她倒酒的动作,心思微微一动,哈哈一笑,“姐姐有所不知,我昨夜与一挚交通宵畅饮,不成想,今日我修炼境界竟达到了元破境,如果当今陛下知道我喝酒增强精元修为,想必也会对我法外人情。”

    “那颗两千年寒潭鳄的灵兽之心,弟弟已经吸收了?”媚娘没想到,他既然已经吸收了那颗灵兽之心,怎么还会像没事人一样坐在自己的对面?

    肖千绝听罢,运起精元之力,只见他周身气流流动越来越快,此时一个拳头大小的银色球体在他周身以他为圆心缓慢旋转。

    媚娘可以确认,肖千绝绝对不是吸收了她们商行所出售的那颗灵兽之心,因为只有万年灵兽之心才会化做原本色彩的圆球,在修炼者周围护体旋转。

    “姐姐,我还活着,你很意外吧?”肖千绝一句没头脑的话,媚娘听了却大吃一惊。

    “弟弟这是什么话,姐姐听不懂呢。”媚娘似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拿起酒壶微微转动酒壶的盖子,为自己倒了一杯桃子酒,桃子酿造的酒,甜腻却又后劲十足,媚娘此时顾不了那么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肖千绝笑嘻嘻的看着媚娘,“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为什么害我?”

    “弟弟我们是不是有误会?我烦闷恰巧遇到你,邀你共饮,为何这么诽谤姐姐呢?”媚娘眨着眼睛,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

    “我是个孩子,我长得也不帅。”肖千绝淡然道,拿起酒杯,作势要一饮而尽,没有忽视媚娘眼中的那一抹精光,随即将酒杯又放在了桌子上。

    “可我不是傻子,这块灵兽之心动了手脚吧?”说罢,从怀中取出了两千年寒潭鳄的灵兽之心。

    “什么时候开始的?大前天,入学精元检测时吧?参与者都有谁?我弟弟,我父亲,我姨娘,他们三个跑不了,卖货的掌柜被精元技操控,孙老师大概也中招了,所以才会提议带我出来购买灵兽之心,因为一个带班老师,竟然第一天就莫名其妙的提议带着学生出来买一个不着急用到的修炼之物,而放心的放任其他四个学生自行修炼?那天柜台老板拿出了三个灵兽之心,只有一个年份和属性对我来说是适合的,这就是逼着我不得不买这一块!”

    肖千绝指着桌上的灵兽之心,“可是策划者也想到了如果计划有变,我没用这个灵兽之心,那么考虑到我热心肠,近日也会单独或和孙老师出来购买其他人的灵兽之心,这时你就是第二道保险,用其他的方式干掉我。”

    “灵兽之心有毒,这桃子酒也有毒,我说的对么,媚姐?”没给媚娘反驳的机会,他运起精元之力,奋力一扑,将媚娘撞倒在地,然后跪坐在她的身上,媚娘吓得哇哇大叫,肖千绝顿感不耐烦,抬起手就是两巴掌,随后用力扯下了媚娘绸缎的腰带,随手团了一团,塞到了媚娘的嘴里,见到只能发出“呜呜”声的媚娘,肖千绝觉得噪音小了一些,满意的笑了笑。

    然后只见寒光一闪,一把破败的短匕被肖千绝抽了出来,抵在了媚娘的脖子上,“我问你问题,你回答我,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说罢,肖千绝拿出了塞在媚娘嘴里的腰带,柔声道:“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怀疑你的吗?从我进入你的客厅开始的,我记得路上你说这是你秘密的独居地方之一,可是厅内所有的东西都是双数,椅子,凳子,酒杯,茶杯,当然,为了验证我的观点,我需要去你的卧室一趟。”说罢,他抓着媚娘的头发就像拖死狗一样,不管媚娘发出痛苦的声音,粗暴的拖着她,因为腰带被肖千绝抽掉了,所以,媚娘裤子也滑落在地,两条性感丰满的大长腿暴露了出来。

    进入卧室,肖千绝微微一笑,“枕头,毛巾,水杯,都是成对的,还有男人用来刮胡子的剪子,你告诉我你是独自居住?”

    “想不到肖大公子如此年轻,却如此聪明,你猜出了我可能与人合住,那么你又怎么推测出我的酒里下毒了呢?你又怎么推测那颗灵兽之心吸收时也会产生毒气呢?”媚娘不解的问道,此时她的语气平静,或许她已经知道了哪怕肖千绝放过自己,那些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肖千绝打开柜子,拿出了一条裤子,递给了媚娘,“因为你的酒壶有机关,我如果所料不差,壶盖拧动可以控制倒出来的到底是毒酒还是无毒的酒,最主要的,你在给我倒酒的时候控制机关的手抖的厉害。”

    媚娘难以置信的望着肖千绝,接过他递来的裤子,快速地穿上,肖千绝继续道:“今日我在商行,老板说早上有新到的三千年灵兽之心可是我在交易的时候,他给我拿了四颗两千年的,我昨日来的时候,他只拿出了一颗两千,一颗一千五百年,一颗一千年的,这样我无论如何都一定会选择那颗两千年的,考虑到你今天想用毒酒害我,那么我推算,可能那颗灵兽之心被做过手脚,没想到诈了你一下,你竟然承认了。”

    媚娘不可思议的盯着肖千绝,苦笑道,“你真的只有十二岁吗?”

    肖千绝苦笑:“我多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亲弟弟要杀我,现在还想不通的是他的动机,以及和我年纪相仿的那一对男女,又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我知道你有苦衷,你的情人应该被抓了吧?所以威胁你来杀我,我说的对吧?”

    “肖公子如此聪明,可否……”媚娘话没说完,肖千绝便开口打断道:“我无法帮你把他救出来,至于你,我也不会杀你,就这样吧。”说罢肖千绝转身向门外走去。

    “肖公子能救吴生的只有你了,肖公子求求你,帮帮忙,救救他!媚娘什么都愿意做!”媚娘眼泪不停地流出来,可是肖千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肖千绝感觉自己压抑的快要喘不过气,他十二年都没有了解他的弟弟,明面上父亲和姨娘的坏,他不怕,可是表面单纯忠厚的弟弟背地里的手段,他今日算是领教到了,他不知道此时该去何处,他又该继续做什么,难道要找肖千珏对质吗?太过于愚蠢的方法了,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吗?太过于窝囊了吧?

    “千绝,回学院吧,为师还给你制定了修炼计划呢!”灵梦尘的声音从肖千绝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师父,你不是说学院里也学不到什么吗?”肖千绝心不在焉的回应道。

    “的确没什么学的,不过修炼殿七层倒是可以让你尽快提升修为等级!我知道被亲人背叛的暗算有多痛,可是在弱小的时候,就必须要学会忍辱负重,你已经忍了十二年,不差这三年了。”灵梦尘少有的语重心长道。

    “师父,心法的问题怎么办?”

    “为师有一个故人,我们可以去找她!”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我不想回学院,我无法面对那个家伙,甚至我想不通,我不会威胁他的地位,为何他还要置我于死地?”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你只要把等级提升到灵破巅峰,为师立刻带你去学习那部心法!”灵梦尘保证道,“保持期待吧,那部心法一定让你无比震撼!”

    灵梦尘知道,人有了希望,就不会迷茫,肖千绝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

    为了青儿,自己也不能死,只有自己成为了精元修炼的强者,才能完成那个女孩的梦想!

    想到这里,肖千绝脸上又挂上了虚假的微笑,眼睛也眯了起来,“肖千珏,想杀我?三年之内,老子就先让你死。”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