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诛神逆命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老师心事
    <script>app2();</script>

    从肖千绝进入修炼状态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孙思雨看着专心修炼的肖千绝,思绪回到了十多年前,当时她还是小姑娘,修炼天赋也不高,无忧无虑的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父亲是帝国学院的带班老师,母亲是皇宫里负责财务审理的女官,本来日子应该在不缺钱的情况下幸福生活,可是那噩梦般的一天,她至今无法忘记。

    那天她去小姐妹家做些小手工,完成之后开心地回到家里,时间有些晚了,父母的房间没有亮灯,她以为父母睡了,可是她还是想和父母招呼一声,或者是说想和母亲腻歪一会,她敲了敲房门见到没人应答,她便推门走了进去。

    “爹爹娘亲,小雨回来啦,你们看,今天小碧教我绣的小灵鹤,是不是栩栩如生?”幼年孙思雨献宝似的欢快笑道。

    没有人回应她,浓烈的血腥味飘散于室内,可是她闻不到,房间整洁,如往常一样,不过遮掩着床榻的白色纱帐却透露出两点猩红。

    孙思雨没有在意,还以为父母已经睡着了,孩童的心性使她跑到床前一把掀开纱帐,“爹爹,娘亲!嘻嘻没有想到吧?啊!”望着父母脖颈流出的鲜血,孙思雨惊恐的声音从喉咙内传了出来。

    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年幼的孙思雨嘴里传出,街坊邻居听到孙老师家里传出的声音,也都急忙赶了过来。

    内室,孙思雨跪坐在窗床边,俏丽的小脸扭曲中带着一份难以置信,见到这一幕,街坊邻居顺着她的目光见到了,正在相拥而眠的孙氏夫妇,脖颈间的两个狭长的致命一击,血顺着伤口染红了整片床单。

    当时还是副院长的吴不知见状脱下自己的睡袍罩在了孙思雨的头上,“小思雨,我吴不知既然是孙尽解的老师,爱徒横死,我定要查出是非曲直,为你讨回公道,手刃凶手,为你报仇雪恨!”

    “没想到过了十多年,吴院长还是没有查出凶手,哎…”孙思雨想到自己家中突发变故,十多年的时间里,自己一门心思修炼,终于在二十岁达到了元英境界,可是五年过去,自己竟然还是触碰不到元圣的门坎,吴院长费劲心思的调查也没有进展,看着眼前如同老僧入定的肖千绝,她目光柔和,从怀中取出了汗巾,弯下腰身,为肖千绝擦擦了擦他额头的汗水。

    修炼中的肖千绝有感应到孙思雨的细心与温柔,他睁开眼睛准备自己擦拭身上的汗,毕竟被孙思雨的小手摸的有些难受,他是十二三岁的男孩没错,可是他也是个生理正常的男孩,孙思雨因为弯腰的关系,领口内一览无遗,肖千绝甚至看到了那两点粉红,他赶紧夺过孙思雨的汗巾,尴尬道,“老师我自己来吧!”

    孙思雨没想到肖千绝对自己为他擦汗的举动反应这么大,可是当她看到肖千绝大裤衩竟然高高的鼓了起来,她面色通红,转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小坏蛋正是血气方刚,对女人充满好奇的岁数,没想到我给他擦擦汗,他就有点受不了了。”想到这里,她冲肖千绝笑道,“千绝,老师就是给你擦了擦汗,你就激动了,果然是小男孩啊,哈哈。”

    肖千绝当然知道她为什么嘲笑自己,淡然道:“所以我才想让你去四层,本来修炼殿里就昏暗压抑,吸收精元之力更是燥热难耐,老师还是别管我了,否则我不敢保证它一会会不会变得更大。”说罢,他撇了撇自己“小弟弟”。

    孙思雨听闻肖千绝说那块还会变的更大,笑眯眯语气坏坏的道:“老师不信,你肯定在吹牛”

    肖千绝像关爱智障一般的眼神注视了孙思雨良久,竟然转身面向墙壁,把自己的背影留给了孙思雨,“老师,我还是转过去修炼吧,这对我们都好。”

