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3章 敲定产品、股份和分工
    <script>app2();</script>

    “好!”

    倪长乐皱眉看了看手中的翻盖手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一部国产手机,号称战斗机。但他用了段时间后,这家伙堪称垃圾机,三个月就修了三次。每次都是上下盖内排线出现问题。

    虽然在保修期内,是免费送修,但他还是很不爽。1800元的手机可是奢侈品了,在外面吃个蛋炒饭也才三块钱。

    倪长乐去手机厂送过稳压电源,看过其产线和控制设备。

    这部手机应该就是用港系真德注塑机打的模具,精度比不上日系的,手指轻压按键边缘就会发出吱吱轻响。

    而之前在公交车上被偷掉的三星翻盖手机SCH-X339,不仅模具严实,还摔过一次,压根就没事。

    同样是翻盖手机,质量差距这么大……

    一般人会认为是模具设计和生产工艺、材料问题,但倪长乐却一眼看破关键,排线故障就是控制精度的问题。

    决定控制精度的核心电气组件,就是ACDrive,后端的注塑机油泵、电机等全部受其控制。

    这就好比人的大脑和四肢。

    驱动控制就是大脑,其它机械组件就是四肢。大脑出了问题,四肢还怎么能精准到位?

    按俗话来说,这么粗糙的做工和模具,不坏才怪。

    倪长乐从裤兜里掏出万宝路,轻轻吸了一口。

    当时他买这部手机,就是为了支持国货,但代价就是费心费力费时间。好在有个替代的诺基亚旧手机3310,不至于太影响工作。

    说起这个旧手机,他也是很感慨,其质量远超手里昂贵的国产机。

    国家这时候提倡新型工业化,是非常英明睿智的顶层决策。

    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创业的念头。

    第二天,丁茹没有出现在公司。倪长乐和常务副总打了个招呼,把正式的辞职报告交给人事。

    所有同事都很惊讶。

    不仅是常务副总,就连人事那小姑娘都非常紧张地给丁茹打了电话,确认后才在辞职流程表上签字。

    同事们都惋惜,倪长乐的勤奋、专注和综合能力,在公司中是有目共睹。

    当知道他是要创业的时候,甚至有几个还要跟着一起离职。

    但倪长乐婉拒了

    原因很简单,他和凌宝只有构思,产品还没弄出来呢。ACDrive可是远远比稳压电源复杂,应用场合比UPS更多也更专业。

    中午,他请原来的业务组、售后以及生产部经理等人,一起在工业区的小餐馆简单吃了个饭。

    这些人都是踏踏实实的好员工,给他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乐哥,祝你创业成功!”

    “长乐,祝你大展宏图!”

    ……

    众人纷纷举起啤酒杯祝福。

    倪长乐一一回敬,微醺的时候才上了工业区路口去深市的车。

    从东平工业区到深市罗湖站有一班车是直达,途中经过莞市好几个镇。

    这里每个镇的工业产值都几乎相当于内地其它省份一个上规模的地级市了。路上车水马龙,各种大货车装满货物驶向全国各地以及各大口岸。

    倪长乐每次看到这种情景,心中就会豪情顿生。

    他给远在湘省的父亲打了个电话,将创业的思路简单说了说。父亲倪福来对这些硬核工业科技的东西不懂,但和母亲都表示支持。

    他寄回去一万元,父母也舍不得花,要留给他做彩礼。

    倪长乐现在也没那个心思去成家。创业是有风险的,再说了,要碰到个合适的对象也不容易。

    一到罗湖公交站,他就急匆匆地走路去了罗芳海鲜市场,表弟凌宝已经在那等着了。

    凌宝一米七三的个头不算高,瘦瘦的戴着副黑框眼镜,简单的一件鳄鱼T恤,Levis牛仔裤,就像刚毕业的学生。

    已经过了五点,海鲜市场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

    两人随便买了点皮皮虾和花螺就去了一家店,交给服务员加工去了。为了省钱,两人就在大厅一个靠窗角落选了个座。

    “乐哥,你到底想好了没?”凌宝推了推黑边镜框,直接问。

    “想好了。就先做应用在平方转矩负载的通用机型,节能这块是个大需求,而且平方转矩负载应用也不算太复杂。另外,如果你能搞定注塑机的应用原理,也可以同时开发一款针对注塑机的专机,这个市场更大,未来空间不可估量。”

    倪长乐脸色兴奋。

    “好!乐哥你对市场的分析实在太到位了。注塑机的代码我熟悉,就是同时开发两种机型,我一个人怕搞不来。”

    凌宝喝了一大口熟普茶。

    “别担心,一个个来,先搞定通用机。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公司总算没亏待我,该发的奖金一分不少,足足十万块。除了给了家里一万,全部用来咱哥俩创业。”

    对于丁茹承诺的另外那五万保密费,倪长乐暂时没报什么奢望。

    “哈哈,是么?太好了!这顿海鲜,得乐哥你请。我还要喝点啤酒。”凌宝两眼放光。

    “嗯嗯,你这身体,少喝点。”倪长乐从来没这么开心过。

    “听乐哥的,就一瓶。”凌宝笑着点头。

    “诺,给你。”倪长乐从跨肩包里掏出几瓶灵芝胶囊,递给了凌宝。

    凌宝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

    这几年在深市虽然结识了不少朋友,但真正关心他的,也就只有倪长乐。

    “别这样,咱都是男人,男儿有泪不轻弹。再说了,我觉得这并不是病,国家后面肯定会从政策层面放松要求。”

    倪长乐简要说道:“咱哥俩都创业了,你每年自己又去检查,还怕个球?以后找个合适的弟妹,生个娃儿,人生不就完整了?”

    “嗯。”凌宝重重地点头。

    “股份和分工,我也想好了。你就负责搞软件算法,硬件和结构部分、市场业务、采购等等我来整。股份你35%,我40%,另外留25%给其他人。”

    “那怎么好呢?这么多活,能把你累垮。”凌宝搓了搓杯子。

    其实两人现在对股份都没什么概念,倪长乐想得也很简单。在骨子里那股创业冲动和热情跟前,啥事都显得没那么重要。

    “嘿嘿!”

    倪长乐捞起短袖袖边,“看哥这肱二头肌……还有腹肌,都快练出八块了。有这身体,天塌下来我都能抗住!”

    “彼此彼此,我现在也有六块腹肌。”凌宝站起来把T恤往上一翻。

    兄弟俩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script>app2();</script>

    (