    见到肖千绝再次进入了修炼模式,孙思雨决定去其他楼层看看其他四人的进展,当然,在路过三楼的时候,她把肖千绝扔的匕首捡了起来,来到二楼,辰星和肖二并肩坐着修炼,怕打扰到他二人,孙思雨有看了看青儿,这丫头可好,竟然慵懒的在窗下睡的正香呢。

    孙思雨从小皮包里拿出自己换下的制服外套,轻柔的盖在了青儿的身上,没想到此时青儿竟然睁开了眼睛,“孙老师,我刚偷懒就被你发现了,嘻嘻。”

    见到这丫头冲自己解释,孙思雨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刘海,“没事,老师懂得因材施教的道理,要是累了就别硬撑着,回寝室好好休息吧。”要说自己的五个学生,孙思雨最喜欢的就是青儿,霍盈盈虽然大小姐脾气改了不少,可是成天依然咋咋呼呼的,辰星则是个沉默寡言的修炼狂人,肖二天赋异禀,可是小孩子心性太重,成天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傻笑个不停,肖一仿佛是老天爷安排他下来挑战自己执教生涯的坏蛋,孙思雨对他的所作所为经常无可奈何。

    只有青儿,五个孩子里年纪最大,温柔懂事不说,长的也漂亮,天赋也不错,孙思雨对她自然偏爱了一点。

    见到眼前的“小老师”让自己回寝室休息,青儿如同寒潭深水的性子也有泛起一丝涟漪。“老师,我今天来了咱们女孩子的事情,有些修炼不进去,你不要生气呀,我这就好好修炼。”

    孙思雨理解地点了点头,“要是坚持不了就回寝室,老师去看看盈盈。”

    见到青儿重新进入了修炼模式,孙思雨没在说什么,快步来到了一层。

    孙思雨在角落里看到了霍盈盈,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霍盈盈好像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眼睛都没睁开,不耐烦的道:“别来和本小姐套近乎,也别和本小姐搭讪,就你们这帮废物要长相没长相,要天赋没天赋,少在我跟前碍眼!”

    孙思雨笑道,“看来这几天'盈盈很受欢迎啊!”

    听闻孙思雨的声音,霍盈盈退出了修炼模式,气愤的说道,“老师你不知道,总是有一帮没自知之明的人,和我搭讪,我都要被烦死了。”

    “哈哈!”孙思雨见到小大人一样的霍盈盈,被她逗得花枝乱颤。

    看着眼前的孙思雨,霍盈盈不得不承认她太漂亮了,纱织的睡袍性感高贵,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是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尤物都会心动,再想想自己,两个小馒头跟发面没发好似的,小屁股也干瘪,不禁有些沮丧。

    “老师,大家都修炼的怎么样?”霍盈盈问道。

    孙思雨把大家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霍盈盈对其他人都不怎么关心,但是听到肖千绝在三层和四层的连接缓台高强度修炼,疑惑道,“精元之力纯度越高,身体的炙热感就越强,肖大哥能受得了吗?”

    孙思雨回答道,“我其实也不推荐他这么修炼,可是他太坚持了,不过他倒是把衣服都脱了,就穿个小裤衩,可能他觉得凉快了不少,已经修炼两个多小时了,可能已经很适应了吧。”

    听到孙思雨说肖千绝就穿个小裤衩修炼,而孙思雨也穿了这么性感的睡袍,霍盈盈不禁胡思乱想了起来,“孙老师,你和肖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

    “臭丫头,乱说什么啊,我和他能有什么事?”孙思雨气道。

    霍盈盈解释道,“孙老师你知道的,我挺喜欢肖大哥的,你可不能趁着我年纪小,你就先下手为强!”

    这都什么和什么?孙思雨无奈道,“你觉得老师是这种人吗?至于为了一个小男孩,和自己的学生争风吃醋?”

    霍盈盈听到孙思雨这么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道:“如果孙老师也喜欢肖大哥,我愿意和你分享他!大不了一三五陪你,二四六陪我,再给他一天休息时间!”

    孙思雨彻底无语了,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开放的么?虽然此间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还没见过哪个女孩愿意把自己喜欢的男人拿出来和谁分享的,不想再这个问题上和霍盈盈多说下去,“盈盈,好好修炼吧现在你修为最低,还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去打水,你要不要来一壶?”

    霍盈盈摇了摇身边的水壶,感觉还有很多,“不用了,孙老师,我的水够了,喝多了大半夜上厕所,我也害怕。”

    孙思雨也是第一次晚上十一点多来水房打水,正当她打完水以后,见旁边树丛里有两个人影,怕有危险,孙思雨连忙运起精元之力,她本来就是感知型的修炼者,随着精元朝树丛那边扩散,原来是一对学院里三年级的小情侣,彼此说着肉麻的话,男生的手还在女生的身上到处游走,偶尔还能听到女生说的什么“那里不可以,啊好痒。”这类的话,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孙思雨赶紧收回了精元之力,快步返回修炼殿。

    回到肖千绝身边,见他还在面壁修炼,此时的他原本白皙的脖子变得通红,后背也全是汗水,孙思雨从怀中拿出汗巾,想了想还是给肖千绝擦起汗来。

    轻抚着肖千绝光滑有弹性的背部,孙思雨想起了早些时候肖千绝小裤衩高高鼓起,想到了霍盈盈对自己说的话,还想到了刚才在水房附近感知到的那一对学生情侣。

    自己喜欢肖千绝吗?答案是肯定的,但不是男女的那种喜欢,而是像姐弟师生的那种照顾似的,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时间,愿意和他在一起斗嘴,也愿意对他无条件的好。

    不是所有人都是肖千绝这样的男孩子,虽然他不高也不强壮,说不上帅,但是很清秀,从他在入学检测的那天,自己就关注他了,从他精元之力直接爆石,孙思雨就觉得十分吃惊,这是何等的天赋啊,为家境贫寒的青儿和辰星办理黑金卡,这是何等仗义疏财?

    然后就是在一起去商行的那天,自己和他单独相处,他的机智,直接白白获得了一本高达55万金币的地级精元技烟雨剑法,最主要的这是那个富商心甘情愿拍下送给他的,然后就是两个人在小酒楼的客房一起吃的那顿饭,羊肉的肥美,生鱼的清甜,满足了口舌之欲的同时,她又一次见到了肖千绝的神奇之处,他竟然通过简单的实验,虽然弄坏了自己的发簪,但是却得出了匕首的材料不是铜也不是铁的结论。

    接着就是为了让自己不被学院其他老师议论自己,选择在图书殿的净修室把烟雨剑法的卷轴送给了自己,这份体贴让她十分感动,接着又听他诉说这十二年的委屈,她更加觉得这个十二岁的男孩这些年的不容易。

    请假一天,回来后,竟然吸收了万年灵兽之心,这更加让她觉得不可思议,这已经不是天才了,这是对自己有极大的自信,对未来变成强者有强烈渴望的人才能做出来的疯狂之事,然而疯狂的事情,超出了她认知的事情还有很多,为了加快修炼速度,他竟然敢打晕自己想要前往四层进行修炼,这个男孩对自己如此之狠,肯定有他的苦衷吧?

    孙思雨不知道为何心里酸酸的,竟然有想哭的冲动,她又想到在拍卖行自己靠在他的肩膀睡觉口水弄脏了他的衣服,想到了在酒馆客房两个人的“打情骂俏”,想到了在静修室他抱着自己诉说这些年的委屈,她不在迟疑,她想要正视自己的情感。

    什么师生恋的禁忌,什么姐弟恋的顾虑'她统统都不在乎了,她想要永远的和这个男孩,她的学生在一起。

    孙思雨伸手从后面抱住了肖千绝的腰身,俏丽的小脸贴在了他的背上,她忽然觉得此刻是父母被害后十多年来最欢喜的时刻……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